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事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12 04:39 

当大事

王为璋

一夜的雨兼雪,把江汉平原冻瘦了许多。原野空旷阔,冷冻飞雪旋,寒风刀刮骨,“万径人踪灭”。 不宽的水泥路上着了凌冰,狂奔的电动车也诚实了许多,趋缓行进。银装素裹里的电动车停在伍姓人家门口,敲开避寒的大门,方知来者头戴孝帽,原来,彭李湾的伍家姑奶奶仙逝了,小伙子冒着风雪是来“把”信的。

一个“把”字,代表着荆楚文化的内涵:老人仙逝,寿终正寝俗称“白喜事”,既为喜事就应与嫁娶、迁新、满月周岁无异,非接即请,最低端也称“通知”。精华的内涵就在于这老人倒地不能“接”,也不能“请”,更不能(口头或电话)通知,对于老人的娘家,必须登门“把”信,得到音信,生离死别,娘家人也是非去不可的了。

生老病死是没有时间规定的,就是天气再恶劣,彭家人也得搭起“白喜棚”,当行大事。内亲外戚、孝子贤孙纷纷聚拢。

一阵炮竹,娘家舅侄伍善和带众人陆续进入哀堂:男子敬香化纸匍匐叩拜,东家分发白布孝帽。姑奶奶摊在用柴杆编织成的梿子搁置的榻上,梿子榻下放置一只木盆,盆底小水浅薄,水中置放一盏由碗盛载的青油灯,给阴暗的地下闪烁亮光。虔诚的家人通过灯照,告知“阎罗”姑奶奶身体通透,一尘不染,一世光明磊落。女身围坐姑奶奶榻前,皆动容垂泪。孝女梅英抚尸痛哭:“娘呀!亲人来了噻—,娘呀!起来迎接亲人噻—,娘呀!”纵使八十多岁,寿终正寝,想起老人的辛酸往事,处在生离死别,儿女无不泪如雨下。梅英的一腔一板,声声悲切,更似一颗颗催泪弹散弥空间,亲众、围观,无不泪眼婆娑。

娘舅亲人围榻而坐。舅侄女伸手翻动姑奶奶手中随身陪葬(因有舅侄孙,无论辈份高低,一律随孙辈称姑奶奶):四方手帕、纸扇、一串果饼、五色丝线挂着一把晶葫芦锯开的小瓢。小瓢穿有七个小孔,这七个小孔是女儿梅英前些时专门去街上学校找七个小姑娘,施舍小食品,用七根针分别扎穿的,喻意七仙姑下凡所制,专门在阎罗王的血湖池中喝污血而备置,想的是边喝边漏,老人少喝污血。这血湖池中污血也就是女性每月生理卫生,每每积攒,自成血湖。无论事实真伪、幻想神化,科学证明这女性生理现象都是繁衍世界的先决,女性,也就是母亲,至高无上!然而却生理现象成了母亲的罪过。

楚文化博大精深,口口相传,对于丧葬礼仪更是忌讳莫深。亡者为大,长期供奉的“天地国亲师位”也用一张簸箕遮盖。出榻前孝子跪请抹汗(清洁卫生)人,毛巾抹擦只能前三后四,单层(奇数)衣装,头巾、枕席,如是等项必须谨慎照办,唯恐偏颇左右,祸及子孙。特别是装衣时分,不得让尸体之手触及自己头部……

丧葬俗礼——精深楚文化

道士或和尚(斋公)粉墨登场。伍奶奶倒地是彭家的大事,也是整个村子的事,男女老少都自觉行动起来,这些道士或和尚,就是被主事约人邀请过来的。先看时日,这天干、时日马虎不得。按照天干地支推算二十八宿:建满平收黑,除危定执黄,成开皆可用,闭破不吉祥……戊己是重丧。犯重丧说轻是家运不顺,往重说就是重复死人,倒霉极端。掐了时日,文房拿出四宝,书写挽联,画出灵牌,起草各类求神通关文牒。剪裁一幅引路幡,挂上道教三極(佛教三佛)、十殿阎君,吹奏锁呐,动用鼓、锣、钹系列响器,悠悠扬扬,法事上场。

