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25周年,说说一起幸福的日子

 点击次数:175    更新时间:2017-07-29 16:29 

幸福,简单的两个字里包含着太多的内容。这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25年的日子里,试图诠释幸福的真谛,试图寻找幸福的路径,试图把幸福带给每一个人。

  他们就是我们——一群因为《幸福》而站在一起的人。

  我们在这条路上探索了25年,也坚守了25年。

  25年了,我们在这一刻稍稍停下来,回望那些历程,不是要抱着成绩和荣誉沾沾自喜,而是为了更好的前行。所以,我们便有了这个策划,为过去划一个逗号,为将来划一个叹号!

  1.《幸福》杂志25年的脚印

  25年的岁月里,有一些印记,我们不能忘记,就像一个个脚印深深地印在了来时的路上,如此清晰,如此动人。

  第一个脚印:25年前,我们叫《武汉妇女》。于1984年10月“降临人间”,当时还只是一本内部出版物。

  第二个脚印:1985年,我们正式更名为《幸福》,为双月刊,全国公开发行,正式交武汉邮局发行,这是我们历史中迈出的重要一步。

  第三个脚印:1994年,我们改双月刊为月刊,由正16开本改版为国际流行大16开本。

  第四个脚印:1995年,面对全国期刊纷纷走向市场,而我们的发行量处于历史上最低谷的局面,社里推行了重大的改革举措 :民主选举总编辑。时任副总编辑的青年作家刘爱平被推举为总编辑。此后,他在期刊产业领域引入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和理念,推出了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解决了长期遗留的问题。从而,一本濒临生存危机的杂志,进入了健康的发展轨道。

  第五个脚印:1999年,我们改月刊为半月刊,分别出版《幸福》上半月版和《幸福》下半月版。

  第六个脚印:2006年,我们改半月刊为旬刊,分别出版《幸福·婚姻版》上半月号、 《幸福·情爱版》下半月号、 《幸福·悦读》月末号。

  第七个脚印:2008年,我们在现有刊物的基础上创办了“新婚杂志”。“新婚杂志”是在正常杂志内容之外,用封面、封二、封三、封底刊登新人的恋爱故事、难忘经历、亲友祝福和婚纱照。这本独特的“新婚杂志”,一经推出就受到了众多新婚男女的欢迎。目前,“新婚杂志”已成为新人婚礼上的一个亮点。

  第八个脚印:2009年10月,创刊25周年之际,我们倾情打造、武汉出版社隆重出版了2009年度重点图书《幸福文萃》。《幸福文萃》共分10卷,集中选编了我们近年来发表的精品文章,这是我们为25周年献上的一份特殊礼物。

  如今的我们已经从一本单一的妇女刊物向着多元化发展。杂志社现有正式员工41人,其中采编人员22人;大专以上学历员工29人,研究生学历员工7人。杂志社下设编辑中心(三个编辑部及美编制作室)、经营中心(订阅部、零售部、广告部、读者服务部)、行政中心(办公室、网络部)等。

  25年来,我们在摸索中完成了读者定位,那就是从婚姻群体,向婚前年轻男女,同时向精英群体的全面扩散。

  25年来,随着我们不断努力,刊物质量不断上升,好稿越来越多。我们刊发的稿件多次被《读者》、《青年文摘》、《中外文摘》等转载。有多篇纪实稿被全国妇联评为妇女期刊好稿,有多篇纪实稿先后被中央、省、市多家电视台录制成专题片播放。

  看似风光无限,其实这条“幸福”的路却很艰难,如果没有读者,没有全国各地邮局,没有各级领导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帮助,单靠我们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做到的,这些脚印里也有你们的汗水,我们一直铭记,并深深感激。

  2.我们做了什么

  1.我们一直以社会的慈善公益为己任

  关于“幸福”的解读,社会责任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们能做些什么呢?这是幸福人一直思考的问题。

  面对失学儿童的泪水和渴望读书的眼神,我们找到了自己的行动的方向。2001年始,我们在下半月推出公益性栏目“幸福计划”,以两个整版的容量刊发贫困学生的家庭状况、学习成绩,为读者和失学孩子之间架起一座爱心的桥梁。下半年,为了支持西部大开发,又把范围扩大到新疆、贵州等西部地区。

