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一念间(小说)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11 04:38 

人若在,两情相悦,所有风景皆如画;人不在,心花凋零,万千碎语葬天涯。缘起,花开蝶舞演绎几番痴傻?缘灭,离伴孤鸿低唱几多牵挂?昨日,一首情歌已飘落在千里之外,今日,只想再邀你赴一场红尘最深的浪漫。就算走远,你,仍是我生命中的挚爱不悔。

——前言

[1]

早就耳闻珠海的美丽,六月上旬,夏冰利用出差的最后一个黄昏打的去了心仪已久的花园城市。出租车刚行至那条著名的情侣路,夏冰便迫不及待地示意司机停车。

四周,灯火阑珊,踩着软软的细沙,闻着海风的气息,看着涟漪的波浪,夏冰好想不顾一切地扑进海的怀抱。

不远处,一对对情侣,或甜蜜相对,或深情相拥,夏冰的心隐隐疼了一下,她刻意把视线移开,低头专注地找寻贝壳。

不久,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咳嗽声,夏冰情不自禁地回眸。

“斐扬”!夏冰忍不住喊出了声。那一刻,夏冰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

真的是斐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夏冰以为,三年前大学毕业典礼后的一别已划断了彼此的连线,从此,风花雪月的故事都将在生命中隐去,此生,自己与斐扬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曾经的爱恋只是在宿命里上演了一场如风的吟唱,一纸相思,落地成殇。

[2]

“真的是你吗——冰儿?”斐扬错愕地看过来。

“这三年你去了哪里?让我好找!”

“冰儿,你好狠心!你怎么可以不辞而别?你怎么可以无声无息地离我而去?”

夏冰无语,转身飞奔。

“笨蛋,我不许你再离我而去!”斐扬边追边伸手用力把夏冰拽进怀里。

“放开我!”夏冰使劲挣扎,可斐扬的手越揽越紧。

“叶斐扬,你把手放开!我们之间的故事已经结束!你已不再是我的‘傻瓜’,我也不再是你的‘笨蛋’!”

“我那么爱你,自从爱上你,我的心里再没有第二个女孩入住过,冰儿,请你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判我死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斐扬蹙眉,痛苦地问。

“毕业前夕的一个晚上,我本打算约你一起去看电影,在你宿舍楼下,我无意间听见你对我们同班的苏倩妤说要陪她去堕胎,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我想,我是看错了你!爱错了你!”夏冰的泪,汹涌而出。

“啊?原来就是这个原因让你选择离我而去?笨蛋!你怎么可以误会我?你怎么可以不问清楚缘由就自顾自地把我们的爱情打入地狱?”

“苏倩妤是被一个公司老板骗了感情,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与我无关!那晚,她只是来求助。”

“我一直以为,我就是你的港湾,你就是我的归属。为了你,冰儿,我愿意舍弃天下,与你浪迹天涯。我曾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我绝不负你!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

听着,听着,夏冰的心好疼。这时,夏冰才恍然明白,当初放手,是多么的错误!

原来,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爱,只是隐而无迹,其实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3]

斐扬的住所就在附近,离海边只有一千多米的路程。

虽然居室不大,但很整洁。进门,夏冰就一眼望见床头柜上她和斐扬的合影,窗前的书桌上除了一叠书,和一盏台灯以外,唯一的摆设就是,大二那年夏冰在陶吧里亲手做的两个并肩坐着的泥娃娃。

手刚碰到泥娃娃,夏冰的泪又忍不住滴落下来。

“不要难过了——我的笨蛋!灰暗的日子已经过去,今晚开始,我们的前途将一片光明。今后,有你,我就有美梦;有我,你就有幸福。”斐扬从夏冰背后紧紧拥住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夏冰刚一侧脸,斐扬就深深地吻住了她。

曾经,一个转身,剥落了几分风华?而今,一个长吻,吻醉了几番红颜?

