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金女郎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11-29 14:05 

为了让我这无聊的文字能够吸引你们的些许注意,我特意给我们的这位女主人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金女郎。说实话,我并不晓得我们这位靓丽的姑娘的姓氏。不过,她确实动人:一条网眼精细的面纱罩住了她的那顶无檐帽,也罩住了她安详、恬静的面庞以及那双充满灵气的眸子。最引人注目的要数她那头蓬松在双肩的金发了——尽管是染色的,但绝不像花圃里的塑胶花那样只可远观——她的这一身行头使她显得娇艳欲滴。

小伙子林卡注意到了,每当夕阳把西天染红了的时候,这位金女郎就穿过这林立的棕榈树,来到这个又大又安静的公园。在一个僻静的角落的一条长凳上坐了下来,认真地读着摊在膝盖上的书。林卡假装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眼神不住觑着金女郎,在她附近的地方徜徉着,不伙子的举动让人想起草原上狡猾的狮子在窥视着自己的猎物。

“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吗?”小伙子怯生的,以一种谦和的口吻寻问着。

金女郎抬起头,举止从容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他穿一身质地普通的衣服,长相及面部表情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言。

“如果说你愿意的话,你就坐下吧。”金女郎用的仿佛一种刻意追求的平淡语气说道。

小伙子安静地坐在金女郎旁边。金女郎认真地瞄着她的书本,那专注的神情仿佛一位哲学家在仔细琢磨着一个高深的哲理。

“光线变得越来越黯淡了,不能读多久了。”小伙子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聊一会儿吧。”

金女郎目光移开了那本书,蹙着眉头看着小伙子。小伙子刚才在征求意见时,眼睛是看着她的,这时他看到的是一双美丽的,明亮的眸子在注视着自己。只一瞬间的工夫,他觉得他有些神魂颠倒了。

“我叫林卡……”小伙子显然有些手足无措。不过,小伙子感到,尽管金女郎用的是冷漠的眼神盯着自己,可是他能感受到从那双眸子里射出来的光线并没有他认为的那么冷。他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道:“注意到广场上来来往往的这些人了吧。有老人,有小孩,有光鲜亮丽的,也有衣衫褴褛的。”他拿不准说这些是否能够引起她的兴趣,因此他不好多说。

“是的,对这些人做些观察是挺有意思的。”金女郎合上了书,“生活就是一部美妙的戏剧。从这里走过的人,刚开始也都是些稚气的孩童,由家中长辈牵着走过,过着幸福的童年,而后就进入了丰富多采的少年,接下来就开始了美好的中年,再接着就是一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老年人牵着自己的孙子走过了。”金女郎继续说着,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仿佛这个人生的话题很适合一个爱跟书本打交道的人来谈论似的。“当然了,还有一部分人就没有那么的幸运了,他们一辈子忙忙碌碌也只能平庸地走完其一生,甚至不能够填饱他们的家眷。”

“你说得太对了。”小伙子以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她,“谁能说得准人生究竟会遇上什么或者发生什么呢?”

金女郎的话匣子如同从闸门里冲出来的洪水那般——彻底打开了。“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就拿这眼前的情景来说吧。”她的目光凝视着前方不远处的那排灯火辉煌的房子,“步入那间高档会所的永远是那些腰缠万贯的成功人士,前程似锦的青年;而出入于旁边的那几家低矮酒肆、餐馆的只是跑码头、卖苦力,灰头土脸的乡下佬。”她抬起纤细的手指撩了一下散到脸颊上来的金发,“你说这为的哪般呢?同样是靠劳作生存,为何有些人一辈子就只能在低档餐厅里打发掉青春呢?”

