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五)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11-29 14:05 

私看女图兴致勃勃弄小鸟

在去曙光小学念四年级下学期以后以后,父亲给我买了一本宋词三百首,带插图版的,书里面绘画了一些姿态妖娆的古代女人的图片,这勾起了我手yin的冲动,于是我就时常的睡在被窝里一边着那些古代女人的图片一边进行手yin。有时我会和哥哥在一起手yin,记得有一次,是五年级下学期的样子,我和哥哥在床上看杂志上美女的图片,我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的开始看着杂志上美女的图片开始手yin,手yin到最刺激的状态时,突然从我的小鸟头上流出一点微黄颜色的液体,当时我吓坏了,不知道我的小鸟出了什么事。我惊恐的问我哥哥我的小鸟出了什么情况,哥哥安慰我说没事,不必紧张,但是我却特别紧张。从那次以后,我每次手yin到最刺激的状态时就都会流出jingye了。那时,我除了自己手yin以外,我还会时常的把我哥哥的腿抱着,然后用我的小鸟使劲的蹭我哥哥的腿,直到达到最刺激的状态为止。

捕龙虾龙虾笼子收缩自如有学问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近两年的时间里,有些电视剧是我记忆犹新的,比如那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情深深雨蒙蒙,以及西游记新版和西游记后传。在播放西游记新版的时候,是2002年的春天,那时我们这些小伙伴在沉迷于钓龙虾的这项娱乐活动中,之前我说钓龙虾是用芦苇杆制作的钓具,其实不仅有芦苇杆制作钓龙虾的钓具钓龙虾,还有用龙虾笼子补龙虾。记得在周末的时候,我一边看着西游记新版电视剧,一边忙着跑去河边用竹竿勾出龙虾笼子看看龙虾有没有在笼子里。龙虾笼子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由上下两个隔着一公分的距离的圆形铁圈平行箍在网里。另一种是一连串方形铁圈平行箍在网里。两种龙虾笼子都可以收缩拉长,里面都要系上癞蛤蟆肉做饵。前一种龙虾笼子在底部圆心处有一截绿色塑料长线,长线的顶端系着一小块泡沫,将这种龙虾笼子放到河里以后,笼子底部的线就会随着线顶端系着的小块泡沫浮在水面上,待收网的时候,就用竹竿挑起浮在水面上的泡沫,龙虾笼子就被拉上来了。一般在竹竿的顶端会系一个铁钩,这样将龙虾笼子拉出水面就比较方便。

另一种一连串方形铁圈的龙虾笼子捕龙虾就更简单了,这种龙虾笼子有若干个孔,孔边系有绿色的塑料线,孔外直径比孔内直径大,孔呈削了尖的锥子状。每个孔内有系饵的绿色塑料线,将癞蛤蟆肉系紧在孔内的绿色塑料线上,完事之后再将笼子抛入水中,将笼子一头的绿色塑料线系紧在岸边钉的木桩上,待收网的时候,就拽着绿色塑料线往岸上拖,一串串的方形铁圈就伴着网渐渐的被拽出了水面,运气不错的话,笼子里就会钻进了不少的龙虾,要是运气不佳,那么笼子里没有龙虾也是有可能的。关键在于掌握时机与技巧。

说到龙虾,那么我就再说一种鱼,那就是黄鳝,张家港普遍种植水稻,在我暂住乐余九大队的那段时间里,及目望去田野,田野里冬春季节显为油菜的景象,夏秋季节显为水稻的景象。在夏秋季节种植水稻的田里有黄鳝在田里的水淤里,补黄鳝的人就用补黄鳝的L型笼子捕黄鳝,那L型笼子的两端各有两个塑料锥子型塑料丫口,丫口朝外,黄鳝进入丫口就难以出来了,在比滨海地区也有这种补黄鳝的L型笼子,用滨海方言称这种补黄鳝的L型笼子为丫子。

参与抛秧苗头朝上根朝下

说到水稻,我的印象就很深刻了,那时,母亲在杨群家门前小河的南边承包了两亩田种植水稻,那时,农田还有税,承包者也要缴纳农田种植税。种水稻的场景我如今记忆犹新,当时流行在张家港地区种植水稻的方法采取抛秧种植法,所谓抛秧种植水稻,就是提前将水稻种子撒在秧板里,待水稻苗生长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将秧板一片片拿到田埂上,抛秧入田。准备迎接秧苗入田的田要在秧苗被抛入以前的一段时间耕耘,并将田埂边水沟里的水放入田里,施以肥料。每块水稻田的田埂都有水沟,水沟是从河边一路挖着穿过所有稻田的地头的,在水沟连接河边的地方有抽水机,使河水从河里被抽到沟里。每家每户的田头的水沟边有蛇皮袋装入泥土堵住的缺口,若是放水阶段,就将蛇皮袋移开,水就从水沟涌入田里了。农田不需要水的时候就用装入泥土的蛇皮袋堵住农田水沟边的缺口,水就进不去农田了。至于那培育秧苗用的秧板,则是由透明塑料制成的长方形板,板的正面有一个个整齐排列的小凹槽,每个小凹槽的底部有一个小孔。培育稻苗的时候,将泥土填入板面的小凹槽,再在每个小凹槽里放入水稻种子,放入水稻种子以后再在小凹槽上盖上土,完事以后就将秧板放入事先准备好的水田里,待一块块整齐的绿油油的水稻苗显于眼前,就知道距离抛秧的时候不远了。

