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六)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12-02 14:03 

为照看我母亲摆摊卖煎饼

在我念五年级的时候,学校里选拔运动会参赛学生,选拔好的到时候就去乐余镇中心小学参加比赛,我也参加了运动会参赛选手的选拔,结果我也被选中了,选中过后接下来就是下课以后或是放学以后在操场进行一段时间的田径练习。母亲为了防止我在田径练习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情况,就在学曙光小学校门口摆摊卖油煎韭菜饼,借此机会观看我在学校操场上的情况。母亲还没过去曙光小学学校门口摆摊卖油煎韭菜饼之前,已另有别人在那里摆摊韭菜饼了。母亲过到那边去摆摊,于是就与那人形成竞争关系。那人也是一个中年妇女,我的母亲模仿那人的制饼方法,就探索出油煎韭菜饼的方法了。当时班级里有一个同学,那个同学为了免费吃油煎韭菜饼,就到两个摊位前免费要这油煎韭菜饼,如果将油煎韭菜饼给那同学,那个同学就会在这个摊位前对别的前来购买油煎韭菜饼的学生说另一个摊位所卖的油煎韭菜饼的坏话,以此方法骗吃油煎韭菜饼,母亲在免费送给那个同学几个油煎韭菜饼以后就不再送了,那个同学就在那里叫别的同学别买我母亲摊位卖的油煎韭菜饼,结果我一生气,就把那个捣乱的同学给赶跑了。油煎的韭菜饼,似乎很受欢迎,班级里的同学喜欢买着吃。制作摊位的架子是一个玻璃柜,是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里原来就有的一个玻璃柜子,然后母亲对之改造一下,就成了摆摊的架子了,制作好摆摊的架子,临近下午放学,母亲就用手推车把架子和液化气等设备材料运到曙光小学的门口准备经营了。

对门墙上一抹鲜红十字架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门朝南边路,从路上自西向东走过,可以看到屋子房门里的情况,在我念五年级的时候,母亲在正对屋子大门的墙上用板尺划了一个大十字架的轮廓,然后,母亲又将买来的红色油漆用刷子刷出大十字架,从路上往屋内看,就可以看到墙上的那个大红十字架了。

母亲又将门前的自来水管弄开准备安装自来水,然而母亲一时安装不好,导致门前自来水管里的水喷了好一会,直到修水管的人知道情况以后过来,才将自来水安装好。

喝醉酒父亲摔得满额血

一直以来,父亲总是喜爱喝酒,父亲每次与他认识的人在一起吃饭总会喝的酩酊大醉,有一天晚上,父亲在和玉龙防火板厂里认识的工人家里吃饭的时候,喝的太多,以至于一起吃饭的两个朋友送我父亲回来,回来的半途,父亲因喝太多酒,从他骑的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导致额头流了很多血。到暂住的家里的时候,父亲说着醉话,凳子也坐不稳。母亲把父亲带到父亲睡觉的床板上的时候,父亲往床底爬去,母亲就把父亲从床底拽出来,扶到床板上,不一会,父亲呕吐了,空气里遍布着浓重的酒味。母亲又替父亲清洗额头的伤口。第二天,父亲醒来的时候,对额头的伤口怎么来的不记得了,在我印象里,那次是父亲喝酒喝醉的最厉害的一次。

钓鱼女子目光寸步不离看我鸟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哥哥在外面东游西荡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叫李海浪的滨海同乡,又认识一个叫陈栋梁的朋友。我和哥哥也偶尔的去过李海浪家和陈栋梁家玩。有一次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去一条河里游泳,哥哥和陈栋梁在游泳的时候都穿着内裤,我却一丝不挂的游着泳。那条河里比较脏,在游泳的时候我的胳膊汗毛上沾满了黑乎乎的淤泥。游了一会以后,哥哥和陈栋梁从河里上了岸,我继续在游泳。当哥哥和陈栋梁不知去了哪里的时候,我才从河里上了岸。到了岸上以后,我光着屁股去找我哥哥和陈栋梁,我走过河边的小路来到河的斜对面,突然看到小路那一边河对岸有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在钓鱼。她俩看到我的时候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我的小鸟看,那时我实在不知道我的小鸟有什么好看的,那两个女子偏要眼睛寸步不离的盯着我的小鸟看。如今,我在想,别让我知道那两个女子是谁,否则,我会走到她俩的面前,叫她俩蹲下,然后我把我的鸟放在她俩的脸旁,让她俩好好的看个过瘾,看她俩还知不知道羞。我被那两个女子看的不好意思了,只好捂着我的小鸟走到别的地方找哥哥和陈栋梁了,原来我哥哥和陈栋梁就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在等我过去一起回去。

