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曼妙之舞(组诗)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3-17 04:41 

春天的曼妙之舞(组诗)

在多伦

在多伦县很难遇见诗人,这里
不曾有诗人流放,也没有
被貶的大官,这里
都是些儿做买卖的商人和拓荒的流浪者
有滦河经过,你可能遇到过
戴草帽的人
怎么也不会遇到在南山种菊的人,他们不那么悠闲
种菊也不会长势很好
会有种草药的农人,他们为了疗治贫穷和心病

我来这里经常会拾到玛瑙,不是为了发财
有时会拣到清朝人留下的足迹和一两句满语
我最喜欢春草未生的旷野
空灵,辽远,有时
云会掉进湖水里
云朵有时会变成奔跑的马
有时候我在湖里也能看见
苏东坡和大将李陵

夜语者

能在黑夜说话的人,越来越少
能在黑夜看懂手势的人,越来
越少 那些只做梦不说话的人,是否
能看见月亮吗?

走夜路看不见星光的人,在树杈子上
有几只鸟不敢飞走,只有夜里无梦的人
我走过那些灯影听到墙那边一群人
吟经。那些默语的声音
心正在失语。我们必须走进夜里

黑暗中,我们必须听到心音
必须找到那个夜语的人

春天的曼妙之舞

时光成为舞台。无数个精灵
泛活 轰然成响的天籁之音
占据了整个世界和诗人的心
我站在宇宙的窗口与神纵情

奥特曼与霍里菲斯的战争
不是在森林中,玉皇大帝与天庭之神
无止休地在争辩,我和流浪的老杜苟且偷生
梦中曾与披红戴绿的赵夫人对酌焙红,忽然
听到了元朝的马蹄声正从草野的大雪轰响
好大雪,啊!
野猪林里有一个冤案的汉子
正赶上鹅毛大雪 苏东坡的诗中
不曾有大雪压青松的诗句
更没有毛泽东北国风光千里冰封的气概
他只知道雨打芭蕉 冷雨西湖
荷塘的风雨飘零 也只能听到河边水车声如亀
可是他脚下的泥泞比北漠雪地更难行
多伦下雪了吗?没有流放诗人的商埠
只有赶骆驼的人 春天了
雪后边是什么?
一定是万紫千红

春晓

尽管一场雪覆盖,春天的眼神
依然绵软如刃 清早的脚步
于返春的边缘丈量雪的高度
温暖的回眸,依旧如红衣少女
心思中的气场正从某个树枝上
逐个合围 脚印呼吸着正欲南回北归的燕
雪地上我看炽热的水正从身体里流淌
那几个立在山岗上的大将军冰冷如熙
我刚好遇到 老媪从街边遁去
谁成为风中历炼的清苦,电瓶车
正在企待一场爱情发生
阳光,和美方才从树影里打出
我迟疑了,春风正在楼角滴落
我接到了一滴春天早上进入电子邮件的消息
松鼠和太平鸟窃笑我呆痴 春晓了……

制作一幅画的心愿

可以用一种或者多种工具
制作一幅能够进入市场的画
无论中国画 西洋画 东洋画
无论吴道子 唐伯虎 莫奈 毕加索 徐悲鸿
无论失语的花枝和香气
表达着心中不可言语的颜色
或者传达世界光怪陆离的故事
无法拂去的面纱在时间里柔软
一年四季的心迹划破天空 星季
用爱情对换河溪 山越和思想
不需要莫扎特 不需要柳永

画笔 纸和大臂 小臂 肱二头肌
共同向时光发力
如同在梦中设计一场邂逅设计一杯咖啡
把生命折叠成鸟或蝴蝶
在春天即将来临的时刻用相机画中国画
昨晚梦中 东坡先生点拨曰
何不用今人之器刻今人之思?
早上又遇到吴冠中先生透露其作画秘方
何不借西洋之油彩状我中华之魂魄
而路途拣到一册任伯年花鸟集上有言曰
心手入神方可达境
呜乎哀哉!我如此之笨徒
何不用手中相机为笔
以微信为纸作画抒情耶
莫奈说,中国画乃印象派鼻主
我站在莫奈的睡莲上
来个意象主义
让后现代主义无处可逃无地自容

上一篇:锡林浩特之光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