大称呼是迷信活动,求神敬菩萨,实际系列孝道大课,模拟人类的一些思想、行为,进行道德教育——

起初是明程。模拟的是“亡人从来没有走过地狱之路”,知晓地狱路线的道士给亡魂指引行走方向、路线。生离死别,悲悲切切,先生们唱的也是凄凉婉转,低沉哀怨,一根引路幡左三圈右三圈地摇晃,随着唱腔,随着锣鼓节奏,三步一回头,五步一低首,踽踽凉凉,渐行渐缓,牵引前往。

每堂法事都有通关牒文,收堂时间都有疏文奏请,文中大意:说明概况,解冤释怨,敬请牛头马面释放鬼魂通关前往享受极乐世界。

“孝信匍匐,锣鼓停音——

“弟子拆开遥函所,白鹤衔去紫金丹——

“维

“大中华湖北省……

信仕弟子彭XX XX及合家人等敬上”

伍奶奶有四个儿子,按照地方风俗,每个人尽孝一天就是四天,但太过铺张,政府也得过问,只能安排三天,这三天时间挤得满满的,除了吃饭,“法事”不停,道场间隙打丧鼓,当然丧鼓也是唱“孝歌”。现代播音设备,两个广播八字分开架在二楼,音响应远,十里开外也能鸣响,近处人家就烦不胜烦了。有人背地里说:活人吵死了,伍奶奶吵活了。幸好彭家丧事在腊月,特别有些丧事出在栽秧时节,那就更烦吵人了。

争分夺秒。丧豉停歇,法师登场,拜求神灵,忏悔往常过错,简称“拜忏”。人生中,为了生存,有意无意都“违反”天规,比喻杀生,吃晕腥,都是过失,比喻贪念贪占、欺男霸女、偷窃强占、损人秽语、杀人养命、骗财骗色……皆属罪恶。常说:举头三尺有神明,现在到了终结时期。

为了减轻“阳间”罪恶,“阴间”少受折磨,只有拜请各路神仙,减轻罪孽,从轻发落。好比交通违规,罚款扣分,解决问题,开闸放行。

求请菩萨,法师都是毕恭毕敬,边唱边拜,一请一跪一叩,香火不断,黄钱常升。这些请来的神灵好比联合国首脑出场,一一简介,唱有四言八句。可想而知,这一一请到的神灵没能在当时代,为社会做出伟大贡献,怎能供于上天,常常被人类叩拜?人间谁肯诚服?当然,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志心皈依的弟子付出了多少艰辛困苦,为人类做出了无量善业,才能位列仙班,享受人间香火。

历史冗长,古典意境精深,神灵名称古老别曲拗口,法师只能照本宣科,如果荒涎信口,罪责必降其己身。曾经传说一位法师无意念错经书,过后得了一场怪病,脚瘫手软,四肢无力,夜不能寐,县城省城检查诊治无果,后来请求大神,告知“差了”他人一串“经”文。

这些唯心的说法不可当真,但积德行善,荫蔽子孙,传承几千年,却是不变更的铁律。无论哪朝哪代,制度、法律、规定,无穷翻新,但不变的是慈悲、善良、宽厚、仁爱、诚信、孝顺。

夜幕降临,正是招魂演鬼时机。孝堂门外好似电影拍摄场景,重新布置一番:五方五帝、血湖池、奈河桥,一应道具铺展。乐器响起,法师各执法器舞动跟进,口中唱辞不断,莲步身手演绎。先拜东方青帝,再拜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中央黄帝,着古典文化,释现代科学,万事万物,万种生灵离不开金、木、水、火、土,缺一不可生成,又是一种科学文化推广。

血湖“池畔”,孝子贤孙,内亲外侄手捧青香,一律跪下,围成圆圈,身形匍匐。“目莲和尚”手持秤杆(禅杖,道具)跪地膝步,孝子端着母亲灵牌,跪地倒退,围绕用两条长凳上,四脚朝天倒放着的小桌,四色剪纸封住小桌四面,中间点着一盏忽明忽暗蜡烛,蜡烛下放着一盆红水(象征血湖池水。其实是红糖水)。乐器阴沉,“目莲和尚”音质悲切,地狱十殿,殿殿寻娘亲。“闻到西方有如来,琉璃宝殿座莲台,七重琅玑树沙婆,到此花开亲见佛。

“俺伽罗耶莎婆珂…目莲举目看,雾漫气腾腾,祈求秦广王,寻见老亲娘……

且跪且行,悲悲切切,声泪俱下: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养儿不知娘辛苦,养女不知父的恩!