  2003年,总编辑刘爱平在年初的扉页上,发表了《一切为了孩子》的言论,再次表达了我们牵挂失学孩子,把爱心传播到底的心声。同时决定在上半月版也推出这个公益栏目,两版一期共刊登32名贫困生的资料。

  作为媒体,我们有责任搭建这座桥梁。而其实更多的感动却来自全国各地乃至海外的众多读者。他们中有工人、解放军、学生、教师、商人,有在异地的打工者,还有远在他国的华人华侨。他们将自己的点滴爱心通过我们传递给那些渴望读书的孩子,他们常常不愿过多的透露自己的更多资料,他们的言语并不多,捐献的钱物或多或少,但是那沉甸甸的,赤诚的爱常常让我们感动。

  那是2005年2月的一天,主持人接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的电话。在电话中,她说,单位里的一个男同事,一直在资助幸福计划里的一个小孩,可最近男同事被检查出得了癌症,需要一大笔医疗费,可他还在坚持资助着那个小孩。男同事还说如果哪一天他走了,希望同事们能继续帮助这个孩子。他说,那个孩子很优秀,他不想因为他的离开而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爱是可以传递的,我们被感染了,被感动了,这些年来,幸福人一直开展着这样一个活动:少进一次餐馆、少吃一条烟、少买一件新衣,把省下来的钱积攒下来帮助那些孩子。每一个幸福人都自发地与一个贫困学生结成对子,一对一的帮扶。

  这个栏目推出后,我们刊物的成本费用不断上升,电话费、邮寄费、版面费、专项管理费等,每月高达8000元。可我们硬是将“幸福计划”这个栏目保持有八年之久,并且将长久地保持下去。“予人玫瑰,手有余香”,这些年里,那些孩子们也给我们带来快乐和愉悦。这样的坚持理所当然,我们也无怨无悔。

  可喜的是,我们的坚持有了些成果,真正帮助了一些孩子。截至2009年第10期,《幸福》为募集善款达六十多万元,已刊发了3696名贫困学生的有关资料,有3200多名即将辍学的孩子又重新返回校园。我们还被中央、省、市等新闻媒体多次报道,称赞这是一个播种幸福、播种爱心的好创意。

  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希望更多的读者和我们一起坚持“幸福计划”。让爱心继续传递!

  2.创立了一些属于自己的品牌栏目

  《我们在行动(后叫“记者行动”)》和《幸福观察》

  作为媒体,我们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笔说话。所以,2002年始,我们把视线对准弱势群体,新办了两个重点栏目,即在上、下半月版上分别推出《我们在行动》、《幸福观察》。为了确保栏目高质量的运行,还专门成立了记者部。

  我们在下半月版发表本刊记者采写的《是谁夺走了花季少女绽放的春天》后,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的震撼,合肥市三联职业技术学院王东等同学坐了一夜的火车,专程从合肥赶到武汉,为文中主人公拎来大包小包的衣服和学习用品。王东说:“我读了这篇文章,为女孩甘甘的不幸伤心地哭了。尽管我的能力有限,但我愿意从生活费中节省一些下来,资助她。我会像亲哥哥一样对她。”

  我们在上半月版发表本刊记者采写的《苦孩子,我为你痛》后,北京、湖南、吉林、广西、河北等地的读者十分关心主人公晨晨及其姐姐的命运,纷纷给晨晨寄来钱和物,帮助她们渡过难关。

  在这些品牌栏目里,我们立足武汉,用媒体人独特的表达方式弘扬人间大爱,展示灾难困苦,表现生活的本质。其实,我们只是在诠释“幸福”这两个字。被爱,爱着,苦难着,温暖着……在别人的故事里思考幸福的真谛。

  “幸福观点”(后称“幸福提醒”)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人们的价值观趋于多元化。我们在稿件的编辑处理上,不敢怠慢。我们始终觉得,一本刊物必须有思想,必须把《幸福》的思想通过稿件,通过文字传递出去。

