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节外生枝11----27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7-11-29 14:05 

大棍把底层的两间房,改成门面铺,准备对外出租,这时三儿携着女人回家了,他把门面稍作改动,开了棋牌室,还用霓虹灯打出棋牌室的名子,爱好者纷纷踏店,不管大小,玩个输赢,生意异常的好。

大棍原本是想出租挣两个钱,现在钱没挣到,反而每个月从口袋里掏钱付棋牌室的水电费,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带来许多烦脑,棋牌室从开门到关门,人进人出,成了嘈音制造工厂,一直清静惯了的他受不了,麻將的碰撞声,还有争吵声 ,白天上班,没受到干扰,晚上等店关门,在安静的片刻入睡,好不容易睡着,又被这摇床声弄醒,这一对狗男狐女,真想把床摇散架,还发出猪叫声,一个是粗声,一个是尖音,很有节奏的在宁静的深夜演唱,他不想听,可声音非往他耳朵钻,没办法只好等狗狐完事,才能入睡,没睡多长时间,天就亮了。

这一对狗男狐女吃东西从不顾人,他下班每天进菜场,总是拎点菜回家,饭菜忙好,也不用招呼,俩人做上桌,一碗鱼被两双筷子不停的夹,他一杯酒没喝完,碗里只剩下鱼头和鱼尾,如是一碗鸡,也只剩鸡头鸡爪鸡胫,骨头骨脑让他细嚼慢尝其中味。

大棍吃不好,睡不好,对着镜子看自己消瘦的脸,真有些对不住小妹,想想这样下去自己这条老命,要交给这狗男狐女,怎么办?把他俩赶走,不是件容易的事,不管多难,也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那天吃晚饭,他开口了,“你俩来了这些天,我的生活全被搅乱了,上了年纪的人,应该早睡早起,我却是晚睡早起,头脑昏昏沉沉,吃饭吃菜我又抢不过你们,能吃个半饱就不错了,我还是希望你俩离开这里,给我一个清静,多活两年”。“爸,我也是没办法,在外头混的不好,回家发展,这棋牌室刚上路,生意不错,你就要赶我们走,上哪儿去,能把肚子填饱,你也的为我们生计想想,我对你是不孝,影响你正常生活,从明天开始,棋牌室早点关门,还有深夜的事,我就闷头吃嫩草,”这个狐女说话了,“老爸是过来人,这就跟吃鸦片似的,吃上瘾,一天不吃就难受,我也恨自己贱,我也不想出声,不由自主的叫出来,干扰你老的睡眠,下次我尽力克制,快活放心里,做一只闷头干活的驴”。

这狗男狐女退让了,他也不在坚持自己立场,先走一步看一步,只要不干扰自己的生活,其它都好说。

相安不到三天,事情又来了,几个儿女跑到他这里讨公道,一致认为。老三不能把棋牌室开在家里,这个家是大家的财产,老三的做法目中无人,其目的意在侵吞家产,要他出面把老三赶走,老三不是省油的灯,更不软柿子,冲着这般讨公道的哥姐弟妹吼道,“你们好好给我听着,谁不想让我好活,我就不让他好死,”他把刀举过头顶,划了几下,刀落下立在餐桌面上,又说“这个家属于老爸,老爸在世一天谁敢打它主意,我就跟你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死伤一个够本,死伤两个赚一个”。老三的凶狠把大家镇住了,讲理的就怕遇到不讲理的,不讲理的,就怕遇到不要命的主,老三既不讲理,也不要命,没人敢多话。

大女儿好强,服软不服硬,冲着老三叫道,“你吓唬谁,有种冲我身上砍几刀,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胆量,”“啪”她的脸被冲过来的老三女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你这个老鸡头,活够了是不是,老子今天教训教训你”,伸出手又是一巴掌,左脸五个手印,右脸五个手印,大女儿也扑上去想拽她头毛,却被她一脚铁倒在地,大媳妇,二媳妇,四媳妇看到这场景,想拉又不敢拉,这个女人太利害了,心狠手辣,不停的教训她的脸,嘴和鼻子都出血了,还不停手。

