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的心情(组诗)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25 04:41 

乌海的心情(组诗)

黑黑的大眼睛

拥有一个乌黑乌黑的名字
概念上我们这些
肯吃五谷杂粮的宠物
把这黑色的色调
同火焰 温暖和斧头 锄头
联系在一起
一个城市在某个山头之北
在贺兰山之东
天空中经常有黑鹰盘旋
是寻找 是爱恋
只有碎石 锤炼和锻造

钢和铁同时发出的声音
水和石头同时发出的声音
也超不过那些运煤师傅的嗓子

装满车厢 戴上手套
他的脸如煤闪亮
只有牙齿和白眼仁在笑

亲昵一个城市如同亲昵一炉焦炭
气味 颜色 无名的烦躁
都是选煤厂热气腾腾的浮躁

女人们和我的心情一样
工业化产生的美丽 金光四射
乌海的美丽
乌黑闪亮的大眼睛
镶嵌在钢铁水泥之间

黄河边的沉想

黄河大迂回
逼近贺兰山
走进乌黑的大眼睛
那深褐色的土地上
流淌唐古拉山的血液

请聆听钢的声响铁的呼唤
谁在咆哮只有我的内心
面对平静的水面
我的诗情万丈

深秋的河套

黄叶和归牛的黄昏
橙红和绛紫色的黄昏
都集合在炊烟的路边
那些被刈去葵花的向日葵
依然长在田野
那些不挂葡萄的葡萄藤
依然青青

忽然一座钢铁大桥跨过黄河
倒映在黄河里
还有桥上的农妇急切地张望
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河套的母亲

她很快就消失在黄昏的烟雾中
如同那棵老榆树 老柳树
或者那头疲惫的母牛
我在沉落的夕阳里匆匆赶路
河套原来是那么古朴
那么传统 那么亲切

贺兰山

胡马过山
汉阳入山
我一个草原汉看见子
青青灰灰
深深浅浅
宏大壮观的贺兰山

曾经刀光剑影
在梦回吹角连营里
我只是在山石怪怪的脸面上
听到了风声 雨声和汽车的引擎

过贺兰一条柏油路上
飞驰如箭
上贺兰一条羊肠道里
放牛娃张望

重叠在云雾里的恢宏气势
不减当年驾长车踏破
八百里山连山 天上天
五十弦弓惊弦叫
云还乱 雨重泼
我却想不起
醉里挑灯看剑
却听到了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的歌声
飞过贺兰山

上一篇:快乐与常态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