檐前滴水无差异,人生规律是自然。十月怀胎娘辛苦,孝顺儿女报恩情:

一月怀胎在娘身,无踪无影又无形,露水洒在花蕊上,孩儿不觉在娘身。

二月怀胎在娘身,茶不思来饭不亲,口中不语心中想,孩儿腹内母知音。

三月怀胎在娘身,​衣裤不敢紧系身,眼发黑来头昏眩,只想酸味口内吞。

四月怀胎在娘身,身无力来手无劲,平地好比上高山,一个身子两个人。

五月怀胎在娘身,面黄肌痩不成人,无事不从镜前过,面容憔悴变身形。

六月怀胎在娘身,手不巧来身不灵,狠下心来勤家政,汗流满面湿衣巾。

七月怀胎在娘身,走路睡觉不安宁,走路怕扭儿的腿,睡觉又怕伤儿身。八月怀胎在娘身,头昏眼花步难行,你娘怀你多受苦,​​孩儿肚内转翻身。九月​怀胎在娘身,身上无力重千斤,孩儿高兴踢娘肚,抓娘肝胆痛娘心。

十月怀胎在娘身,儿在腹中要降生,儿奔生来娘奔死,娇儿平安才放心。

为娘紧咬口中牙,忍痛受疼儿出生,不管是男还是女,只求娇儿平安身。

生下孩儿娘更苦,教育儿女长成人。父是天来母是地,父母恩情比海深。为人若忘父母恩,如同花木烂了根。孝敬父母不要等,可怜天下父母心。古人行孝常记谨,以下就是孝道人。孟宗孝哭竹生笋,王祥求鲤感动人。

​​董永卖身为葬父,七姐感动下凡尘。感恩娘亲怀胎苦,报答父母养育恩。

可怜天下慈父母,养育儿女费尽心,倘若儿女不尽孝,枉来人世走一遭。

是情感流露,是触动心灵,是角色使然,“目莲和尚”声泪俱下,鼻涕横流,带动孝男孝女更是号啕不止。孝女梅英早己声音嘶哑,跪在一旁的伍善和劝也劝不住,一哭一拜,哭泣的言语中透露着对不起母亲,对不起伍家的亲人。

十月怀胎颂扬罢,十跪父母感恩来;

一跪怀胎娘遭罪,一朝分娩娘心宽;

赤身无有半根纱,嗷嗷父母要吃穿;

夜夜五更难合眼,娘睡湿处儿睡干;

二跪病患请医看,情愿替孩把病担;

东拜菩萨西求佛,焚香抽签问仙丹;

孩儿病情稍好转,父母方能展笑颜;

三跪童儿学试步,恐跌怕火防水边,

时时刻刻心操碎,步步躬腰用手牵;

学说能动三岁满,律规礼貌父母欢;

四跪起步送学堂,望儿发奋出圣贤;

衣帽鞋袜皆办全,冬厚夏薄雨送伞;

先生打儿娘心酸,指袖掩面眼躲闪;

五跪父母恩似海,为儿花钱心不痛;

早起晚睡挣钞票,自己不舍花分文;

莫让孩子差他人,恨把黄土变白金;

六跪儿女出门行,梦魂都在孩身边;

常思常念常许愿,祷告神灵保平安;

倘若音信长不见,东奔西跑夜不眠;

七跪男女一样重,男婚女嫁结姻缘;

观言察色假回避,高攀低就十样全;

出力出汗钱不尽,风光过后把帐欠;

八跪儿女立家业,父母操心仍不断;

千辛万苦都甘愿,父母恩情万万千;

如若幼小娘不管,儿女那能有今天?

九跪心系儿女身,操心操到病满身,

满头青丝变白发,脸起皱纹肢变形;

儿女回家笑常在,颠前匍后忙炒菜;

十跪二老常病患,硬撑忍痛不说难;

但愿二老常健康,儿女团圆慰欣然;

父母百年闭了眼,几多儿女在边上?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世上多事皆容缓,孝敬父母时不容,

失去何处能寻找?后悔不如早陪伴;

在生不舍鸡一只,死去何须用牛祭?

儿呈欢来孙呈笑,陪伴就是感恩到!