大棍气得大吼“都给我滚走,跑到这里现世,”一场闹剧匆匆收场,吃亏的是大女儿,被狠狠的揍了一顿。她被几个女人前呼后拥拉出了门。

老三的女人在他面前表功“爸,有我在这儿,谁敢来闹事,我就给他颜色看看,”“你狠,你把我也打一顿,打她,她是我女儿,不就是在打我吗?我活活要被你们气死了”。

“爸,我没想到,打她就等于打你,下次跟她动嘴不动手,”“还有下次,还要让我再气一气,”三儿劝道,“爸,你也看到,这一帮人怒气冲冲是来找茬的,我不给他们颜色看看,还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又说“小毕,你今天给老子露脸,”“谁是小毕,老娘再小都大你一圈,你那个玩艺儿再长,也探不到老娘的底”大棍心里在骂“这一对狗男狐女,在老子面前称老子,称老娘,没有家教的畜牲”。大棍气的把他俩赶出房门。

小妹隔些日子来看他,只见他的脸瘦了一圈,“你怎瘦成这样,叫你好好保养身体,你却越保越差,你不惜顾自己身体,是对未来的幸福生活不重视,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我想和你在一起,可被许多事烦的”。大棍把这一段发生的事,告诉她,“你看我没有安静的环境,能保养好身体吗?”“我找三儿谈谈,”“不用谈,他不会听你的,这头猪就知道吃干的赚潮的,老子贴水电费不说,还贴饭贴菜,贴烧菜烧饭洗碗的工夫,在他的眼里,吃我用我是天经地义的事”。

小妹想了想,“你还是回到我哪儿住,我来服伺里,”大棍也想了想。“不行,我知道大女儿好强的性格,她无顾打,不会认输的,她会来报复,直到她赢为此,我在这儿,可以把事态压压,站在她俩中间看谁敢动手”。“你就不要称英雄好汉,孩子大了,还听你的,我看你还是跟我回去,图个安稳。”“不行呀,我不能看儿女互相拼斗,如果是这样,我真对不起她们死去的娘”。

大棍坚持不离开这事非之地,小妹也没办法,到吃晚饭,小妹还是和这对狗男狐女谈了,说,“不讲你们有多孝,最起马要给你爸安稳的生活,这个家闹来闹去,不就是为钱为房子吗,你老爸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以后还不都是你们的,”老三说“这般畜牲,变着法子把老爸的钱骗走,我现在住在家里,又要变着法子,赶老子走,老子就不走,有种的就和我亮亮膀子,只要我认输,我就搬走,在外面讨饭也不进家门”。

老三的女人也插话,“我们也是没办法,回到家讨口饭吃,都是亲兄姐妹,干吗来端我们饭碗,我也没日他祖宗,有深仇大恨”。老三对她翻眼,“你拿什么日他祖宗,”“哦,我说错了,她祖宗日我,哦,我还是说错了,她祖宗日她”。

小妹听的又好笑又好气,粗人说粗话,不就是肚子没文化嘛,看来学文化有多么重要,看来精神文明,要从娃娃抓起,养成不说脏话的习惯,现在你问她,何为祖宗,祖宗在哪儿,她答不上来,日又何从谈起。民俗语言特别在口语方面,也有不干净的地方,比方说“你也不是孔夫子的卵蛋-----文皱皱的”等等,日也有多种解释,在于人的理解。

话在谈,文字不能再表叙,最后,小妹很直白的告诉他俩,棋牌室的一切开资,自己承担,

从今开始,各过各的日子,晚上不要干扰他的睡眠。

“我的后妈美女,我给你面子,你也得给我面子,让老爸再扶贫三个月,我就按你说的办”,“好,我给你面子,三个月后执行”。那女人又插嘴,“三个月少了,要六个月,六个月才能看到肚子,”三儿又对她翻眼“什么肚子,老子跟你三年了,也没见你鼔肚子,你要在做不下蛋的母鸡,老子迟早赶你出门”。这一对狗男狐女,也不知道,那些话在什么地方说,和那个人说,该不该说,真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这个女人服老三,也没在开口,心里在算三个月九十三天,一天的收入乘九十三天,一笔大数子,她乐在其中。

吃过晚饭,谈过话,赶不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大棍开车送她回家,在车上她还在劝,离开这事非此地,免得惹祸上身,他坚持自己不离开的理由,这是责任,是不能推掉的责任。

小妹不再劝了,要他多多保重好身体,下次来看他,要和他定结婚日,和一些具体事情。

大棍点头答应了,关于买寿保医保的事,小妹说这不影响筹备婚礼,结果婚,再余钱买,也不迟。

请关注;最后一章 大棍死了

上一篇:彭齐的爱情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