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一章1)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11 04:38 


浦江儿女天山情

我们每一个人的平凡一生就是一首歌,一本书,真心渴望人间真情,毕生追求真诚、宝贵的亲情、爱情和友情,用纯洁、永恒的一颗爱心谱写一曲真善美的人生乐章,我们何不写写自己平凡的一生呢! __题记

第一章 少年生活乐无穷

(一)出生农家受宠爱

1944年12月28日,在上海市南汇县航头乡果园村的一户普通农民家里,一个婴儿呱呱落地。我就这样赤条条地来到这个世界,“哇哇哇”地哭叫着。刚满20岁的年轻父母王锡奎、盛凤珍和祖父母王新德、周翠琴沉浸在无比喜说之中。我是他们的长子、长孙,理所当然受到格外宠爱。

听祖母说,我刚生下来时弱小如一根三月的蒜苗,嗷嗷待哺,哭叫不停,母亲却没有奶水,全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得不把我抱到河对岸的一位贫困农妇家,托付给奶妈哺养。奶妈待我像亲生儿子一样疼爱,视如己出,百般呵护。等我断奶接回家时,只认奶妈,不认亲娘,哭闹不止,非要回奶妈家去不可。没有办法,母亲只好深更半夜把我送到奶妈家,一直等到我破涕为笑,在奶妈怀里静静安眠后,才将我轻轻地抱回家去,伴我一起睡觉。这样反复折腾了十几天后,我才渐渐安静下来,认了生母。

3年后,母亲生了个女儿,取名王安琴。之后每隔3年,弟弟安龙、安明、建明先后出生。父母起早贪黑,辛勤劳动,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把我们5个孩子拉扯大,真不容易!父亲有两个姐姐,大姐叫王珠宝,二姐叫王金宝,早就出嫁了,还有个妹妹,叫王银宝,我年幼时她经常带我出去玩耍,十分亲热,我也特喜欢她。祖父原是农民,后来当搬运工,年老后将这份工作传给了我父亲,自己仍回家种田。父亲外出做工,难得回家。家里里里外外,都由母亲一手操劳。

自从盖了两间新房后,就分家了。祖父母和小姑妈搬到新房去住,我们一家仍住在老屋里。老屋只有一个卧室、一个饭厅、一个厨房,另有一间猪厩、一间柴房。居室朝北,饭厅门前是天井,厨房南面是别人家的竹园,一年四季晒不到阳光,阴暗潮湿,冬天特冷。饭厅和厨房砖地上常常积沾着厚厚一层泥土,一下雨,地上就湿漉漉的。卧室比较大,置放两只古式双人木床和一只单人床,还有衣柜、木箱、梳妆台和几只凳子。卧室四壁无窗,全靠天窗通气透光。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家和上海郊区农村的许多农民家庭一样,一家一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田织布,养鸡喂猪,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后来,办起了互助组、合作社,建立了人民公社,农村走上了社会主义合作化道路。农民的日子却越来越苦。家里小孩多,劳力少,全靠母亲起早摸黑,拼命于活,才勉强养家糊口。那时候,我们天天喝菜粥,吃咸菜,一个个把胃口都灌大了。小小年纪,要喝两大碗菜粥才吃饱。

小时候,我很瘦,细长的脖颈似乎承负不起那颗大脑袋,就像“小萝卜头”,挺着一个由红萝卜汤和菜粥、咸菜灌大的肚子,穿一身补丁叠补丁的破旧土布衣服,脚上的土布鞋前面被大脚指撑开一个洞,常常被同学们哄笑。可是我并不在意,因为这些破旧衣鞋都是由母亲亲手纺纱、织布、一针一线做成的,倾注了母亲多少汗水和母爱!

上一篇:【博客自传】生扑深圳 5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