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写在村子的诗歌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04 04:37 

142写在村子的诗歌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1.1

.

村子很老,老得连什么时候命名为阴阳庄的名字也记不起来。我一直在这里生活,二十八根岁月的弦,也如年月一样老去了。最近,因一件举报黑社会暴力案子,让我苦闷得是什么年月日子也记不起来了,我的惆怅长满了荒草。偶儿,有荒草堆里惊鸟飞出,向云空箭影而去。

许久,许久的事。

记得,我总是到村子外一处败苇地方,去捕捉一些写诗意境的灵羽。那些从头顶越过的白云,倒影在小河水中,荡漾几下,有野生白鹭向天歌鸣,惊得微风掠过我诗灵,象碎片的字从我手掌上灵光璀璨纷纷。我时常拿出一个分辨率不高的手机拍照,把这些无声精灵捉来。小河边,有未落尽叶子的杨树,沉默的身子远远高于我的想象力,它们似乎表达一种特有的诗,在我脚下有风打转起来尘叶舞蹈,这多么哲思造物的神句。

几条黑影坐在河边,我并不在意他们。

暮色渐起。

夕阳,如血地流在河里,河水很快褐红,阴影部分是灰色的。看来,天色很快就要吸尽最后一根阳光了,灰色长成黑色巨大屋子。那几条黑影借暮色更加不清,他们好象在意我河边的时间。

我向败苇延伸到外面的小路回走。

天光在这里早已溺死。我直胆怯的是怕有毒蛇出没,可路已经不清了,我还是很仔细小心地向前走。我神志很清,凭借清醒神志的路向前走。突然,是什么东西绊了一个惊魂,我向下看是一双破旧鞋子,再细看有一堆零散衣服。心里,只想这地方怎么会有这里没有的东西呢?

我的疑问很快成了黑影的怀疑。

周围,很快黑起了这些日子。我仿佛是透视了别人什么秘密,那不就是一堆惊魂的零散衣物,旁边的河流成了血河,阴影灰色又冲洗掉了。灰色长成黑色巨大天宇屋子,把一切装进从此不再说话的黑匣子吗?

我的诗,如此,被视为一种有价值的围剿销毁。或指问出,他能写出这些字吗?盗了谁的,…….这可是一件秘密的事件。是一种偏执性的固执吧,借问白杨树,借问小河,借问泥魂。

一种新型纤维,如丝如雾,罩着我向法律指控声音。

沉默么,葬死么?

这无名阴阳地,真的老了,老得活着的人们再也记不起失踪人声音。一切安静,一切正常,一切蛛网生长,一切如我的惆怅长满了荒草。偶儿,有荒草堆里惊鸟飞出,向云空箭影而去。

上一篇:140一个乡下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