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田沧海话汾阳【文史篇(中)】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6-16 04:41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

作者/山西冯恩启

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鱼虾,挖洞避寒暑,伐木建房院,垦荒种黍谷,缀叶为衣,削木为弓。艰苦的生活,强健了他们的体智,漫长的岁月,丰满了他们的思想。今天我在这些遗址遗迹上,弯腰伸手,一层一层,扒去覆盖在上面的泥沙尘土,在追寻远古的路上,艰难而行,每一程,无不让我震撼与感动。

汾阳是黄河第二大支流汾河古文明发源地之一。在漫漫岁月里,留下好多好多迷,让人神往,欲弃不能,欲解不易。夏禹治水,曾在此驻足察天象,观地理,望太岳,扼洪流。打开灵石口,空干晋阳湖,也实实在在空出了汾阳好地方。从此,北方游牧人来此扬鞭放牧,待牛马吃的肥壮时,不断跨山越河南去掠夺商周人的财物,所以,汾阳在商周时,被称鬼方。高山大河大湖环绕的汾阳之地,彪悍的游牧与农耕相融合的民众,让商周统治着很难驾驭,历代商周天子无不为之头疼。可惜,历史太久远,好多商周征讨汾阳鬼方的资料无有,一切只是个迷。只知那时汾阳为古兹国,是多民族杂处的商周与鬼方交融地带。看不见的文明,在岁月沧海桑田里,积蓄着强大的生命,在以后的岁月里,尽显着它的卓越风姿,傲然于汾水之滨,让世人敬仰。

汾阳,在晋献公22年,公元前655年“假虞灭虢”后,把虢国和虞国民的一些军士、文臣官吏、豪族等,从晋豫黄河之边强行迁徙至汾阳境内。为了便于统治亡国流民,在阳城乡南虢义河南北筑城,南为大虢城(现位于孝义境内),北为小虢城一带筑有小城,不过大小虢城应该是一个城。大概就是汾阳城的最初城池。虞国人,被迁徙至小虢城东北十里的虞城村一带。我要说,当时城的样子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应该是用树木围起来的。只有大城池,像国都,才用土围。发源于吕梁山鹊颉岭南的涧水,古称金沙水(季节性洪水河,泥沙含量大),向东流一百三十多里后汇入文峪河。因它流经虢城之地,所以后来又被叫做虢义河。在汾阳境内现在的郭氏一族,全部是春秋虢国后裔。到公元前541年,晋景公36年。汾阳置瓜衍县。后来瓜衍县成了士贞子(范武子)的封地,直至范氏家族被智、赵、魏、韩联合灭掉为之。范氏管理瓜衍县前后达百年之久。瓜衍县在范氏推行法制的治理下,并一度成了晋国推行晋《刑书》的试点县。社会生产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因远离中原战争圈,所以,在汾阳之地形成了人民生活安定,社会各项事业逐步繁荣的局面。

春秋末期,魏文候用李哩等贤臣为相,主持变法以图强,奖励农耕,大力提升了魏国的国力。外用吴起等兵家为将。西攻东讨,南征北战。汾阳之地一时为魏国占领。魏文侯来了,吴起来了,卜子夏来了,段干木来了,田子方来了,一时汾阳之地,聚集了天下王侯将相,儒、道名人。汾阳这个古西河之地,成了魏国军事战略要地,经济繁荣之地,高贤讲学传道隐居之地。鸡鸣魏、秦、赵三国的美丽地方。汾阳三晋文化常务理事,山西历史地理专家吕世宏的著作《汾上访古》中,以详实丰富的历史地理资料,结合亲自考察吕梁山所有春秋战国的遗址遗迹,为我们描绘出了魏西河之地的广阔轮廓。他在“西河释地”这篇文章中指出,魏西河之地最大时为古汾河之西,现文水、方山之南吕梁山,包括陕西韩城,延安中、北部,榆林全境一大部分地区。魏文候驻扎过的地方,人们起名叫文候村。吴起筑过的堡叫吴堡,筑过的城叫吴城。卜子夏隐居过的地方,人们叫子夏山。吴起治西河的感人故事,成为了历史佳话。可惜,魏文侯之后,吴起被弃用,西河地,西部被秦国夺去,西河瓜衍县被强盛起来的赵国战领。赵国在公元前457年,改瓜衍县为兹氏县。县城随之搬迁至今三泉镇的巩村一带。从此,汾阳走进了华夏文明的视野。开始了它漫长而久远辉煌历史。

兹氏县名一直沿用到公元265年三国时代。历经战国,秦汉、三国,历时723年之久。史载,曹魏时期,兹氏县城由巩村迁至今汾阳市区。兹氏县城北迁至现在的市区。按当时的情况来看,东有烟波浩渺的文湖,西有雄伟的薛公岭、黄栌岭险峰,北有森林茂密的子夏山峦,南有众多的深川河谷。水陆地面宽广。和平时期,可发展生产,自给自足。战时可据此坚守,易守难攻。另外,最重要的是,古城建在太原、晋中,以及晋南、晋东南西去离石,柳林、临县古渡碛口的秦皇古道(秦晋古道)上。具有控东扼西的重要军事功能。从此后,近两千年的社会实践证明,汾阳古城一直是三晋通往陕、甘的军事、商贸要地。所以在明清时期,汾阳城被赞誉为秦晋通衢的“旱码头”。我们无不佩服古人深远的军事战略眼光。历史给了汾阳太多的发展空间、机会、辉煌与荣耀。

东汉时,南匈奴与汉和亲,从此匈奴人南迁到山西。公元216年,曹操分山西匈奴为五部。左部万余户就在汾阳之地住了下来。当时,匈奴的数量远大于汉人。随后中亚、北亚、东欧的杂胡远远不断进驻在汾阳之地。在“五胡乱华”中,汉人被遭到了大量的屠杀。女人被当作“两脚羊”,常常被胡人毒打、奸淫后,碎尸吃掉。史载:长江以北地区,汉人几乎被杀尽,吃尽。汾河文化遭受重创,文明之光微弱。汾阳之地尸体遍野,白骨累累,野兽横行。城镇、村庄成废墟,土地田园成牧场。这是汾阳社会历史上最为黑暗、悲惨的历史。

人道无常,天道永恒。落后和野蛮终究会被受到无情的惩罚,被历史唾弃的。公元349年,冉闵这位中华历史上赫赫的战神,发出了杀尽杂胡的命令。他亲自上阵,一夜之间就杀死“高鼻多须”的胡人20多万。公元350年。冉闵灭石氏皇族。废后赵建冉魏称帝。涅槃重生冲霄去,激荡风云三万里。从此,中华文明的光华,以强大的生命力,划破沉沉寒冷的黑夜,逐步在汾阳这块大地上,光亮起来了。

2018一4一23

上一篇:翻墙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