在陈栋梁家后面的那条河里,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也在其中游过泳。那次游泳我差点淹死。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在那条河里游着,我和哥哥来到一条停靠在岸边的水泥船上,突然,水泥船主过来了,我和哥哥就连忙跳到河里往陈栋梁家方向游去。哪知,我在河水里走了几步,突然一脚踩到水深处,河水没过了我的头顶。我惊慌失措的扑腾着,心想,不好,这下我要淹死了。哥哥游了几步以后,回头看我在河水里扑腾着,就返回把我给拽到河浅的地方,我才得以喘口气。之后,我和哥哥以及陈栋梁从河里游回陈栋梁家北面方向。在游过去的过程中,我惊讶的发现,在深水中游泳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保持手脚划动水的状态,就不会往下沉,我就这样在深水里和哥哥以及陈栋梁游了两三百米。

曾经教堂讲道却为钱财搞直销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最后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家里来了两个女的,那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叫李华,是以前在八滩镇教堂讲道的,另一个女的是李华的儿媳妇。那两个女的不知是怎么知道我家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地方的。她俩过来是为了向我父母推销一种叫丸美的芦荟保健品。确切的说,这种推销应该叫直销。具体情况是这样的,那天,母亲和哥哥去街里买梨,秋天,梨上市了,母亲很喜欢吃梨,每次梨上市以后,母亲都会买许多梨回来吃。母亲和哥哥买梨回来以后,在半途遇到了李华和其儿媳妇,因为母亲以前在去八滩教堂作礼拜的时候认识李华,所以,李华就和其儿媳妇来到我家暂住的乐余九大队的家里了。母亲说:“当时我和你父亲在北河岸村家里制作散装洗洁精洗发精的时候,我去八滩教堂找讲道的李华,让她说动八滩教堂里的信徒来买我家制作的洗洁精和洗发精。”或许,李华因为当初替我母亲说动八滩教堂里的信徒买我母亲的产品,李华看到有利可图,所以李华以后就搞起了直销,做那发财的春秋大梦了吧。

李华来到我家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的家里,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给我父母说些发财的梦话,并大肆吹嘘丸美芦荟的效果。父亲听了一会之后就去睡觉了,母亲听到半夜也去睡觉了,李华和其儿媳妇也就在我母亲安排的一个房间里睡觉了。第二天,李华和其儿媳妇在我家暂住的乐余九大队的家里吃完饭,又留下几个丸美芦荟产品以及几本关于芦荟的书以后,就走了。以后的一段时间,母亲对芦荟产生了兴趣,以至于母亲到街上买了一盆芦荟回来。我把芦荟叶子切开,那胶胶的果冻状的芦荟肉吃起来不甜,所以我并不喜欢,因此我们就只将芦荟作为一种观赏的盆景了。

2002那年秋天,因为暂住的地方要拆迁了,所以母亲就在乐余十三大队租了一个民房,乐余十三大队离乐余镇街上很近,在搬去乐余十三大队的那一天,父亲的四妹和小嫣茵来我家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的地方坐客,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小嫣茵,只觉得小嫣茵很漂亮,小嫣茵那时还没有结婚。乐余九大队暂住的屋子门前河里有菱角,小嫣茵和我姐姐就在河边捞菱角,小嫣茵看起来好像喜欢吃菱角的样子在剥着菱角吃。我的印象里,就只有那次对小嫣茵有点印象,那次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小嫣茵。

东边竹林几棵桔树近小河

搬去乐余十三大队的时候,天气还不冷,在乐余十三大队暂住的那户民房的屋子东边有一条小河,屋子东北边有一片竹林,屋子的东南边有一片菜园,菜园里有几棵桔子树。沿着暂住的地方往北走去,可以看到一个小坡,过了小坡上到路上,路北有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

沿着河流南边的路往西走去,有一个十字路口横于眼前。过十字路口,往北转去,有一座桥连接南北覆于河流之上。过桥往北,向西去百十米路的距离,有一条向北转去的路通往乐余镇中心小学。而向西过去的路则通往乐余镇崇实初级中学。沿着北去的路走去,乐余镇中心小学不久就显于路的东边了。继续往北走去,沿街店铺相接。再往北走去,有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映于眼前,十字路口的东边有一个邮局。十字路口西边不远处有一座桥,桥北边有一条小路,小路边有蔬菜水果的摊位,小路里有集市。

