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一场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08 04:37 

梦一场


周末早晨接连几天做着奇怪的梦,梦里浮现的画面象扎根已久的树,不生不灭。
梦到长脚鱼,上身是条鱼,下身象白鹭般的长脚,站在一片浅洼,它若即若离在等待谁,等待我掉进回忆的漩涡。
梦到舍弟,仿佛一直在身边,清晨如昏,长长的梦境,睡醒才发觉已半晌午了。与我只字未提,不知不觉过去好多年,偶尔会想你。如果人的灵魂存在,我想___你就在另一个世界静静观望。

虽然过去了,我还是在深深的自责中漫无目的的生活。以后会遇到相似的眼睛,相似的模样,但都不是,你最无可替代。【我本来就固执,放不下那些捧你于手心,看护你陪你走过的路,以及那些没有你的路途,点滴深深珍藏于心】

最近看了《朗读者》主题是“选择”其中读到史铁生《奶奶的星星》我相信:如果一个人死了,在天上会变成一颗星星,照亮着地上的人。我想,每当我抬头看看,天上有颗最亮的星星,是你吗?我又想你了。

也许, 人死后,只要活着的人想着你,念着你,灵魂就不会消失。

只有被活着的人遗忘,就是正真的死亡。

未来的路,我想我能好好的走,骨子里勇敢的决定照顾好这个家。

有人说:年轻的人喜欢幻想,年纪大的人喜欢回忆,攒足多少欢愉和伤心足够用一生去挥霍,一边接受去懂得包容,一边挥手告别沿途上的风景。

第二个梦关于父亲,我看到类似判决书上确定父亲“过度劳累致死的场面,我嚎啕大哭,好像无法挽回这痛心无比的结果。整日到处奔波生活的重担让他变得“老态龙钟”,一副本该不是他这年纪的模样,他看起来更老了十几岁每次看到他拖着疲惫不堪佝偻的身体回到家,失去爱子的他,一丝开心的心情都不予他沾边,眼睛空洞无神,双手总是布满水泥垢;失去仅有的一点精神支柱,不得不隐藏起来,为了我们一家不知不觉就变成“做牛做马”的憨实木头人。

现在他的一切期望寄托在我身上,我微不足道的成就他总会在别人面前津津乐道,“炫耀这份的无上荣耀”:我是多么棒,在我面前他从来不夸我,只会对外说,我是个乖孩子,并且努力不会让他失望。


父亲的爱细水长流,无言并厚重,我想伟大就在此吧。
有些爱不溢于言表,流于行动上,每次父亲轻拿被子盖我身上,有些突兀的看着他:干什么?一天天长大,我与父亲往日的亲密消失无踪觅,牙牙学语时,常常赖在他的肩膀上,宽厚温暖。这些温存如烟飘散于细雨,这一路,我们总是与父亲的距离只有一臂之遥,背上行嚢迈步远方,我不断回头看看,他依然在身后。



玲子
2017-3-21

上一篇:【博客自传】生扑深圳 2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