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4)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5-13 04:40 

(二十四)一篇文章毁仕途

1998年7月中旬,《新疆广播电视报》副刊刊登了一篇我写的散文《有树的家园才美好》,还配发了一张压题照片。我写此文的宗旨是配合《森林法》的公布实施,赞扬广电厅大院绿化搞得好,批评有些地方乱砍滥伐林木、自毁地球家园的现象。

万万没想到,此文发表后,引起广电厅厅长的强烈不满,对报社领导进行严肃批评。原来,厅里决定在高干住宅楼前面一块绿树环抱的空地上盖一幢高知住宅楼,要将一大片树木砍掉。一些住在高干楼里的离退休老干部深为不满,坚决反对,联名写信告状,说盖楼伐树破坏绿化,违背《森林法》,要求上级有关部门卡住建房报告不批。

正在这关键时刻,报上发表此文,配发的那张照片正巧是摄影记者杨勤特意去老干楼前那片林木拍的。有人断章取义,捕风捉影,到厅长那里打小报告,搬弄是非,说此文故意同厅领导作对,影射厅领导伐树盖楼,破坏绿化。厅长一听十分生气,派人追查此文和照片作者的背景,是否和那些写告状信的老干部有关。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厅里要伐树盖楼的事,纯粹是一种巧合、误会。我实在忍无可忍,提笔给厅领导写了封信。信中写道:“这纯粹是一种巧合。如果这篇文章的发表给厅领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要追查责任,就由我一人承担,同社长、总编没有什么关系。我身正不怕影子歪,问心无愧,不怕追查什么背景。”

报社有人向我透露内部消息:“最近厅党组刚开会讨论,准备提升你当报社副总编,那篇文章发表后,个别厅领导提出要进一步考察,先放一下,以后再说。你说这事冤不冤?”我坦然处之,一笑了之,反正我已五十几岁了,再干几年就退休了,当不当副总编无所谓,管他呢!

有一次,报社召开编委会,我在会上提出:“星期一晚上审看、签发报纸大样是最后一次把关,责任重大,每次由我一人值班,实在受不了。希望总编参加值班,两人轮流,减轻压力。”谁知总编明确表态不值班,理由是年龄大了,不能熬夜。没办法,还是由我一人值班。

一天晚上,我值班到深夜两点多钟,刚回家躺下,印刷厂打来电话,说地方版硫酸纸有问题,不合格,必须重出。我立即披衣起床,摸黑赶到办公室,打电话叫贾晔来激光室重出硫酸纸。

第二天上午刚上班,总编拿到刚出版的报纸,发现又出了一点小差错,把我叫去严肃批评一通。我几乎一夜没睡,辛勤工作,领导不但不表扬,反而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就一顿指责,实在怨气难咽。晚上,回到家里,一气之下,写了份辞职报告,要求辞去编辑部主任。社领导决定不了,找厅领导反映我的请求。厅党组书记何富麟找我谈话,听取意见。我如实汇报,说明情况。何书记让我收回报告,不要闹情绪,继续干下去。我说我已年过半百,力不从心,难以胜任,建议让秦勇接替我的工作,当编辑部主任。

不久,报社部门负责人作了相应调整,张铁龙任社长助理兼广告部主任,张玉萍任广告部副主任,秦勇任编辑部副主任。此后,我和白社长、秦勇轮流值班,把好报纸交付印刷前的最后一关。这一年,我屡遭中伤,身处逆境,变压力为动力,不屈不挠,勤奋工作,坚持写作,以笔名“心声”在报上发表了三十几篇散文、随笔和十几篇杂谈、五篇人物专访,深受广大读者好评。年终业务考核时,经群众评议,领导审批,被评为优秀。

上一篇:没有签字的离婚判决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