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第一的立德乐(6)(文字版)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12 04:37 

永远第一的立德乐(6)(文字版)

自任船长的立德乐夫妇于1898年1月15日驾着配有舵手、水手共10人的“利川”号小火轮从上海逆江西上,历时3周到达宜昌。2月13日,立德乐一边在宜昌海关办理相关手续,一边 为继续上行准备了驳船1艘,载煤6吨作为“利川”轮的燃料,一边在宜昌采购食品、蔬菜。宜昌官厅也兑现承诺,特派炮艇(载有枪支)1艘(船上配有湘兵12名)、救生红船1艘(水手6名)保护“利川”轮的安全。

对于已经58岁的冒险家立德乐而言,他梦寐以求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2月15日,农历正月二十五)的上午,“利川”船队(包括利川号、炮艇、救生红船、煤驳船)从宜昌海关码头出发。正午时分,船到南津关下牢溪口,送行的人员作别下船,立德乐便把船舵交给司机(舵手)帅某继续上行。准备进舱休息一会儿。谁知那个宁波人帅某在南津关不慎撞上一艘渡船。所幸的是渡船没有倾覆,乘客无恙,仅驾长落入水中被救起。见此不妙,帅某死活不愿再干,竟想下船逃去,好不容易才劝其留下。这就叫出师不利。

立德乐遇到的困难还刚刚开始。第二天“利川”轮过崆岭滩,因不请人拉纤,老滩夫不肯领航,多亏随行炮舰上的官员说服劝解;第三天过新滩,因水流湍急,立德乐不得不雇请当地纤夫百余人拉纤;第四天,“利川”轮在归州(秭归)江对面滚子角上滩时,随行炮艇的纤绳绞进了“利川”轮的水轮叶片中,越绞越紧,幸好救生红船上一名水手跳入江中,以斧断藤,方才转危为安。

但这也仅仅只是开始。第五天,立德乐船队在炮艇开路,官员喝令其它排队船只让道的情况下,顺利通过川江三大险滩之一的洩滩漕口,不想船至牛口,因水势激昂,连“利川”轮的船舷都为之淹没。值此行船危难之际,一路随行的救生红船上的水手个个奋勇向前,冒险救护。经过一番拼搏,“利川”轮才再次脱险。回想一路行来,总是救生红船水手转危为安,差点连老命都丢在川江上的立德乐对救生红船的中国水手赞誉不绝,称他们是“功力之臣”。

转危为安的“利川”船队第六天进入巫峡,由于巴东境内水势平缓,由机械驱动的“利川”轮便拖带船队的其他三只木船一起上行。不料在剪刀峰下,“利川”轮突然撞上暗礁,“船底洞大如桶,满船惊慌”。立德乐临危不乱,立刻组织人员堵塞漏洞,并将小火轮顺流驶向江边水势平缓之处设法修补,幸免没有沉没。这就必须有一些毛太祖说的那种“不怕牺牲”的精神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好在从宜昌始发的“利川”轮在第七天一路顺利的抵达了巫山县城。关于这一点,1991年版的《巫山县志》中也有“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二月二十一日,英国‘利川’小火轮首航县境长江。是为川江轮船航运之始”的记载。可是第九天,船队上溯到夔门风箱峡口时,因水流滩险,“利川”轮被激流冲得倒退的途中,水轮叶片碰上岩石被撞折三叶,航速大大降低,加上锅炉气压每次上滩常达150磅的压力极限,导致蒸汽机的气缸损伤严重,亟待修理,船队不得不在夔州府(现在的奉节)停留两天。

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从夔州府再次上行的“利川”船队一路顺风,第十三天就平安抵达云阳兴隆滩下。史料记载:“兴隆滩,滩新出,俨如大瀑,涉险綦难”,船到兴隆滩下必须“搬滩”(将船上货物先在滩下卸到岸上,由力伕搬运到滩上,等空船上滩后,再将货物装回船上,有些类似于旧时宜昌的过载换船,现在的翻坝转运),当时滩下已经停留了数百艘木船正在准备空船上滩。立德乐决定停船过夜。不料当天晚上,有木船悄悄驶近“利川”轮,抛来火球落在船上,点燃了船上的物品。幸亏船员扑救及时,方未酿成大灾,又躲过一劫。

上一篇:永远第一的立德乐(5)(文字版)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