柔柔的灯光下,夏冰的脸如带雨的梨花,美得不可方物,那忧郁的眼神令她看起来楚楚可怜。

屋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安静得只剩下彼此的心跳,闻着夏冰长发上飘出的幽幽发香,斐扬体内尘封已久的欲望开始复活。

斐扬呼出的热气直扑夏冰的脸,夏冰的心迷离了,呼吸也变得急促。

窗外,月在柳梢,屋内,梦,就此撒开……

[4]

凌晨二点多,斐扬才渐渐入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夏冰抬起头,轻轻地挪开颈项后斐扬的手臂。颤抖的手不断地抚摸着斐扬的脸,从额头到下巴,从鼻子到眼睛,一遍、一遍、又一遍……

夏冰的泪,无声滑落。

悄悄地穿好衣服,夏冰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找到了纸和笔,因为颤抖,夏冰不小心把笔掉落在地,她赶紧回头望了望斐扬,幸好斐扬没被惊醒。

写好留言,夏冰从自己包里找出了指甲钳,剪下了一缕长发,又把脖子上的项链拿了下来,一起放在了留言纸上。

拎起背包,夏冰又走到床头,俯身看着斐扬,留恋的目光在斐扬脸上足足停留了三分钟之久,然后,含泪在斐扬的额上亲吻了一下。

她,慢慢倒退着走到门前。那一刻的迈步,夏冰腿如灌铅,每一步都走得是那么的艰难。也就在那一刻,人世间,所有的美丽和繁华都在夏冰的泪眼中倒退而去。

夏冰一跨出门,泪,瞬间决堤,湿了衣衫,湿了脚步……

[5]

早上六点,手机的闹铃声把斐扬叫醒。

斐扬闭着眼,一个侧身,右手顺势往左边摸了摸。

“笨蛋!”“笨蛋!你在哪里?”斐扬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使劲揉了揉眼睛,斐扬看到了书桌上的发丝、项链和留言纸。

夏冰的字有些凌乱,纸上泪痕点点。

斐扬:我最爱的傻瓜!

我不知道今天你什么时候会醒来,但我知道,当你看到这留言的时候,心情一定很难过。上午,我就要乘飞机离开了,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想,我只有选择这样的离别方式才能真正离开你。于笨蛋而言,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与傻瓜相爱。

这一程山水是多么美丽,但却犹如海市蜃楼转瞬即逝。曾经因为误会我毅然决然地离开,说实话,那一次转身的时候,我是恨你的,虽然那时心很痛,但我不后悔我的决定。可这一次,同样是转身,我是多么多么的不舍啊!

昨天在海边重逢,真的太令我意外,你的家在北京,而你却在广东工作,这出乎我意料。也许是宿命吧,如今虽然你我两情相悦,但却已不可能生活在一起。在读大学时,我想只要你爸妈愿意接纳我,我就可以幸福地与你白头到老,而现在我的家中有了变故,去年四月我的哥哥因车祸落下残疾,半年后,嫂子嫌弃哥哥,离婚改嫁,目前家中的状况让我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本来我的爸妈在济南有哥哥嫂子照顾,我就可以安心地跟随你,可现在,我怎么能忍心抛开他们?

我的爱情刚回归,今日却又落幕,我不得不忍痛亲手剪断这份情缘,我知道,没有了傻瓜,笨蛋的爱情世界只有黑白。

笨蛋又何尝不想不顾一切地与心爱的傻瓜共守一方云水蒹葭?可是,笨蛋明白,人世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人活着不单单是为自己而活。

苍天弄人啊!或许命运安排,你的城池注定我是过客,我的江南注定你是路过。

昨晚,我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也算是了了我的心愿。此生,无论我在哪里,你都是我的唯一挚爱!等一下我会再去海边,我要把自己的心意心愿告诉大海,我多么希望珠海的每一朵浪花都能见证我对你的爱情。

都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我的斐扬,你要记住,我夏冰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辈子我们不再相见,下辈子我一定会为你葳蕤红妆,做你最美的新娘!我要共你东篱邀盏,琴箫相和,与你采撷花草语,共度良宵夜!”

