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的自我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10-13 14:09 

突然的自我

(作者:傅玉善)

我喜欢文字,我将埋葬在文字里;我喜欢金钱,我总有一天被金钱葬送;我重感情,我总是在情意面前缴械……但是,我依然是我,无论苟且活着或者悠然死去。

有同事说我,权术路上富有思维。我还给他:幽会的时候全是乱想!因为他结婚三次离婚三次!结婚简单,离婚更草率!他很有心机,不,应该是很有心计。他得到的容易,放弃时也随意。我告诫他,在我面前,不要谈追求,只谈目的,不要谈理想,只谈想法。我就是这样一个自我的人,不要把我想得那样复杂。复杂的东西比抽象的东西更尴尬,在复杂的人面前我更喜欢直白一点,你再复杂也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深……

一个六岁的女孩,天真的眼眸里,是望不到边的绿色。她曾经在我的耳畔留了一句悄悄话:“长大了,我要嫁给你!”这淬不及防的话,让我傻了半晌。不过我还是给了她一个满意的答复:“那要看你能否考上北大或者清华!努力才能实现梦想阿。”她伸出小指,要和我拉钩钩:“我一定能行的!”天真的孩子,无法比拟的自我。

一天,单位来了一位美女,她说找一个叫蝴蝶的男人。蝴蝶?大家对这个奇怪的男人雅号只有摇头……我倒是说:“蝴蝶没有,倒是有一个叫傅玉善的,想认识一下不?”“有病!”美女有些不耐烦。“你见过蝴蝶吗?”“见过呀,只是照片。”“我知道有一个做梦的人来了。”我把单位所有的男人都叫出来,大家挺配合,美女还是大失所望。“失望了?其实我比美女还要失望?”正要走的美女,回过头“不懂?”“美女的话没有言中!”“更不懂?”“你不是说有病吗?因为我没发烧,所以也没有病!可能是蝴蝶有病,但愿不是蝴蝶鱼!”其实认识人,大家都是从外表开始的,往往外表比内心更具魅力!就是:“纵有一副好皮囊,原来腹内草莽”那又怎样?

人一生在编织梦,梦开始的地方就是堕落的地方,也是开拓的地方。人前的光彩夺目,是一现昙花;人后的寂寞无助,才是落魄的月牙。拿分苦涩夹在快乐里,保留一份清醒,因为糖衣炮弹天天等你去踩。有了那份苦涩,你就有准备面对一切不测,否则你将找不到出路。

我站在风雨的桥头,欣赏岁月的流水从桥下流去;我站在落满雪的路口,欣赏绚丽的思绪在空中飞扬;我站在无人的野渡,欣赏寂寞的孤舟自由的漂泊……在伤心的时刻,找一点原由说服快乐来作伴,在流泪的时刻,找一点理由说服笑容来作陪。人一生,在茫茫时空中该挺几回?该屈几次呢?

对于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我们也没有必要看得起他。不用拿出夸奖去犒劳他,但是更不能出卖自尊,因为我们不是奴仆。世界上最廉价的是恭维,恭维绝不是赞扬。我们都是活在片面的时空里,都是在追求自我。例如:你是医生,那肯定也是杀手。你辅佐了人的肉体,却杀死了那些靠吞噬肉体的生命。敦煌壁画里,有一幅司虎图,讲的是一位皇子为了救一只生产的母虎,把自己送入虎口,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换得了母虎和虎仔的生命……高尚的人,虎儿会领情?

按自己的活法活,自我一点,真的很好!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