在抛秧的时候,以手抓住秧苗,然后往稻田上空一扔,因为秧苗根部有瓶塞型的泥土,所以秧苗的重心就在根部,当秧苗落下的时候,不论起初抛的时候根部是如何朝上,但落到田里的时候,就都根部朝下,苗头朝上了。我曾亲手参与过抛秧的活动,那抛秧入田的感觉,至今想起,还是回味悠长的。

烤麦子烤龙虾美味虽简却鲜香

当然,除了水稻油菜作物以外,也有种小麦的,记得有一次收麦子,我和哥哥以及杨群、卢正平一起去田里捡烤麦子,那些麦子在被收割完以后,麦地里的麦秸被烧掉,我们这些小伙伴就去那被烧过的麦田捡烤麦子,有些遗落的麦粒就会被烤的香喷喷的,吃起来很好吃。我们捡的不亦乐乎。

除此之外还有烤龙虾,也是我们这些小伙伴偶尔吃的一道点心。烤龙虾的方法非常简单,将钓得的龙虾扔进烧着的草里,等香喷喷的味道出来以后,就可以吃了,不过没有盐,吃起来口感不好,还要做好拉肚子的准备,因为那些龙虾会被烧的半生不熟。正常的龙虾烧制方法是,将钓得的龙虾清洗干净,剪下龙虾肚皮两侧的白绒,抽掉龙虾尾部的筋,剥去龙虾头上的壳,这种方法制作龙虾比较清洁,在烧制的时候在锅里倒上油,待油蹦溅的时候放入生姜,蒜瓣。倒虾入锅,加水盖盖煮闷。放入盐,味精就不放了,龙虾的黄够鲜了。一道好吃的闷煮龙虾就做好了。

至于龙虾生长的河淤环境,在此我不得不用一个脏字形容,那黑黑的淤泥,那带着腥臭味的淤泥是龙虾的乐土,龙虾在该种环境下生长,觅食,越是脏黑的河淤,龙虾生长的越多,如此就难怪我北河岸村家里东面的通济河里少见龙虾的踪影了,通济河里的淤泥不黑,而那里的河里淤泥太黑。

江边玩耍羊兆海肚皮险摔破

搬去乐余九大队暂住不久,电视里在播放一部叫做白发魔女的电视剧,里面有一个角色叫竹一寒,那部电视剧的片尾曲有一句这样唱:“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

在乐余九大队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我和哥哥经常到羊兆海家里去玩,羊兆海也时常的来我们暂住的这里来玩。羊兆海家里有不少的玩具,门前有一个滑梯,到滑梯上滑下来,裤子的屁股部位就会被滑梯上的灰尘给染黑。因此,羊兆海家门前的那个滑梯,我和哥哥是不会玩的,羊兆海也不玩滑梯。羊兆海家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我暂住的家里也有一台黑白电视机。我和哥哥还有羊兆海,就时常的守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电视里播出的动画片有海尔兄弟,啄木鸟乌迪,还有降妖队。记得在播放海尔兄弟的时候,那开头曲就会这样唱:“打雷要下雨,雷喔。下雨要打伞,雷喔……”当唱到:“智慧就是,这么简单”,的时候,羊兆海就会条件反射的跟着电视里一起说,“嗨”。在平时玩的时候,我会说:“降妖队”,羊兆海就会跟着说:“降妖队,出发。”在播放啄木鸟乌迪的时候,羊兆海也会模仿动画片里啄木鸟乌迪的声音:“啊呵呵啊嚯,啊呵呵啊嚯,呵呵呵呵呵。”有一次哥哥带着羊兆海去江边玩耍回去羊兆海家的时候,羊兆海的母亲看到羊兆海肚皮划的伤的时候,说羊兆海摔跤差点被石头划破肚皮流出肚肠,并责怪我的哥哥没有带好羊兆海。

养家糊口虽为穷乏是父亲

我的母亲也偶尔的去羊兆海家里做客,在羊兆海家里吃饭,那时,我的父亲还在张晓芳的工程队里做小工,替人家砌房子,张晓芳听名字像是女的,其实是男的,当我们一家还未过去张家港的时候,父亲就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有一次,父亲从楼上摔下来,脚趾头被摔骨折了,那时,我和母亲、哥哥姐姐还在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是在电话里听说的这件事。父亲的脚趾头摔骨折以后在医院里用石膏绑上纱布固定,又在暂住的家里修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父亲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的那段时间,父亲经常带回螃蟹、冷菜等好吃的回来,那些是砌房子的人家请张晓芳工程队里的人吃的,父亲就把剩下的带回来给我们吃了。