  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言论,因为“言论不只是党报、大报的事,也是生活期刊承担社会责任的一个重要工作”。1997年,我们独创性地推行了编辑撰写“幸福观点”的做法,尤其是负面稿件。“幸福观点”就是我们的思想,它阐述了编发稿件的意义,帮助读者判断是非。从而,使负面稿件转化为对读者的正面教育,不让负面稿件产生负面作用,而是起到教化作用。

  在复审、终审时,主编、总编把编辑撰写的“幸福观点”作为稿件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进行把关,从深刻度、准确性、全面性等方面,反复推敲。如发现尚未达标,当即否决,责成编辑推倒重写。

  庆幸,我们的做法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我们的这种舆论引导的做法还受到了湖北省委宣传部、湖北省新闻出版局多次通报表彰,并向全省新闻出版界推介了这一做法。

  “幸福观点”成为了我们多年来的一个亮点,成为了专属于“幸福”,受读者青睐的一道“招牌菜”。

  “总编说事”

  虽然我们已经成功地打造了属于自己的言论栏目——幸福提醒,可是发展和创新也是一本刊物必需的。

  于是,在2008年,我们在上、下半月的扉页上开辟了全新的言论栏目“总编说事”,相对幸福提醒,“总编说事”更深入,更有高度。

  总编所说之事,大都以独特的视角,从时代脉络、审美取向、社会心理、伦理道德、价值观念等多个方面,对选取的当期重点稿件的内容进行透视评析。

  这些言论既新意迭出,又有理有据,而且,文风平实,似与读者促膝谈心,于宽松、平和的语境中,传达健康的向上的思想观念与价值追求,让读者受到感悟和启迪。

  此栏目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不久,便有出版部门盯上这些精辟言论,多次要求为整理出版!

  3.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文学艺术工作者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这是葛优的一句台词,现已经成为网络常用词汇。人才,确实是任何部门,企业发展、成功的关键所在。对于人才,我们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

  总编辑刘爱平本身就是一名作家,出版长篇小说十余部,当年以一部《大汉口》被传诵多时,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繁华城》更是好评如潮,出版不久,就被中央电视台买断影视改编权。

  在他的带动下,杂志社有着良好的创作氛围,如主编毛甲申(笔名:南在南方),作品以温情温暖著称,他的作品散见于《读者》、《花溪》等多种报刊,并著有短篇小说集《相信爱》、长篇小说《我们都亏欠爱情的》等;

  如现任月末版主编田友国,他是一位资深的媒体人。他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主要发表在《当代作家》《长江文艺》等文学期刊,并出版了小说集和散文集各一本;

  如现任总编助理饶敏(笔名:千北),她是一位全面的复合型人才,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主编,更能在发行经营部门独当一面。而多年来,她一直笔耕不辍,作品多家知名刊物;

  如现任上半月编辑部主任雷继红,她对稿件有敏锐的判断能力,负责上半月稿件二审,作品时常发表于各种报刊;

  如现任下办月编辑部主任傅妍,一直是重要栏目“幸福计划”的主持人,负责下半月稿件二审,工作之余,也笔耕不辍;

  再如下半月编辑的李伟,他的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中国记协联合评选的“全国优秀内参作品奖”、全国妇联期刊优秀作品奖、湖北新闻奖等省级以上新闻奖21次,文学作品《菊花茶》被收入高校教材 ;

  如现任月末版编辑张提恒(笔名:成小晟),他感性十足的文字也常见诸于各家期刊报纸,并曾开设专栏,成为很多读者喜欢的写手;

  ……

  随着编辑队伍的壮大和发行量的提升,为了让新编辑快速成长起来,编辑部实行了以老带新,一对一的帮扶,因此,我们的新编辑总能快速地成长起来。我们还把优秀编辑人员公费派到大专院校深造学习,以提高编辑素质,构筑人才优势。现今,我社已有中国作协会员1人,湖北省作协会员3人,陕西省作协会员1人,武汉市作协会员7人。

  在这漫长而又短暂的25年里,我们也迎来又送走了许许多多的创业者,如现任《中国青年报》评论部主任的作家冯雪梅;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地质大学江城学院心理学副教授,还同时是作家的欣儿;湖北大学艺术学院的副教授、画家李碧红;现为《知音》下月版执行主编的陈昕,《知音》上半月执行副主编的阚娟等……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