小伙子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此时正陆陆续续地有人步入了对面的那排建筑物中,而在近旁的那家高级酒楼门前的宽敞的空地中则停放了几辆轿车——看上去就很豪华的轿车。酒馆里橘黄的灯影中印现出了影影绰绰、攒动的身影。

“白天都没有闲工夫,只有到了夜间人们才能在灯红酒绿中放纵疲惫的身心。呃,城市真是一个充满着魔性的圈子,白天里静悄悄的,仿佛一座荒无人烟的被人遗忘了的空城,可是到了夜里,人们摇动着身子变着法术像蚂蚁那样从四面八方蜂涌而至,攻占了它。”小伙子好像变得自然了一些,从他的喉咙里流出了谦恭的声音。

“钱,钱,钱,总是钱!这些人们脑子里想着就只是钱,吃饭,睡觉都在想着怎么样抓住大把大把的金钱,然后又将这些辛苦挣来的金钱拿到这城市里挥霍掉。他们以为用这些可鄙的金钱将自己垫高了,自己就能步入上流社会——肮脏的上流社会。他们以为娱乐,旅游,社交,以及其他种种的享受,都是上等人的标致,殊不知这些着实让人腻味透了。”她充满了激愤的表情。

“是呀,人生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价值。但这些纸醉金迷的生活着实让人厌恶。”他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一个充满铜臭味的家伙是绝对想象不到一捧清泉,一卷诗书,一缕春风就足以让人神清气爽的。”

“嗯。”她快速地瞟了他一眼,“我想,要是我爱上一个男人的话,那绝对不会是一个大腹便便、脑满肠肥的家伙的。”

“可是钱确实是个好东西啊,没有钱生活方面的时髦我们是根本不能去想象的呀。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太过势利了,不过,当你连一瓶香槟都买不起的时候还怎么样去消遣时光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财富与社会等级的力量毫无疑问远远超出一个人的意愿。”金女郎欠了欠身子,微微腾挪了一下地方,“如果一个男人靠的是高尚的劳动,智慧的头脑获取正义的价值,那么当然这样的男人是值得拥有的。”她略微停顿了一下,“如果一个男人身份低微,可是他以劳动为生,正直,善良,有抱负,有目标,而不是一个想入非非的寄生虫,过的是一种百无聊赖的生活。我想这样的男人会得到女人真正的爱的。”

“你真是这样认为的。”很明显小伙子有些激动,“请原谅我的冒昧,我不仅要为你的美貌,更要为你的那颗高贵的灵魂而赞美了。富人有富人的生活,穷人也有穷人的快乐,就像赌徒和沉迷于酒精的放荡子永远也不能体会书卷里飘出来的墨香味一样。”小伙子温情的看着金女郎,“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会倾心于一个普通人吗?就像我这样的一个社会中普普通通的靠劳动换取食粮的子民吗?”

金女郎并没有正视着身旁的小伙子,只是用眼角的余光乜斜着,平静地、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然后用一种假装镇定的,冷冷的语气说道:

“呃,刚才我说的只是‘我想’也就是‘可能’。其实,我们是无法深入地了解到人的心理的。”金女郎又稍微地挪动了一下位置,向远离小伙子的方向移动了一点点,“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一份不起眼的工作。我只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小雇员。”小伙子低下了头。

“‘公司’,你刚才说的是‘建筑公司’。呃——雇员也有类别和等级的嘛。你属于——”

“哦,你可能已经看出来了,像我这样身份的人,顶多也就是在工地上做些体力活的啦。”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街灯,车灯,橱窗里散发出来的灯光重新将城市点了个透亮。

金女郎烦躁地看了看她左手腕上的那款华丽的袖珍手表。“噢,我的天哪!这都什么时候啦。我的姐妹们还在等着我回去聚餐呢!”话间刚落,她就起身径自走了。在她离开的座位上遗落下了刚才她捧读的那本书,小伙子站起身伸手拿了过来,这是一本名为《新聊斋志异》的书。小伙子平静地将书放回了原来的位置——明天或者它的主人还会找来的。

小伙子朝那座高级酒楼,也就是停放了几辆高档轿车的方向挥了挥手。一部银灰色的轿车停在他的跟前。

“林总监,刚才总部来电,说是有些事谊得你回去处理一下。”

“嗯,到设计院去。”

上一篇:过去的这二十七年(节选2)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