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火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12 04:39 

清晨的阳光洒在金色的大雄宝殿屋顶,殿前的焚香炉青烟袅袅,徐徐的变换着姿态,最后飘向瓦蓝的青天。指头粗的黄色的高香烧完了,细腻的香灰撑不住柔弱的身躯,耷拉着脑袋,然后一节一节坍下,香炉里满是燃掉的青灰色细腻的香灰,还有些许未烧完的断香头,都是求福的香客祈祷神灵的心迹,隐约散发着一种奇特的香味,大殿中央释迦牟尼的佛眼微闭,似乎也在馨享这来自俗世的敬献。

站在贤山寺里,能望见底下平原上的村庄就是远将,村子不大,名字倒也独特。至于为啥取这个名字,还有一段故事,在村口800米处有一处大冢,据老一辈人讲,这个冢埋的是一位将军,至于这个将军名啥叫甚,没有人能说的清,只是说这位将军德高望重,治军严明,很受将士爱戴,在评定边疆叛乱的行军途中去世,后来就埋在了这里,冢上的土是随军将士用手一抔一抔覆上去的。关中平原的皇陵比比皆是,这个冢也就显得微不足道。最初很大,后来生产队平整土地,就在大冢上取土,一日两日,被削成现在这个模样。远看就像一个小山包。上面长了好多蒿草和野酸枣,每到秋季,就有几个顽童爬上去摘酸枣吃。最揪心的莫过秋季,斜阳西风里,冢上的枯草瑟瑟抖动,凄凄之景不免令人心生悲凉。

北有贤山寺,南有将军冢。因了这些缘故,不知从哪天起小村远将就承担制作香火的任务,一年两年,竟成了远近闻名的产香大村。最盛时,全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生产香火。村里的大小街道都是晒香的木箩。就连村口的麦场都晒得满满当当。香多了,香贩也多了。不见经传的小村变得热闹起来。早晨是早起的制香人压香、摆香的时节,中午是晒香时节,然后晒干后收香、裁香、包香。包香的报纸不够用了,母亲就把我写过的旧作业本利用起来,裁成包香的纸条。常言说: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这三样我不熟悉,想必和制作香火一样。村里有名的制香人是宽治哥,那时他是全村人夸赞的对象,人勤,有力气,吃的下苦中苦,是村里摆香速度最快的人。可是,前几年腹部长了个瘤子,没过多长时间把命就要了,人都说是力气出的过了,累的。

制香确实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远将从什么时候生产香火,谁家是第一个把生产香火的工艺带进来的,没有人说的清。制作香火的工具和工艺都很考究,工具大体有老瓮、压筒、铁杠、木箩。老瓮是用来和香泥的,压筒和铁杠是用来压香泥的,木箩是摆香和晒香的。

制香前自有一番仪式。供奉家宅六神,依次上香祷告。然后厨房黑老锅烧一大锅开水,硬柴火架高,备好开水。制香人每家院落边有一个靠墙的、埋在土里的大老瓮,瓮口高出地面尺许,将备好的榆木粉和木粉原料按照3比1的比例倒进老瓮,然后把烧好的开水倒进去,也需按比例,再用木锤翻搅,这道工序很费力气,一直要搅到两种香料充分融合,才可停息。翻搅结束后,放在准备好的塑料纸上,像揉面一样揉和,然后搓成圆条状,上面再覆一层塑料纸,第一道工艺完成。

到了第二天,天还不亮,香农就开始第二道工艺。将条状的香泥装入压香筒,压香筒和压何老的原理一样,不过它的出香口只有一个,在压筒下方,出香时就像小孩玩的水枪一样,喷射而出,但香线是连续的,下面用一块四方板接放,接满后就传到摆香人跟前,跟着进入第三道工艺。

第三道工艺要把压好的软香泥线像织布织纬线那样摆到木箩上,木箩是方形的,从底部一直摆到上沿,也许有人说香泥是软的,人工摆不整齐怎么办,有办法,用木刀边摆边刷,上下自然就整齐紧致了,左右边不齐的用裁刀裁齐,不出几分,一箩香就摆好了。但是,此时香还是湿的,要曝晒。所以,天气对香农也是至关重要。

不过到雨天了也不要紧,这是包香的日子。把糙纸或报纸等裁成纸条,把香把两头包扎紧致,收拾齐整,装进纸箱,等待香客的到来。若是淡季,制香人还得骑上自行车去十里八乡叫卖。当交通还是以28自行车为主的时候,小村远将一点不显寂静,总有外地的香贩络绎不绝的到来。小到乡里人家供奉家宅六神所用香火,大到村寨庙会佛开光,都要用到远将的香火,特别是一年春节,家家户户都要染香,这些都出自小村远将。

只有年轻人有力气,能做香。如今,年轻人出去打工了,制香的木萝劈掉烧火了,压香的铁筒和铁架绣了、卖了,大老瓮被拨出来推到杂货堆里,就连大冢也被彻底铲平了。不过,母亲还是虔诚的供奉着神佛,尽管母亲因劳累而病痛缠身。

有一次回到家,是冬日的擦黑,母亲正在上香,我说:“妈,咱村都不生产香了,这是从哪买的?”母亲说:“现在有香场,都是机器生产,不要人出力。”说着,母亲递给我一把香,你看,就是前天刚买的。我接过一看,这个香很细,而且包装精致,更甚的是,包装上写着香名:佛显灵。

我说:“妈,这个香还有名字呢。”“可不是,咱家都做了几年香,都没起过名,就知道叫远将香。”

远将香——我的心不禁一震。

是啊,一个大冢,一座寺庙,一个村庄,在香火的燃烧的火星中渐行渐远。细细思量,香火的工艺和厨房蒸馍极其相似,一个是使人存活,一个是联通天人,这“人间烟火”四字,着实写进了人生于泥土,长于天地,饱尝世事酸甜苦辣,终究归于宇宙的生命历程。

上一篇:改变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