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7)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5-13 04:40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

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费用由我们承担。”老伴婉言谢绝:“我还没有病到必须请保姆整天伺候的程度,只是洗澡、穿衣不太方便,只要早晚有个人帮忙就行了。”

正当我一筹莫展、为难发愁时,老伴猛然想起前几年退休回苏州老家定居的老朋友王虹。她欣喜地对我说:“你赶快给王虹打个电话,请她帮忙,她肯定愿意。”

王虹是我们交往二十几年的挚友,热心肠,重情义,乐于助人,只要朋友求她办事,从不推辞。1997年12月底,我女儿生小孩,我们回不去,给她打电话,请她帮忙照顾产妇婴儿。她二话没说,满口答应,在我女儿家整整忙了一个多月,白天买菜、做饭,晚上给婴儿喂牛奶、换尿布,人都累瘦了。女儿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在电话中重复着一句话:“王虹阿姨真好!要不是她来帮忙,我婆婆一个人真忙不过来呢!”

我翻开记满亲友同事电话号码的小本子,给王虹挂了个长途。电话拨通了,我忐忑不安地对着话筒说:“是王虹吗?我是王龙生。盛莲香最近全身关节痛得厉

害,连穿衣、上厕所都不方便,我准备让她坐飞机回上海治病。正巧王颖不在家,女婿照顾不方便,我又回不去,只好请你到上海帮忙照顾一段时间,等王谦请探亲假回去接替你。你看行不行?”王虹在电话那头毫不犹豫地答道:“没问题,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她。”听了她的话,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了。

给王虹打完电话,老伴又让我给另一位交往三十多年的老朋友陈晓梅打电话。晓梅是1963年和我一起支边进疆的上海知青。70年代,我们在兵团农四师医院一起工作。那时,我和莲香已结婚成家,有了小孩,她常到我们家帮忙干活,在一个锅里吃饭,亲如一家。二十几年前她调回上海工作。我们每次回沪探亲,总要去看望她。逢年过节,总要相互打电话问候一番。前几年,她利用暑假自费乘车专程来探望我们,令人感动不已。我拨通她家里的电话,告诉她莲香准备回沪治病的事,她听后似乎比我还着急,关切地说:“回来后一定要住到我那儿去.我那儿离医院近些.看病方便.下班后我还可以照顾她。”盛情难却,那天,莲香一下飞机,就让女婿直接送她去晓梅那儿住。后来,在女婿的一再劝说下,才住到了女婿家。

老伴来电话说:“王虹、晓梅这两位知心老友待我真好,体贴入微,细心照料,就像亲姐妹一样,使我欢乐倍增,痛苦减半,真不知如何感谢她们才好。”听了老伴的话,我恍然顿悟:“真是陈酒味醇,故交情深啊!”

12月上旬,专门请探亲假到上海照顾母亲的二女儿王谦假期已到。莲香到医院多开了些药,随同女儿一起去北京。母女三人挤在中央电视台的一间集体宿舍里,一日三餐在食堂吃饭。她来电话说,两个女儿对她照顾很周到,让我放心,并叮嘱我注意身体,吃饱吃好,多穿点衣服,防止着凉感冒。我在写给她们母女的信中说:“现在,我最担心、最放心不下的,一是莲香的病,二是王颖的工作,三是王谦的婚姻。”这是我的心里话。

上一篇: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4)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