叙述者王承吉17:老屋里,那两把凳子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10-13 14:08 

至今,在他的家里还放着那两把凳子,一把是陈旧的方形木凳,另一把则是一个破旧的“马扎”。这两把凳子似乎与现代家庭的陈设极不协调,也不符合他教授的身份。可他却坐得舒心,并没有寒酸的感觉,与“扎眼”的不适。

那把方形的木凳是他四十多年前上大学时,在学生宿舍里坐过的。在那个艰苦的日子里,他曾坐在这个木凳上学习、吃饭与同学们聊天,可以说,这把凳子是他大学生活中,最忠实的伴侣。他至今清楚地记得,大学毕业的时候,同学们都将特别有用的东西带走,扔下了许多书、报、杂物。而他,面对这把陪伴了自己四年的木凳,犹豫再三。他实在舍不得把这把木凳丢弃在这里,但把它带走又有很麻烦。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带上。

在一个炎热的午后,他在日杂门市部买了一把凿子与锤子,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非常小心地把那把木凳拆解开来,并把那四条腿与八根横木捆绑在了一起,并与那一块方形的木板一起,装进了自己的行李箱。他千里迢迢把那把木凳的零部件运回了自己的老家。当他的家人打开他的行李箱的时候,看到这些有些惊讶,而她的母亲却流出了热泪。

当人们问他,为什么要把那么一把陈旧的木凳运回时,他说,也许是穷怕了,也许是朴素,也许是一种情节,也许什么也不是。

他把那把木凳复位以后,又摆放在家里,还像大学时代一样,他回家就坐在那把凳子上面,那样的熟悉,那样的温馨。

不知是母亲影响了他,还是他影响了母亲。几十年来,他母亲也一直坐着一把破旧的“马扎”。那把马扎除了铁架子锈迹斑斑以外,中间连接的布条早已破损,而母亲为了继续使用,在那些布条的外围用针线缝了一层又一层。有些与铁架子连接的地方实在用针线缝补已无济于事,她老人家就用铁丝缠住,布条固定。

他每次回家到老家里,他坐着他的方形木凳看书学习,而他母亲则坐着那把用各种材料修复过的马扎,做着择菜,洗衣,或扇着扇子,这一坐就是几十年。

而今,他的母亲已经离开他十几年了,而那把用布条裹缠的马扎还在。所不同的是,现在,他坐在那把马扎上,他的儿孙坐在那把方形木凳上,模仿着他过去的样子。

2017年7月21日星期五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