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的等候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6-20 04:40 

父亲去逝落土那天,听说是八月里最闷热难耐的,低矮草丛里的知了,也懒得叫上一声。兄弟姐妹跪在山坡上,撕心抽泣,泪水,总是情不自禁得喷涌了出来,脸颊的尘土,泪痕斑斑的。小叔抚摸我头,没有言语安慰,泪水打在头上,流进发根,一种莫大的抚慰。

母亲去逝落土的那一天,已是半年后的事,那时是粤北的深冬,本该寒风刺骨,可出奇是,冬日暖阳。母亲突然离去,唯一的心头支柱倒了,家也哄然倒塌了。兄弟姐妹跪在坟前,膝盖压实了坟头新土,直到黄昏,恍愧太阳掉进远处的山谷,跌入心底。小叔过来抚摸我头,拭去满眼的泪水,哭着说,“孩儿,叔叔就是你的家,时刻等你回来的!”

之后的八年,逢年过节,家有喜事,或是久未有我音讯,小叔都会打电话来问我情况,也顺便催促我回家看看?提醒一个异乡游子,家乡有他,还有我温暖休憩家。每次听到电话这头的我,说已出门上路了,小叔就会放下手头的农活,在家等一个上午,一路上,过会就打个电话,问我到了哪里,一会说不要在外面吃饭,一会说塞车也不要急,饭菜热着的。

2016年的春节,小叔搬了新家,入伙的前几天,小叔特别开心,打电话要我提早回家过年,说二楼专门留了一间房给我,添置了新床和新用品。以往回家,中午一点多能到,赶上午饭的。那次起来晚,出门迟了许多,快二点还在路上,电话那头,小叔说不急,注意安全,让客人等等吧。进入乡村,往车窗外看,小叔站在屋檐下已许久,两眼笑成缝,向我们招手,小孩迫不急待就往小叔那跑去。生怕饿着我们,小叔连嘘寒问暖的时间也省了,吩咐小婶忙从锅里端出饭菜,让我们赶紧吃。这个春节,在家呆的时间最长,出门会友时,小叔像父亲样,总想多陪长年在外的我说说话,说“出去会就快回来吧,等你吃午饭的”。或许生怕我在外时长,不习惯家里饭菜,每餐都叮嘱小婶做我可口的菜肴。

小叔突然走了,快一个月了,等侯也成了来生的希望了!夕阳西下、或月落树梢时,我总是跌坐在沙发上出神,落地窗外,归巢倦鸟,掠过那帘薄纱,我的眼里,看到远方迷离的山,总是那么的模糊。

上一篇:父亲·父爱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