过到桥的西头,有一个十字路口,沿着十字路口的往北过去,数里之外有一所高中,名为乐余高级中学。路西为一个斜坡路,此地为乐余镇街上的西郊,沿着此路过去,不远处有一个酒店,位于该路的南边。再往西去,就不再是乐余的街了。西到路口,往北转去,走一段距离,再转向往西的路,到路口处再往北转,行至路口,再往西走,曙光小学就到了。

丢沙包踢毽子课间活动惹人爱

在念小学四年级下学期,五年级上学期及下学期,我暂住在乐余九大队,等到念小学六年级上学期与下学期的时候,我就暂住到乐余十三大队了。在念小学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我在班级的成绩比较好,班里的老师对我比较赞许。故此,我就凭借我的学习成绩好,就在班级里为所欲为。有一次,我在操场上和同学玩的时候,把操场花园里的一种不知名的植物种子里的汁液挤爆到同学的脸上,那个同学就跑去班主任老师那里告状。班主任老师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女的,因为我的成绩名列前茅,所以班主任老师就对我比较赞许,当那同学跑去班主任老师那里告状以后,班主任老师就把我叫到讲台上,表示对我欺负同学的行为感到很失望。并对我说因为我的为所欲为,学期末的三好学生不再颁给我了。我一听我的三好学生的名额要被班主任取消,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我痛哭流涕的对班主任老师说:“我错了,不要取消我的三好生资格。”但是班主任老师不为所动,任由我痛哭流涕。后来,放寒假的时候,我果然没有得到三好生奖状,只得到了一个积极分子的奖状,把我给郁闷的。班级里有一个叫李艳的女同学,人长的非常漂亮,水灵灵的眼睛让我心醉,那抹迷人的微笑,偷走了当时我的心。好些个夜里,我在幻想里对她动手动脚。当她在班级里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的心,就会止不住的狂跳。那时,我并不懂什么叫爱情,只知道,跟她说话,我的心情就会愉快。还有一个女同学叫黄燕,黄燕是班级里的语文课代表。之前我在写到偷东西的记载里提到过莫玉波,莫玉波的学习成绩比较差,班主任老师让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女同学帮扶他的学习。有一次我们这些朋友下课在操场上玩,莫玉波买了一个冰激凌,又给我买了一个冰激凌,又给别的小伙伴买了冰激凌。班主任老师发现以后,在上课的时候就批评莫玉波,说莫玉波忘恩负义,她说莫玉波应该给那个帮扶他学习的女同学买冰激凌,不应该别的同学买冰激凌却不给那个女同学买冰激凌。

到了五年级的时候,老师开始教英语,班主任老师叫徐卫星,是教语文的。潘老师是教自然课的,英语老师是一个五十几岁的男的。徐卫星三十几岁,是个男的,他除了小学五年级教语文课,还兼教体育课。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课本是那种十六开的课本,封面有“语文”两个汉字,语文课本封面上有图画。在语文课本里面的课文中,也配有插图。而在数学的学习中,每次碰到做试卷的时候,特别是要答那种应用题,我就感觉没兴趣。那时学习英语,只是学习简单的单词。我仍记得当时那个英语老师在说西瓜时的那个表情与发音,只听那个老师说:“来,跟我一起念,西瓜,watermelon”特别是在那个老师说到melon的时候,我就禁不住的感觉英语竟然还有那么一点意思的样子。

课间活动的时候,我们这些男生的娱乐项目有丢沙包,跳格子,踢毽子,女生则一般玩的是跳橡皮筋,有时,我们男生也玩跳橡皮筋。丢沙包的活动不仅在曙光小学课余活动出现,当我还在八滩圩北小学读小学两三年级的时候,课间活动就已经风靡丢沙包了。沙包的形状,是一个鼓鼓的四方型的球形状,为布块缝制,其内装入玉米粒,或也有在其内装入沙子。玩丢沙包的时候,乃为两人一组,两人远远相面而站,一人丢掷沙包,待沙包飞至过来,一人跳起街之,若反应过慢躲闪不及,难免就有沙包掷于脸上之嫌。若是脸上被那沙包砸那么一下,那可真算是火烧火燎般疼痛呵。

踢毽子,则就简单了,把那插着花花绿绿羽毛的毽子往空中轻轻一抛,待毽子落下,便抬一脚以鞋帮踢之,毽子就再度飞起来,待毽子落下,再次抬一脚以鞋帮踢之,如此反复循环,直到毽子落到地上则计算所踢毽子的个数。踢毽子有一脚踢之,亦有两脚交替替之,所掌握之要领,无非是眼疾脚快,技巧灵活罢了。