一曲悲情演唱,触动几多心灵?“目莲和尚”汗流浃背,孝男孝女泪洒成河。锁呐伴奏,乐器紧密,孝信分发母亲“血湖池水”,(喻意)减少母亲灾难,以示感恩。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也有无知者一旁冷嘲热讽,影响“气氛”升华,“目莲和尚”借着擦抹眼泪,将鼻涕甩在无知者脸上。

无论“阎王”真假,“目莲和尚”情真意切,演绎了这堂生动的孝道大课,无不对尊老爱幼的社会良好风气是一场酣畅淋漓传扬教育。

转到奈何桥头。奈何桥,略晓神鬼的朋友都明白,阴阳两隔,孟婆汤。这儿只是一个虚拟的道具:村子里借来的八仙桌,第一层四张,第二层三张,第三层两张,再用一块门板,象征一座桥梁,上面用白布从头牵到尾铺垫。桥墩落脚的地方都点上香,烧过纸,这里都有牛头马面在此把持。

舞台戏曲艺术、电影艺术除去美观,终极目的就是教育人们正确观念,弃恶从善、诚信守德。乡村旧礼也是如此,渡桥是一种假设中的亲人陪伴亡者过桥西去。

为了“升华”桥的魔力,众法师着法衣带领孝子贤孙拜桥(盘桥):长长的队伍,绕桥盘旋。先是每处桥墩敬香烧纸,后由法师演绎水流动态:时而缓缓清平,静寂悠悠;时而波澜壮阔,旋转汹涌。奔涌的浪潮,激荡回返使一场哀思演练出热情高涨。主事早己点燃鞭炮以示造桥成立,法师汗流浃背。

伴随锣鼓,锁呐接韵,法师一腔一板,孝子贤孙头顶长白巾,手捧青香,哀伤啼恸,引领亡魂,踏上“奈河桥”:

引上金桥 一步一登地

望见家乡 鼓乐喧天地

儿女哀哀 难割又难舍

昔常欢愉,怎得重相聚?

引上金桥 二步登二地

造孽众生 苦海常漂溺

马面牛头 那有能相识

愁杀亡人 两眼双流泪

引上金桥 三步三登地

大悲救苦 奈河江心内

有缘众生 得上金桥会

归去来兮 同赴莲花会

房前屋后,遗存声与息

金箱银柜,一别两清离

紧衣缩食,赤裸上桥梯

引上金桥 四步四登地

苦海茫茫 朝雾漫天地

浪涌洪波 漂荡孤魂鬼

紧张惊悚,魂飞魄胆悸

引上金桥 五步登五地

随道幢幡 天尊来提携

举目抬头 家乡城埃里

儿女亲亲,哀嚎悲哭泣

引上六桥 六步登六地

玛瑙阶前 黄金琉璃地

白玉栏杆 滚滚奈河水

景色忽忽 叹杀亡人鬼

引下金桥 七步七登地

七真九宸 霞光冲天地

难比凡间 世俗人烟集

有口难言 叹杀亡人鬼

引下金桥 八步登八地

四面八方 渺渺茫茫的

抖擞精神 步步投诚礼

来赴道场 同建蓬莱会

引下金桥 九步登九地

九头狮子 瞻仰黄金体

在世为人 百般营家计

今日空空 拍手长叹气

引下金桥 十步十登地

十方救苦 天尊来赴会

唯愿慈尊 忏了亡人罪

默佑孝眷 代代享富贵

时至凌晨方才休息,伍善和夫妇才能在一起说上话,老婆告诉伍善和:姑奶奶的死似乎有些疑虑。其实,善和也在猜想当中:八十岁老人仙逝很正常,但表妹梅英(伍奶奶女儿)哭得声嘶力竭,而且口口声声说对不起;四个男老表也是从不敢四眼相对。议定明天再作些查询。

次日,击鼓升堂,法师登上殿歌《九幽》。

所谓上殿,就是拜请阎王十殿。如果去过武汉归元寺的朋友,在罗汉堂大门前右侧,就设置有系列的阎王十殿,分别为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

十殿阎王各司其职,比喻一殿秦广王专司人间天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

凡世人死亡,在生都有阴阳薄,善人寿终,便由阴差带引,或登天堂,或转生富贵人家;如果功过两半,阎王将其再投人间做普通凡人;恶多善少者,须到孽镜台,“孽镜台”高约一丈,镜大二围,向东悬挂,上有横匾书七个大字:孽镜台前无好人。特别是在阳世作恶多端的鬼魂,可以看自己在阳世所犯一切罪恶,好似一部无声电影复制在银幕上,重现往昔身影。之后,根据其所犯罪孽,一如法官量刑,分别带入各刑场受刑。

