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成长的那些老朋友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28 04:39 

       时光的洪流里,人们从未缺少的是对生活的感悟,而年月由沉积中,诗人的积物情怀,词人的风月之境,那些莫名塑造的意境,在一日扫过的瞬间,或添几分欣喜。又或是几分愁绪。在我往年的子里,也曾因情绪的繁读,而困于那些一笔笔写下的故事里,借其内蕴的情绪助我去向心境自由三地,鲁迅。树上春树又或是林夕,还是当年那本泛旧的《仙剑》。

       倘若要我说道出那些你们眼中的经典与我的故事,我确实一时无从谈起。我自认为我并非一个热爱书籍的人,若是无聊透项的时候,才会想起书架上还有几位陌生的老朋友,它们内所藏起的一种容想,却也在生活最为迷惘的瞬间震慑着我,指引着我。记得年幼之间,从我父亲的书柜里翻出一本仙剑,那时红透大江南北的这一段故事,在我眼中所带来的那种摄人心魄的体会,以致后来身边的朋友开始沉迷《哑舍》这一类古风情节时,我都未燃起半丝兴趣,我深知我并非有权力去对一本作者呕心沥血的心血批判,但我心中有山顶浑润夕阳下的红光,那种足够我品读一生的意境,我便再不愿见那似曾相识而又无所动容的景象,我怕那些,扰乱我所保留的那份图册。

       而后来,鲁远的作品时常在教材中涌现,那时,你只是读,却未置身。你只觉胜那白活文里的生涩,却又未曾想到那种生涩感而述说的面面,那种突然的孤凄,那种道不清的敲心感让你彷徨的瞬间,那种怀日之时苦涩的白话文而带来的年岁感,让你体会之际,心扉动荡难定。我曾模仿周老先生的文感记叙下年幼时的我与家里两位老人的琐碎,那种一幕幕的洗浸,以致于那个简单到不行的练习本,我保留至今,但再后来,我便很难将这种文导而用主其他经历中、因为于我看来,其中扎根的。往往要为那最为长久、最为倾心的回想。

       再后来,村上春村娓娓道来的故事与林夕冋冋歌间的共鸣。让我至今不再安于几问脏活宣泄心绪,不再只用笑声表达自己的快乐,不再只是呆住而感受那种离别的心碎,如有感而发的事情越发稀少许多时候笑而不答,而听到心悦的民谣时的止步,这些,就是你们眼中的经典所带给我的,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明白,我这四不像而记下的话。那首《南山南》的创作民谣歌手马顿写词之时总习惯于揉捏出梦想的境界,别人是说他是假正经,他说:“我唱出来的是我自己的,你们心里听到的故事只有你们自己才知道.”

                               


上一篇:四月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