也许今生你和我是两列相向行驶的火车,纵有相遇,最后注定分离。也许我们的爱如苦咖啡,虽香浓,却苦涩。

叹只叹今生情深缘浅,太多太多的话我难以对你诉说。此刻,我不愿意说请你别再爱我!我不愿意说请你忘了我!亲爱,我只想对你说请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请你一定要过得幸福!

傻瓜,你一定要幸福!不然笨蛋永远都不会安心!

如果今后有梦,请记得在梦里抱紧我!

此生,我心、我情只愿你懂!你的爱将是我余生里的单曲循环。

亲爱的斐扬,冰儿永远爱你!可爱的傻瓜,笨蛋永远想念你!

不哭——我的爱人!

珍重!千万!冰儿字

[6]

还没念完夏冰的留言,斐扬的泪就已滚落。

斐扬好后悔自己昨晚忘了问夏冰手机号和详细住址。

“蠢猪!”斐扬狠狠地骂自己,他右手用力捶了一下书桌,接着,飞快地找出身份证,拿起床头柜上的钱包和手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屋前马路。

刚到马路上不到两分钟,他就顺利地乘上了出租车。

“师傅,我要去珠海三灶国际机场,请帮忙开快一点!谢谢!”

“先生,你要赶飞机么?”

“嗯,我要去机场找我的女朋友,晚了怕见不到。”

在车上,斐扬的心急速地跳动,思绪如麻。

他真的好怕再也见不到夏冰,斐扬独爱江南就是因为那里有他的挚爱。

车在急驶,斐扬感觉自己像是在高高的悬崖往下掉落,自己的世界已进入黑夜。昨晚冰儿就在自己的怀里,一梦醒来竟已恍如隔世……

“先生,机场到了,希望你能见到你女朋友!”

“嗯,谢谢师傅!钱不用找了!再见!”

[7]

斐扬通过总台服务小姐查到当天广东珠海飞往山东济南的最早航班是8:20。

速速买票、安检,15分钟后,斐扬到达候机厅,这时手机显示7:33。

不假思索,斐扬径直飞奔至3号登机口。

“冰儿!”“冰儿!”斐扬寻遍前后、左右,却没找见夏冰的身影。

我应该能见到冰儿的,上天不会对我那这么残忍!斐扬告诉自己。

7:50候机厅的上空传来登机广播。斐扬仔细地搜索排队登机的人群,可是到最后,夏冰依然没有出现。

冰儿,你在哪里?

斐扬的心空潮湿一片……

[8]

跟3号登机口检票工作人员解释后,斐扬让工作人员帮忙查到了下一次航班的时间和登机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对于斐扬来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当斐扬远远望见夏冰背着包、拖着拉杆箱,朝着5号登机口慢慢走来时,他的心快要跳出胸膛,那一刻,他再次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看见斐扬,夏冰猛一怔,整个人都僵住了。

“傻瓜,你,怎么那么傻?”夏冰的泪骤然间浮上了眼。

“笨蛋,你才是真正的大傻瓜!”

“你真的忍心让我孤雁单飞么?你真的忍心从此再无联系么?没有了你,我怎么可能幸福?”斐扬重重地哽咽。

“幸好老天对我怜悯,幸好我还能见到你!我的笨蛋,你的爸妈和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照顾啊!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说服我爸妈,今后我们五个人一起生活!”

“这次,你休想再甩掉我!”

……

终于,两人再度深深地拥抱……

泪,又洒了一地……

菩提有语,爱未疏离。

谁说,忧伤不能改写成甜蜜?

文\雨袂独舞,上海崇明作家协会会员,QQ号\微信号1904223318,著有文集《半帘烟雨》《云水深处》。

由雨袂独舞作词的歌《幻影幻灭》已全网发行,全国KTV上架。

(平台若要发布请与作者联系,谢谢)

上一篇:二叔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