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夏礼赞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12 04:39 

酷夏礼赞

——献给对于酷夏与我有同感的人

付应科

夏天马上到了,我想写点夏天。

人们常用“挥汗如雨”来形容夏之酷热,是这样的,说的很准。尤其是江南的夏天。

我家在江南。记得小时侯在农村,农忙“双抢”时,整个田野笼罩着一层白蒙蒙的热气,鼻子里嗅着一股股热气蒸腾的泥土味。熟悉农事的老人说,那是热地气呀,“要收人命的呢” ,他们在说完时,往往这样边摇头边念叨,脸上皱得如三秋的菊花。尤其记得暴风雨来临之前,天气闷热得让人窒息,可割了稻谷的乡民还要把晒在谷场上的谷子在大雨来临之前抢收好,把他们晒在田垄上的稻秆抢挑好(因为被雨淋过的稻秆冬天不养牛)。我特别记得挑稻秆的时候,那在烈日酷晒下的乡村的道路上泛着灼人的白光,那滚烫的灰土把农人的脚都要烫起泡来了。农人挑着捆扎得像他们个头一样高的稻秆担子,黧黑的脸上,汗流如雨。此时,他们的衣衫往往沾满泥土,汗流得多时,褂子边,裤子脚,有汗滴依依流出、袅袅滴下。他们不停地一担又一担地挑着,步履匆忙而坚定,挑担的身影充满了整个酷热的夏天。

什么叫酷夏,我以为他们最懂。

直到今天,我是还忘不了当年那样挑担的身影。

酷夏,是夏季庄稼丰收的季节,是农民挥汗如雨的季节。在酷夏骄阳的炙烤下,那时底层的坚强的人们赢得了成熟,因为他们知道,人生的道路必须经过酷夏骄阳的炙烤,血脉的延续才能更旺盛!

同样的酷夏,在今天都市的霓虹灯下,得到了尽情地诠释。在屋子里闷得发慌的都市年轻人三三两两的来到了街心花园或其他休憩场所,展示他们多情的言语和肥嫩的皮肤。消夏的小吃排档处聚餐的友人正在一手端起啤酒,一手优雅的捏起一个肥壮的螺蛳要吮吸。这些年轻人呀,浑身沐浴着城市化文明的物质气息。

街道两边的居民楼上,充满两耳的是犹如轰炸机飞临的嗡嗡声,那是都市的人们们为了换得屋内的清凉,用空调把热气倾泄在公共的大街上,让在街道石板上坐着或躺着歇晌午的民工享受许多的都市特有的“夏日的温情”。这时,假若你有幸漫步于都市的街头,你会被那闪放着各种矗立形状的楼流;那闪放着各式颜色的车流;那闪放着异彩的各种广告的霓虹的灯流;那闪放着各种情绪的脸色的人流所吸引,吸引你的是都市的繁忙、喧嚣、物欲和多彩!

毕竟,都市太大,而我们太小。而那都市的水泥森林越来越广袤和茂密,在酷夏的天空下熠熠生辉。

从乡村到都市,同样的酷夏,演绎了不同的生活和感受。而我们的瞳仁里能平静的包含酷夏的火热和色彩。

酷夏真好,我要礼赞你!

上一篇:当大事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