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红莲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05 04:37 

歌曲故事长安城之北,约行一百里,有一府邸。府邸名曰乐正府,府主乃一介骄子,生来也俊俏,不少权贵家族想与之定下联姻,他答,孤一生。他唯一的伴侣就是那池中的红莲。也奇,那红莲竟不败,妖艳依旧。他对其甚是喜爱,每天都会来到池边与其交谈,深知红莲知道他心中所想,他弹奏那古琴,她随之摇晃,一幅美丽景象,如梦一般,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不真实。红莲本也修炼百年,也可幻化为人形,在这座府邸的主人不是他之前她只愿作个红莲,但最终她为他的怜爱所打动,不惜用自己的道行换与他的短暂陪伴,那红莲仙子曾告诫过她,百年道行也只能化为五年人形,仙子告诫她要保护好自己的发簪,发簪脱落,即为红莲。那日,她一袭红装敲开府邸的门,两情相悦。他被她的妖艳所惊叹,那时殊不知她是池中红莲。问其名,红莲。她说,她是一个孤儿,想在此寻好心之人。府主倒也欣然,就在此入住上一段,本府不大,姑娘意下如何?她微微点头,他的欣喜在脸上浮现。两情相悦。她本为红莲,人情世故不明了,所以只在府中游逛,情随之蔓延,风情月思。他闲暇时,为她题诗,为她奏乐,她也甚是喜爱,伴那乐曲起舞。他与她坐在石凳上,突然提及池中红莲,她不安,他不语,只安抚她心中的不安,她知道他并不是愚蠢之人,或许他已知。次日,红莲终不隐瞒,她对他说,她由那池中红莲幻化而成,虽告诉府主她的来历,但并没有告诉他,她命薄,或许她惧他心伤。听到她的一席话,他并没有丝毫惊异,只抚摸她头上红色发簪,他曾为她买过其他发簪,而她却从来没戴过,不过也罢,他只要她陪在他的身旁就好。三年过后,红莲出落得亭亭玉立,府主也日渐俊俏,不少千金倾慕于他,他拒,已有牵挂,红莲的喜掩藏不住。一日,红莲对他道,想要去外面看看那闹景。他虽害怕她受到一丝伤害,但还是答应整理好就携她出去,她欣喜,本以为他不会同意。门外,一片繁华景象映入她眸。他拉着她的手,本应是男女忌讳的年间,他们却毫无顾忌。旁人看到是那么的羡慕,却也有女子很是嫉妒,那名女子乃是被他拒过好多次的安家千金——安桉。她看到他拉着她的手,便知他心中牵挂的她了,握紧了手中的娟子,想走上前去,拉开他们那紧紧牵着的手,可她毕竟是位小姐,也会怕旁人笑话。他和她的手紧握着,并没有注意到安桉,但红莲却心中一颤,但并没有太在意。回到府中,她依偎在他的怀中,明明心中有许多话想对他说,又不知从哪开始,毕竟现在她只能陪伴他一年了。他也静默着,摆弄着她的青丝。管事的人到他们前面,说:安家千金求见。他的柔情收进心中,不见。红莲道,见见吧,毕竟安家是不可招惹的。他望着怀中的她,点了点头。安桉看见了他怀中的她,指着她说,你不是说你要孤一生吗,她是谁,哪里的狐媚子来勾引你。他并不在意她是千金,安桉的嘴角溢出鲜血,她擦掉嘴角的血,冷笑着,好啊,你竟然为了一个不知道来历的丫头打我,我等了你三年,每次都拒我,怎么她比我好到哪里啊,我的长相又不必她差,我的家世说不定比她好得多,怎么不喜欢我喜欢这个狐媚子?红莲听到安桉的那番伤人的话,一滴泪流了下来,黄色依稀可见。他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哭,不要在意安笺的疯语,有我在。红莲望望他,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他也将她抱得很紧。安桉的手心已被自己的指甲划破,手心的鲜血红得让人悚然。他只说,管家送客。他再也不带她出去,她也知道他在怕什么,于是没有他的允许她没出去过。他们之间的爱更美丽,更不容易破碎。后来,他要出去,她独自一人,管家把她带到后院,她看到了安桉。她并没有太在意,只想返回府中。安桉抓住她的手臂,嘲讽似得笑容挂在那张虚伪的脸上,怎么来了难道还想走吗。你将他给我,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不然,你的后果他自负,想清楚给我个答复呀。安桉松开她,她神情恍惚,仿佛天都要崩塌,她不能失去他,失去他她的天空真的要崩塌,可是她不希望他出事,她说,她只想着陪伴他一年,一年后她会自动退出。虽然她有着贪婪的愿望,但现实击碎了她的梦。安桉冲上来抓着她的头发用力的晃着,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你知道吗。发簪因为晃动而掉落,她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安桉惊呆了,撒开了红莲的头发,不过惊呆的背后更多是欣喜,因为红莲消逝,她就可以在他的身边了。不曾料想,他回来了,碰到这一幕,抱着红莲快要消失的身体,喃喃道,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你改变了我的一生,我还要娶你呢,你可不可以回来。红莲笑了,我死之前看到你很安心,黄泉下我等着你,但不是现在,我还不希望你来陪葬呢,你是个才子,要找一个俏佳人,安桉就不错,忘掉她如何对我的吧,也忘掉我,但到黄泉,要记起我呀。随风而去,只留红簪。他问管家,为什么带红莲去后院。管家说,红莲是妖女。他冷笑着,沉默着,却在心里痛斥着自己,他辞去所有仆人,偌大间府邸只有他一人忆着红莲。安桉再也没有去打搅过他,他并没有找一个佳人,只每天擦拭着红簪,想着他和红莲的过往,说着,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黄泉下再会。外面淅淅沥沥,他撑着她为他做的红色油伞,笑了,你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是不是。

上一篇:107刘教授的红酒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