父亲在做小工的过程中认识了两个单身汉,一个叫张老四,还有一个不知其名。父亲和秦永兴走的也比较近,秦永兴后来在他兄弟秦国宾的介绍下到张家港市南丰镇玉龙防火板厂工作,不久之后,秦永兴又介绍了我的父亲去玉龙厂一起工作,于是,我的父亲就不在张晓芳的工程队做小工了,转而去了秦永兴介绍的玉龙防火板厂工作去了。父亲在玉龙防火板厂工作的工资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养家糊口有点捉襟见肘,好在母亲在暂住的乐余九大队承包了一些水稻田,所以虽为贫穷,但是我们比较知足,所以贫穷的感觉对我们而言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戏逗小猫不料躲闪未及被抓伤

父亲在南丰玉龙防火板厂打工不久之后带回一只小猫,那只小猫黑白相间,生活里有了那只小猫,童年倒是增添了些许的乐趣,然而逗猫不注意的话也会惹来危险,有一次我凑近那只小猫看,那只小猫一爪抓到了我的眼睛,霎时,我的眼睛疼的流出了眼泪,我忍着疼痛扒开眼睑看了一下镜子,发现我的右眼睑被猫爪划了一道伤口,万幸猫爪没有抓到我眼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说这件事是我没事找事,另一件事那可就是我无意之举了。

血流如注香喷喷花生是“凶手”

那是一次早餐时间,母亲买了一些油炸花生米,那香喷喷的花生米,对于童年的我怎能不欢呼?我发垂涎三尺的对着花生欢呼道:“哇喔,是花生啊。”一边欢呼,我一边伸手拿花生,俗话说,莫伸手,就在我在美食的勾引下丧失理智的伸手拿取的时候,我一胳膊肘打坏了桌子上盛着稀饭的碗,那坏了的碗边划破了我的胳膊肘的静脉,瞬间血流如注。看到这一突如其来的场景,我吓坏了,母亲也慌了,好在家里有止血的药水,母亲把止血药水倒在我被划伤的胳膊肘,又用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我的受伤胳膊肘,就带着我去羊兆海家南边的医务室看医生去了。医生给我受伤的胳膊肘被划破的伤口消了一下毒,又用了一些药倒在伤口,再用纱布包扎好。如今,我的胳膊肘因那次的伤口留下的疤痕仍如此清晰。至于被小猫爪子抓伤的眼睑的伤,则很快就痊愈了。

收油菜籽避让不及倒入河

暂住的东边邻居是那户戴眼镜老奶奶的家,戴眼镜老奶奶每天早晨总是跪在门前的场地上对着太阳磕头,我家是信耶稣的,戴眼镜老奶奶家是拜偶像的,但是我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反而相处的还很融洽。戴眼镜老奶奶比较有爱心,虽然她是拜偶像的,但是不与我们家作对。有时,戴眼镜老奶奶包完饺子会给我们家送些饺子,在暂住的地方自来水安装好以前,母亲一般都是在戴眼镜老奶奶家的井水里打水。有一次,母亲在早晨的时候去戴眼镜老奶奶家的井边打水,戴眼镜老奶奶对我母亲说:“有人告诉我你信耶稣,而我每天早晨要拜太阳,你以后打水的时候在早晨以后来打水,你早晨来打水的话会影响我拜太阳的,你可以在我拜完太阳以后过来打水。”有一次,母亲去戴眼镜老奶奶家借了一袋菜籽打油,那时,家里没钱买油。那年秋天,母亲又承包了五亩农田种油菜,那五亩农田在乐余九大队的东北颇远的地方,第二年五月底收菜籽的时候,母亲和哥哥去了田里收割油菜,父亲回来以后没有饭吃,询问我得知,母亲去了承包的五亩地里收割油菜去了。父亲就和我也过去母亲收割油菜的那五亩地去忙去了,父亲一边走一边骂母亲说,承包那么多地,累死也活该。后来,母亲知道父亲这样的咒骂以后,愤怒的指责父亲发怨言的心。父亲在母亲的愤怒指责下,就自讨没趣的继续饿着肚子回去了。我的哥哥却非常尽力的帮着母亲收割油菜。

几天以后,油菜收割完,就等着油菜被晒枯,待油菜被晒枯以后,两三个星期就过去了,母亲就再和哥哥去田里用镰该打那被割下晒枯的油菜,打下来的油菜籽就被收在带过去的蛇皮袋里。晚上的时候,哥哥骑着三轮车回来了,母亲跟在三轮车的后面骑着自行车。在快到暂住的家里的时候,哥哥因为避着对面开过来的车,结果没抓好三轮车的龙头,三轮车一拐,拐到了河里,三轮车上装油菜籽的蛇皮袋也掉进了河里。母亲生气极了,开始打哥哥,把我哥哥往河里打。后来,母亲时常的后悔当初因为这件本不是哥哥的错误而把哥哥往河里打的事情。母亲说:“你哥哥他那时在田里尽心尽力的忙着和我一起把菜籽打下来,收在蛇皮袋里,又骑着三轮车回去,可我竟然那么狠心,因为本不是他的错误而把他往河里打,想想当时真是不应该。”

文/景山少爷/微信1327835231

上一篇:昂贵金女郎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