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开在童年记忆里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6-20 04:41 

小时候,我老家是个大屋场,一个小山的下边一共有六七户人家,家家都是栽着木槿花树作为篱笆墙,就连菜园子都是用木槿花树作为围挡家禽进去的阻隔。所以到了木槿花开的季节,到处是白的、粉紫的,连我们这些小屁孩的梦里都飘着木槿花香。

木槿花开得不是特别鲜艳,花香也不很浓郁,因为稀松平常,我们也不是很珍惜。真是丢人,我以前一直把它当作茉莉花,如果不是上网百度,我还会一直错误认知下去。

在我7岁之前,有个很要好的玩伴,天天同进同出,有时候还同床共枕。她叫红艳,比我小半岁,住在她姨家里。她母亲是老师,就在我们村里教书,父亲是知识青年,被下放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我们小时候是不用上幼儿园的,所以俩小丫头时时刻刻打闹在一起。

她出生书香,所以她懂的比我多,我老分不清蓝和绿,总把深绿说是蓝,她就跟我据理力争,我依仗着比她大,偏不以她为对,她就找来她母亲给我解释,可是下次我仍然搞错。再搞错的时候,她就很生气,不理我。现在想起,我确实是笨,有点“朽木不可雕”的味道。

那个时候,我家里还住着一个病入膏肓的“五伯娭毑”,红艳很友善,五伯娭毑寂寞且神志清楚的时候,红艳绝对会比我主动去给娭毑跳舞、唱歌,我就不行,我总是很不情愿。

红艳也长得比我美,她是那种纯纯的美,一颦一笑很有韵味的那种,特别淑女,尤其是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连我都喜欢,更别说大人们了。并且她的嘴比我甜很多,像只小燕子,叽叽喳喳,热热闹闹,飞来飞去的。

某天,我和她跑篱笆前摘花,我摘下一朵浅紫色的戴自己头上,她却摘下很多,编成一个花环挂在胸前,然后告诉我:“我妈妈说,白色的花可以吃。”还真的一瓣瓣往嘴里送。我也跟着她去尝,味道淡淡的,不好吃,不如糖果的味道,可是她又说,“吃花朵就能长得像花儿一样。”我偏不信,这是什么鬼话呀。可是,她真的长得就是花儿一样,这可是明摆着的残酷现实。

那年夏天,她母亲觉得让她老在姨妈家祸害着不好,要把她关到学校的课堂里去。她哭着喊着:“罗生也去,她不去我就不去。”我的读书生涯就是在她的哭喊声中开始的。在课堂上,她肆无忌惮,因为她母亲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数学老师。她可以撕男同学的书,现在想起真是解气,因为那男孩子专门欺负我!不过她却被她母亲狠狠地、狠狠地揍了一顿,然后罚站了一整堂课,然后她母亲赔了一本新书给那个男孩子。从此,我们俩小女孩特别讨厌那个男孩子,觉得他那么凶、那么令人讨厌,居然还能得到老师的偏袒。小学一年级里,我和红艳就像一对孪生姐妹,任何时候都形影不离。在学校里,她有的,我也必须有,不然她就跟她母亲赌气。

可是,她才读了一年,她父亲恢复工作了,她们全家要回城市去了。走的时候,我们俩恋恋不舍。

“你以后都是城里人了,我还是乡里的,你不要嫌弃我哟!”

“哪里会?我以后只要放假就回姨妈家来。你努力读书咯,以后也可以考到城里来的。”

“嗯。你一定要回来哦,我没法子去城里看你,对不起哈。”

“没关系,妈妈说我们可以写信的。”

是啊,这个书信一直写到我们走出校门,哪怕现在大屋场已经没有木槿花开了,但我和她心里的木槿花年年岁岁都在开着,直到地老天荒… …

上一篇:阳台外的黄桷兰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