当时何知功过薄,慈善仁义为世人。

黄金万两带不了,一生罪孽尤在身。

这种作恶多端的人,范围非常广泛,比喻损人利己、欺凌弱小、残害善良、忘恩负义、大逆不孝、生性好杀虐待牲畜、谋财害命、挑拨是非制造血案、以及一切丧心害人行为,集罪孽一身,根据实际资料,审判押到二殿进行刑罚。

特别是不顾养育恩德,因区区小事随便轻生自杀者,一律从重处罚;更有轻生自杀,阴魂不散,心有不甘,夜半吓人的,除各殿受罚,处罚永不超生。

二殿楚江王,好比监狱长,设有大小十六个小地狱:黑云沙、粪尿泥、五叉、饥饿、渴小、脓血、铜斧、多铜斧、铁铠、幽量……

三殿宋帝王。阳世为人,不思君德恩,民命重,膺位享禄,不坚臣节、不顾民生;士庶见得忘义,夫不义,妻不顺……

…… ……

大文豪鲁迅先生也曾经写过的作品里“豆油跌倒小地狱”说的也是人在阳世间所有罪孽的惩罚。

其实,当今社会,也有很多集体单位、部门组织体制成员进入监狱进行前期教育,防止违法乱纪,与之相似。

法师虔诚,香纸常升,唱词宛转,情真义绝。奉劝世人多行善念,修功积德。使之心灵清静,思想安定、日无险事、夜无恶梦、颜色光泽、身力充盛、吉利永久。

至心奉法,丰衣足食,家庭和睦,福禄绵绵。

愚者转智,病者转健,困者转亨,祸者转福。

永离恶道,受生善道,相貌端正,天资超越。

所言所行,人天欢喜,种植善根,成仁成佛。

这十殿阎罗个个拜请,大大小小地狱唱到,法师己是喉干气塞,时间己然到掌灯。是晚,一场重要的法事继续进行:赈济。竖起招魂幡,招引孤魂野鬼来受香引。

姑奶奶正寝非寿终

前面法师唱善语,后面,娘家舅侄伍善和在了解姑奶奶的死因。

姑奶奶有四子,经济状况有高低:老大最先离开原居,搬迁在远边做了房屋,并不大;老四读书在城市上班,乡下没有住所;老二老三春上商量拆了旧房,起楼房,姑奶奶特别开心,儿子们有成就,改造居住环境,老人举双手支持。

想不到的是,老二老三的楼房盖成,却没有老人的房间。兄弟妯娌一商量,就在两栋楼房中间的巷子里,砌上两堵墙,简易地盖上天盖,把老人请了进去。夏天严热,逼仄的巷子,两边不见太阳,阵阵穿透风,小屋内也不算酷热。立秋一过,小屋里就要穿夹衣服,似乎生活在另外一个世界。重阳风一起,这逼仄的小巷子,穿堂阴风更是惨惨凄凄,格外寒噤。老人最先是告诉女儿梅英,这屋子寒冷。梅英用稻草在墙外塞了缝,墙内拉了一张旧床单遮掩,感觉暖和了很多。

但阴惨的风总是狠毒地侵袭老人。老人冷得不行,去找老二老三,三媳妇事先就警告过丈夫,不得进入。二媳妇说马上要娶媳妇,也没地方。老人没有去找老大,老大的情况她熟悉,一是腾不出位置,再是老二老三拆了老房子,按常理应该由老二老三提供、安排住处。老人不想给儿子添麻烦,造成子媳矛盾,咽下了后边的话。但老天爷阵阵降温,冻得老人实在无法入睡。

无可奈何,老人拄着拐杖,蹒跚两个多小时,去找住在远端的孩子们的小爷爷(丈夫的弟弟)。小爷爷也是掉了牙齿的古稀之人,静静听完申诉,答应明天去解决伍奶奶住房防冻的事。想不到老三家“水都泼不进”;老二家的楼梯间也不给。而且小爷爷说暂住过冬天,再搬进小屋也没准。