而跳橡皮筋,则更是要考验耐心与技巧了,两人以双腿绷住橡皮筋,跳橡皮筋的人踩住所绷橡皮筋的一边,跳起,将另一边勾住,义脚踩住原先一边,花样繁多,不一而足。

跳格子,则是很多人小时候都熟悉的一种娱乐项目,即,在地上画几个连于一起的方格子,以脚踢瓷砖块,按次序使所踢瓷砖块入所画方格内,所踢瓷砖块不能超过格,不能在所规定格子外,不能在所规定格子内,不能碰线。

说到田径跑步,我不甚在行,班主任徐卫星挑选我和班级里的其他几个同学参加不久之后在乐余中心小学的校运动会。我所报的项目为田径八百米。在练习的过程中,我难以坚持,八百米的跑步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一场繁重的体力消耗战。我的爆发力比较好,耐力却不行,要是短跑我还能有那么点兴趣,至于八百米跑,我却不甚感兴趣。一起参加跑步比赛训练的,还有李冬、金鑫,还有几个同学,我就不甚清楚了。

到比赛那一天,我们这几位参赛选手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乘车去了乐余中心小学,在比赛前,我穿着运动裤头,感觉非常不自在。等到我开始跑的时候,我在开头百米的时候跑的比较剧烈,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起赛跑中的另外选手,我就摔倒在地,膝盖被跑道上的煤渣给划破了一点皮。我忍着膝盖的疼痛,站起身来继续跑。那八百米的跑步真是太难熬了,我就这么慢慢的跑,脑海里想着,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折磨人的八百米赛跑呵。父母在旁边看着我,父亲看到我落后成那样的状态,嘲笑的对我说:“呵呵,真丢人,没希望了,你跑输了。”而我却只想趁早结束这场八百米难捱的赛跑。终于,在其余选手都跑完以后,我还有一圈就跑完了,于是,我就继续忍着不舒服的状态,跑完全程。

回去的时候,我坐在父亲带过来的自行车的前横杠上,父亲继续嘲笑着我丢人的样子,母亲则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那次的田径比赛,我竟然还得了第三名,理由是,那个选手绊倒了我,而我却全程坚持的跑下来。这个理由,可真是牵强附会。

太过投入不知漂亮女生在身旁

在曙光小学念五年级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和王刚同桌,那时,我一年也没有洗几次澡,而且几乎半年不换内裤。可想而知,内裤发出的味道是多么强烈了。然而我自己却发觉不了这一点。同桌的王刚在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说我的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味道。王刚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于是我握起拳头打了一下王刚的肩膀,王刚也回击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感到面子过不去,我的前边有漂亮的女同学呢,王刚这么一说,我还怎么面对坐在我前边漂亮的女同学?想到这里,我哭着跑到了教室外面隔壁办公室的自来水池边,有两个漂亮的女同学跟过来好奇的看我在干什么,我在办公室自来水池边噗嗤一下擤了一下鼻涕,然后以手接水,洗了一下鼻子。那两个漂亮的女同学看我走出办公室,就跟着返回教室了。

那两个漂亮的女同学,也许有一个是叫李艳,因为当时我没怎么注意,所以我就记得不太清楚了。李艳的座位离我的座位不远,李艳负责班级里的黑板报。那时,学校为了增强学生们的艺术品味,叫每一个学生都制作一个艺术的本子,由各班参与评选所制作的艺术本子。有一次,我照着父亲买给我那本宋词三百首里的花朵图案给我的艺术本子增添绘画,不知是否是我画的太过投入,当我自鸣得意颇感满意的画到一半的时候,我将头一抬,猛然的发现漂亮女同学李艳正和另一个女同学盯着我在微笑的看着呢,喔,那一抹迷人的微笑。当我的目光和李艳的目光对视的时候,我害羞的瞬间脸红了起来,李艳却笑嘻嘻的看着我害羞的样子。也许李艳是被我画的画给迷住了,不然,李艳怎么会全神贯注的盯着我的眼睛看呢?鼻涕快流出我的鼻涕的时候,我以鼻子咻的一下吸了一下鼻涕,当时我埋怨着李艳,要是李艳没有看着我,我就会擤一下鼻涕,可李艳在看着我,为了在漂亮的女同学保持好形象,我只好以鼻子咻的一下吸一下快要流出来的鼻涕。

文/景山少爷/微信1327835231

上一篇: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四】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