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蝶·忘我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5-08 04:40 

什么时候的事?时间并没有太久,却忘了。

她创造了他。

他一诞生便拥有俊美的少年姿态,生活方式却好似真是一个婴儿。

她便像照顾婴儿一样,将自己的姓氏赋予他,并给予他自己早已想好的名字。

为了显示亲昵而又不让他觉得奇怪,她将他对她的称呼设定为“小衣”。

她却叫他“哥哥”。明明是她先照顾的他,她却叫他“哥哥”,依赖着他。

他的学习能力十分强大,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不到,就已成功让他自己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少年”。

但他们的感情丝毫没有改变。他们还是会去到处撒野,在幼稚的大头贴上留下灿烂的笑脸;他们还是会去图书馆学习,然后在众人都屏气凝神轻手轻脚翻动书页的时候将小说看得哈哈大笑,换来一堆怨愤的视线。

一切都没有变。

只是,他将“小衣”改成了“丫头”。

这是他第一次违背她当初的“指令”。当她知道他违背“指令”是想做什么时,只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这也是唯一一次了。

某天下午,临近黄昏。她突然想吃冰激凌。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街对面有家冷饮店。

他便毫不犹豫地向马路对面走去。

可是他只看见了马路对面的冷饮店,却没看见马路上飞快向他冲去的汽车。

黄昏时分。

汽车飞速驶过,没有刹车,没有尖叫,没有事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她知道,什么都发生过了。

他不见了。

确切的说,他消失了。

她茫然四顾,却找不到他存在的痕迹。

笑着揉她脑袋的他,温柔叫她“丫头”的他,发誓永远都陪着她的他,被自己创造、与自己共用姓氏的他……

哥哥呢?

他挣扎着醒来,一时竟记不起今夕何夕。

他是谁?

扶着胀痛的头缓缓坐起身,他习惯性向身边看去。

没有人。身旁空空荡荡,仿佛偌大的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

用颤抖的双手捂住脸,有泪水从指缝间滴落。

一场大梦。

上一篇:缕缕阳光如希望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