从伍奶奶去了小爷爷家,天天望着小爷爷来路的方向,却不见小爷爷的身影,心里明白没了希望。数九寒天,阴风洞穿,粒粒雪籽敲击屋顶,伍奶奶硬是不敢进寒屋,进屋更加打寒战。她拄着拐杖,从老二的门前走到老三的门前,再从老三的门前走到老二的门前,去去来来,来来去去,蹒跚返复,一直走到老二家窗子的灯熄了,老三家的灯也熄了……

一夜寒风,一夜雪飘。大千世界,茫茫白原。惧寒的村民畏缩在被子里,只有儿个勤奋的孩子背着书包,向学校行进。突然一个学生惊叫:呀!伍奶奶吊在门廊上。

得到如此消息,伍善和心里五味杂陈,更是翻江倒海。姑奶奶含辛茹苦为彭家舍生忘死,没日没夜,到如今不得善终,一双泉涌脱眶而出,连着捶胸顿足,嗷吼难制。

外面紧锣密鼓,房内哭喊连天。毕竟年过半百,毕竟行政管理多年,伍善和在子侄妻儿的劝说下控制了自己:姑奶奶啊——!姑奶奶毕竟是他人的母亲,自己只是舅侄;自己的儿子对母亲都这般残忍,舅侄又能怎么办?再者:把他们告到派出所,让他们坐牢,是可能对他们进行严厉地教育,却坏了他们的名身,同时也坏了姑奶奶的名节,只是两败俱伤,不会得到好的结果?

丧葬是大事,伍善和是明白人,不会造次,也不能造成次,只能控制自己,更要控制家人。

送伍奶奶上山

三日早晨,两条龙灯,两套腰鼓,一套六合班子(乐队),十六个丧夫(抬丧人),白孝帽、白草帽、白腰带、解放鞋(过去是草鞋),事事俱备,人人守职。

法师祭杀戒,放过起身炮,丧夫齐声吼,灵柩出厅堂。紧接着两把扫帚落地,掀去一切牛鬼蛇神,送伍奶奶上山。

前边有人提了篮子,陆续丢下买路钱。

锁呐幽扬,哀曲低沉远应,《想起娘的苦》悲切神伤。

一条长长的白布,系在丧架两边,形成长形圆圈,孝子、孝侄,内外孝众手捧“讣棍”(一种用纸条缠绕在麻梗上,三尺长短灵棍。人多势众,“讣棍”丛丛,说明子孙发达,在丧事中也是一种氛围),围在其中,乡邻百姓几近千众,随着丧夫吆喝,缓缓行进。

丑孝子头带孝帽长巾,腰系毛草要子。老大双手捧着灵位,老四捧着遗像,靠近棺材,被人搡扶,望着母亲棺木,渐行渐缓,倒退而哀。丧葬队伍浩浩荡荡。

丧夫抬着伍奶奶,沿着伍奶奶曾经生产劳动过的路线,且行且缓,最后一眼门前树;最后一眼苗圃菜;最后一眼鸡鸭鹅;最后一眼儿和孙……左邻右舍好乡邻,最后一次辞别行,沿途乡邻摆上路祭,清香一炷,鸣鞭放炮热情送行,孝子作揖回礼。停歇间,孝子孝孙随即跪倒一片,丧夫一声“起——”,孝子缓缓起步向前。

鼓乐不断,双龙盘朝。孝者哀号沉寂前行,观者空巷沿途送往。

早有法师安排:明程、沐浴、成服、入殓、出柩、落字、谢土、安灵,各项阴阳交割袱包纸钱随着程序,一并运至“山上”。

伍奶奶入土为安。“接灵”摆开路长:奶奶膝下女性,沿途排开长蛇阵,跪请奶奶灵魂进祖归宗,安放灵位。

大事己成,伍善和克制情感波动,一路悲伤伴送姑奶奶,一路深思熟虑,在家庭友爱和睦会上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山户人家,祖孙三代,其乐融融,到不到祖母体弱多病,那年奶奶更是一病久拖不起,夫妻一商量,趁孙儿上学把老人送上了远山。

孙子回家不见了房里的奶奶,还有竹床。就问爸爸妈妈:奶奶呢?爸爸如实回答:送到了山里。又问:竹床呢?爸爸嗔怒着:你小子真坏,舍得了奶奶!还舍不得竹床?

孙子说:不是不是,不是我舍不得竹床,我是说等到你们老了,我用什么把你们抬着送出呢?

家庭会上死一般寂静。

( 书写此文得到陈清虚先生多方专业指导,在此一并感谢!)

上一篇:香火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