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知的耗子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04 04:37 

耗子是我的高中同桌,是高中三年中坐在我身边最长的同桌一直做到了毕业。是个相当活泼有趣的女孩,犹记得那会她是一头碎短发摸着手感很舒服。不知不觉分别7年之久了,她也是我高中同学联系为数不多的几位之一。趁着还有着零星的记忆加上偶然间萌发了把自己的同桌挨个写一遍的念头,索性起草了篇以怀念曾经的好同桌。
高一我偏科的尤为厉害,那会仗着史政物理一骑绝尘的优势硬生生的把我成绩拉到了前十的范围运气好时更能突围前五,那会我一直在前两排活动认识她还是在她抄我历史作业途中。不过也未能了解下,高二分科我那会身体极为差,一学期请假课时达到了60多节,索性任性的报了文科,一次考试我跌落20开外和她做起了同桌,我名字和同桌的谐音很近那会她总爱拿我的名字开刷,谁料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毕了业。
无意中发现我骑车回家的一条路线竟和她回家的路在一起,按照韩剧的套路应该是俩人一起上下学,可惜这是中国有意思的是直到现在我都不曾知道她家在哪,我也算是奇葩了。
不知从何开始与她相熟了,那会我比较腼腆到现在也是,有时接触陌生女孩聊不几句就撤了不是我高傲只是不知咋聊于是消失了。我记得我那会写了篇作文很受老师喜爱,不知怎的老师非要我朗诵下,我拿起作文手抖无法控制现在还记得当初声音都在发颤,似乎是她再说加油,念完了400字的作文如同打了一场仗,当初站在台前很无助迷茫那一声加油很及时给了我勇气。如果有人能看到我大学口若悬河讲课的情景是无法把高中的我和大学的我联系在一起的,也许是当初没有人的嘲笑还有老师和同桌的鼓励改变了我。以至于我如今参加各种会议都不在发触,发言思路清晰明了,真的蛮感谢的。也许那只是下意识的言语却在无意中改变人性格。
冬天我家住的远回不了家,我中午都在外面吃,一天妈咪给我10元,我那会一顿最多吃6块找各种便宜的吃的,也许是那会看到吃的吃不起的念头塑造了我现在吃货的属性,每走一处都要不辞辛苦的找小吃。她那会知道了,每天早上带糕点都多带点吃一点剩下的都给我了,说实话长了那么大我还不曾吃过糕点,直到现在都觉得那会的糕点真的很甜。现在有银子了我也爱上了品尝各种糕点也许是为了弥补曾经的遗憾也是为了找回曾经的感觉。那会吃着没有什么感觉也不曾说过谢谢,现在想起真的不应该,全班50来号人也就只有你做了,现在想想都感动。去年见了她,一时间不知到说什么,她还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漂亮。
我那会下午上课时一弄就睡觉了,养就了一幅表面听课实际却睡着的本领,久而久之所有的任课老师都知道了,历史老师是班主任鉴于我在历史成绩上表现的很优秀对我很无奈因为我站着也可以睡,为了避免被罚都是同桌在老师发现我前把我弄醒。我那会的历史政治作业写完了都是同桌拿走抄,然后我再抄她的英语,高中的英语作业除了抄单词卷子类的作业基本都是抄完。那会也跟她学会了作弊流,小小的一张4*4厘米的纸她竟然可以写下一个单元的单词一篇古文,这种本事我至今都学不来,那会才知道了作弊流的高手就在身边。
时间过去的太远了,时断时续的记忆让人很无奈,很后悔当初为何没有记录下来。高三最后一学期作为兵团院校避免不了要支援家乡农业建设,那年春天我们开始了定苗放苗的一周劳作。所谓定苗放苗就是把塑料地膜下的棉苗勾出来然后把多余的棉苗拔掉留下2-3棵让它自然生长。那会一人四行棉苗从一头到另一头,一般200米左右,我的速度不是很快,我同桌的速度可以说是飞一般,到了地的中间后会回来帮我干下前面的让我不至于被拉太远。有时中午带的吃的也会分给我点尝尝,真是好同桌。
大一回去高中聚会,大家一起喝酒,她说我同桌身体不好是不喝酒的,那会真没想到她还记得我不喝酒。现在我也喝酒了,或许是工作需要当然能不喝我还是不喝对于大多数男孩来说我也就算微量,不知道她是否会失望。当时全班去了30多号人,也就她记得我不沾酒。和大家一番聊天后发现都变了,她还没有变一如既往的微笑开朗。
说实话从高中分别后的7年见了她不到3次,聊起的话语不到千字,曾经很好的同桌就这么被我冷漠处理了。也许是我和她不是一个圈子,也许是我一直在外流浪很少回家,不知怎么的莫名的开始思念起了她。前不久我回去邀她出来坐坐,可惜她没有时间。我在想她接到我的电话时一定很诧异,我可是7年与她的通话记录不到10次的主累计通话时长不到6分钟的人怎么莫名的跟她联系了。其实不需要惊讶,我的职业导致我不喜欢打电话夏天接打电话都是几十次上百次的有些厌烦了,我也不擅长经常叙旧了解我都知道我联系人间隔很久。
7年真的让我淡忘了很多,写着写着都不知道怎么下笔,原计划按时间段叙述写了半天下不去了索性删了就这样任性的写吧,想起什么写什么跟着感觉思路就这么完了。望窗外飘零的雪花能带着我对你的思念和新年的祝福飘落到你的肩头,同桌希望你能一如既往的微笑。

上一篇:或许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