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4-14 04:39 

我去了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什么也没改变,花园照管得很好,喷泉喷射着它们惯常的稳定的水流;没有迹象表明某事已经结束,也没有什么教我学会忘记。

——伊丽莎白·詹宁斯 《缺席》

前任结婚了,我念念不忘的魏子彭先生。

看到他的妻子,笑靥如花,看到他们领证了,看到他说,执子手,与子偕老。昨天,很无理取闹的使劲翻QQ留言板,找遍了所有的留言,只为了找到他留下的痕迹。

2012年4月21日21:28,他写到: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图书馆。是啊,我们2012年4月21日相识,2012年4月22日相恋, 2016年11月21日无意之间看到他晒结婚证的那一刻,才知道,我的这份爱恋终将谢幕。我默默的在朋友圈发了动态。

我说,你做了我的逃兵,却成为她的盖世英雄,念旧的人不快乐,喜欢用一生换一句,别来无恙。魏,祝你们幸福。

好吧,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的记录。不是说,真的无法缅怀,不是说真的伤得彻底,只是,有的东西真的是需要仪式的,我要的仪式感。

祭奠逝去的对爱情的执着,祭奠我曾经的歇斯底里,祭奠那些年的奋不顾身,祭奠我从头到尾的独角戏。

然后是2016年的这一年来。

这一年,思维都是混乱的,25岁,你惶恐不安,这种心理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你总是处于一种惴惴不安的状态。后来,直到你离开西安。

你在二月底改了名字,嘿,公布我的真实的,新的名字:杨力菡。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否会伴我一生,但是我知道,我是带着我的名字离开西安了。那个生活了5年的地方。离开了西安那个狭小的出租屋,离开了承载我太多青春的古城,我把所有的憧憬,爱,与等待统统抛开了。

我说,漂泊的人有酒,流浪的人有歌,在路上的姑娘有人爱。这一次,离开西安,什么时候能荣回故里。

后来,选择了现在的城市,扬州。你从来不知道,你的人生会和扬州有所牵连。扬州的东关街成了你心中的回民街,扬州的文昌阁成了你心中的钟楼,但是扬州的某一位会成为你心中的魏子彭吗?

不不不,这样不公平的,事物是不能被代替的,但是,如果,这些能冲淡我曾经的记忆,谁又不希望一切换新呢?

朋友说你给我的感觉是你总是处于很矛盾的状态,我说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我到现在,思想依然很简单、很单纯。我的内心,就是孩子的世界,清澈、纯真。

这一年,你沉默了很多,你隐忍着发生在你周边的一切,你依然是孤军奋战,只是你认识了很多人,倾听了很多故事,但是,你却对自己的故事缄默不语,你依然把自己包裹的很深很深。

年初,你问过L,你说,我应该去扬州吗?离开了,在西安沉淀的所有都会消失殆尽,离开,值得吗?但是你还是不管不顾的来了,你探索着扬州的一切,文艺,古朴,慢生活,安静,怀旧。

嘿,这座城市适合我。

嘿,我在这里开始我的梦,我的幻想,我的所有的热忱,但是,日子还是在一点一点变更,你成长了多少,你把所有的喜怒哀乐抛在脑后,你在这座城市开始你所有的从新开始,你渐渐忘了你曾经是属于西安的。

有时候你还是会想,如果不曾来过,会怎样。朋友,同学,同事,突然晒出婚纱照,一幕一幕,看多了,也就无感了,你也知道,有时候,你真的想结婚了,想有baby了。

但是,你知道,有些,是看造化的。就像年初,F送你的耳环,他说旅行时看到的,手工制作,很喜欢,送你。我们兜兜转转,爱了,散了,如今,念起,嘴角依然滑落一抹微笑,但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你应该拥抱生活,珍惜当下。

快过年了,期待再续生活。

不想写太多话,但是我发现慢慢有人喜欢上我的文字,他们说,怎么不更新了。我只能搪塞的说,忙。有的事情,自己记得就好,就如,所有的冷暖自知。

这个冬天,我想过的温暖。

杨力菡

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10:07

再次翻看时,他已经有孩子了。那么,我的这份爱,真的应该随风逝去了,祝他们幸福。

上一篇:雨水节话农事想大事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