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隔壁邻居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28 04:40 

    “跌雨点啦!快来收衣服啊!”我家邻居李大婶扯着嗓子在村子里喊道。应声而来的是各家的妇女们,行色匆匆的把晾晒在外的大件、小件赶紧收起往家里抱。

    李大婶看见屋前晒谷场边的竹篙上,一排洗得褪色的旧衣服仍然在肆虐招展、被风雨和竹篙不断地撕扯着,便继续喊道:“谁家衣服不知道收滴?”我赶紧跑了出来,瞥了一眼门窗紧闭的隔壁大爷家,便冲出去收衣服。这时,前屋的张阿婆突然探出半个脑袋,向我摆摆手说:“妹子呀,他们家不好惹的,上次我帮她收了东西,她说丢了衣服还反咬我一口,说不要管他们家的闲事!你帮她收了衣服,不值当的,快把他们家的东西放回去。”李大婶也神情凝重地说:“他们家的就算了,快放回去。”我半信半疑,还是把衣服放回原处。

    雷声轰隆,风吹得我家后院的竹林沙沙作响,几株竹子还被风雨压进了阳台,雨点从窗户里射进来,扑到脸上是真的透心凉,冷的我发颤。风肆意的玩弄这后院的铁门,隔几秒就要狠狠的打击一次。南方的雨也并非都是温柔的,这样的雨是也不足以为奇的。但是那场雨却仿佛下在了我的心里,电闪雷鸣统统都在心里面,雨水漫过心头。我感到呼吸有点沉重,赶紧用力深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发现电视屏幕显示的是“信号不足”,我就这样看了半个钟未发觉。

    雨停了,这个小村庄都安静了。隔壁刘大爷家的土坯房里透露着熹微的灯光,可能月光都亮过灯光。大娘风风火火的闯出去,一边收着被雨水侵蚀的沉甸甸的衣服,一边生气、大声的骂着:“你们这些人呐,趁着我家死了男人就知道欺负我,当年他在的时候你们都不敢这样对我”,边说还边抹起眼泪,后来就干脆眼泪也不抹了,把衣服一扔,一屁股坐在湿淋淋的草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哭诉他的丈夫的先逝独留他一个人活在世上,吃苦难度日;哭诉子女不归家,辛苦抚养成人还是养了白眼狼;哭诉现在大家都建起了小别墅,就他们家还是土坯房,有点钱的人就狗眼看人低,不管她一个妇道人家的死活……凄凄惨惨戚戚的,声音高亢,恨不得让全村人知道她的生活现状。她的声音在宁静的村庄里响起了阵阵回音,可是,还是没有人去理会她。她可能是哭累了,后面就变成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了,最后她自己拍拍屁股拾起褪了色的衣服又回到了她那土坯房里。一晚上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声响。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问正在做饭的奶奶:“隔壁刘大爷是什么时候死了?原来不是好好的吗?”奶奶叹了一口气说:“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平时也没什么病,上次一病就走了,留下她一个女人也怪可怜的,她以前也没干什么活,现在一把年纪了什么都干不成,靠着政府的扶贫金过日子呢。扶贫金用完了,她就会顺点别人家的东西变点现钱救急度日,被人发现了又是一顿挨打。所以,在她家附近的人家都装了监控吓吓她。”奶奶话锋一转又继续说道:“你是不知道哦,在县城里上学都一年才回来几次啊,家里面就我和你爷爷住在空荡荡的大屋子里能干些什么,也不是和她一样等着老去了,那天我们走了,你都是不知道!”我知道奶奶是在责怪我们回家少,边连说带哄说:“哪有呀,我们可想您了呢,不是要读书嘛,读书才有出息,这可是您说的嘞。等我工作了肯定经常回家看您”。奶奶也笑笑了说:“还是你孝敬。”然后开始嘱咐起了我:“你的东西要放好哈,不要被人顺走了,她就是疯疯癫癫的,离她远一点不要被吓到了……”

    隔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回了一趟老家。我发现,隔壁刘大爷家的土坯房已经变成一片空地了。我问奶奶,奶奶说,隔壁大娘半年前就死了;有人看见,是她自己被门槛绊倒了,没人敢去扶。第二天,人们发现她还是躺在地上,是前屋的张大爷把她翻过来,却发现她已经离开人世了。从此,村庄里没有哭喊声了,奶奶说,耳根子清静了,却还是有点不习惯。村里的老人都在议论,怕自己也会像她一样……。我说,不会的……。(作者:赣南师范大学 法学专业2016级本科1班 李慧娴;推荐人:赣南师范大学 林俊华)


上一篇:最美三月
下一篇:情声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