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女人住我家

 点击次数:119    更新时间:2017-07-29 16:53 

倾诉人:戴维
  倾诉时间:2008年3月11日
  倾诉主题:她是我的岳母,一个爱臭美且虚荣的女人,她喜欢新衣服、化妆品,一切能够让她变美的东西,喜欢炫耀她的幸福,并为此撒或大或小的谎。十年前,  我很不习惯她的美气,十年后,我却很自豪,因为最美的女人住在我家里……
  记录人:黄了青梅

  年近五十的资深美女

  晚上吃饭的时候,妈又给我显摆,说谁谁说我给她买的衣服好看,说她多有福气,有个好女儿,摊了个好女婿,我和小冉都“嗯嗯”地答应着,知道她还有后半句。果然,最后她说,你舅母的妹妹的侄女今年考大学,想让你帮忙找个声乐专业的辅导老师。我说知道了,让他们和我联系吧。她像个孩子似的高兴得不得了,赶快去打电话告诉人家,我还听到她和人家说,不用客气,有事情你说话,我女婿和儿子一样。

  完了回饭桌上来吃饭,还是兴高采烈的,隔了好大一会儿,忽然想起来,很是奇怪地问我们,“这次你们怎么没有唠叨我?”我转头看她,忽然发现她的鬓角已经有几根白发,心底便是一酸,我说:“妈,以后您说的话就是圣旨,再也不唠叨您。”她半信半疑地看着我们,末了又问我,“儿子,我是不是太虚荣了?”

  是的,她是我见过的最虚荣的女人。她常说,她年轻的时候是她们县城的八大金花之一,梳两条黝黑的辫子,弹一手好琵琶,眼睛大大的,身材又好,16岁就当了兵,还是城里三年以来惟一的一个女兵,被很多人变着法子追求,整个青春光亮无比。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十年前小冉第一次带我回家的时候。我承认她彻底颠覆了我以往想象中对近五十岁女人的印象,她高盘着头发,穿一身米色的套裙,唇上的色彩是艳红的,鞋跟足足有七厘米。之前倒是听小冉说过人家都叫她资深老美女,却是没有想到她会比她的女儿还时尚。

  第一次跟她上街便见识了她的影响力,不停地有人跟她打招呼,从衣服说到鞋子,一段不长的小街走了很久还没到头,她穿着我们给她买回来的衣服向别人显摆,100的价格说成400。小冉已经见怪不怪了,我却听得一愣又一愣。后来,有人问她我是谁。她大大咧咧地说“小冉的男朋友,在电视台工作”。

  其时,我只是在一个只有三个人的广告公司做业务员,她的回答着实地让我红了脸,我讪讪地接受那帮女人的盘问,心里却有些鄙夷她的虚荣。

  她说:结不起婚就别结

  她很好面子,并且为此做了很多的牺牲,她的男人已经三年不回家住,她却不肯离婚。小冉没有说他们分居的原因,我却已经在心里认定了是她的错误。因为有几次我看到她跟她的婆婆打电话,说的全是她男人的好。

  有次,我和小冉放假回家,正好赶上他的男人回家和她摊牌,她红着眼睛把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大喊着“不可能”,满目的凌厉。第二天早上,她的嘴上便起了大大的泡,她在镜子前,拿针将那些泡戳破,用冰块敷了眼睛,涂了艳紫的口红,换一身新衣服带着我们去逛街,一路上跟遇到的熟人谈笑风生,丝毫看不出昨晚她经历的伤心。

  小冉劝她离婚,她在沙发上,把拖鞋一脚踢飞,“死丫头,你不怕人家笑话,我还怕呢。”我和小冉结婚的时候,她的婚还是没有离,可是,她的男人压根儿没有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有好事的人问,她便夸张地笑,说:“他出国了,要不然惟一的女儿结婚,哪儿能不来啊。”

  我和小冉的婚礼是严格按照她的要求办的,婚纱照拍的最贵的,花了不菲的价钱租了十辆宝马车,聘请了乐队,单是小冉当天的礼服就买了五套,她请了所有能请的朋友来参加我们的婚宴。她那天也美得很,穿了紫色的旗袍,高盘了头发,化了浓妆,早早地站在酒店等客人,别人或真或假地夸她,她也毫不遮掩地笑,极其开心,在那年的小城我们的婚礼算是风光无比,很是让她骄傲了一阵,却几乎耗光了我和小冉的积蓄。

  之前小冉提过意见,说我刚参加工作,家境又不好,没必要这么铺张,她安安静静地等小冉说完了,给了五个字,“结不起别结”。小冉哭了一夜,她就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夜,“我就你一个女儿,要是不嫁得风风光光,不被人笑死?我没催着他家买房子,你就知足吧”。

  这倒是真的,我们当时在距离她几百里之外的青岛,昂贵的房价和微薄的薪水,使我们拥有一套房子的愿望无异于梦想。所以她能做的就是不只一次地跟别人吹嘘,她的女婿,我,在那个城市买了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三番两次地要接她去享福。她还说,你们努力过吧,等有一天让人家戳穿了我的谎话我就好看了。

  爱美的她开始节衣缩食

  一年以后,我们终于要买房子了,只是40平方米的蜗居,她不同意,在电话那端很坚决地说:“四十平米,怎么住人?以后孩子住哪儿我住哪儿?怎么给朋友交待?”我和小冉权衡自己的实力,最终下了决心没听她的。签合同的前一天,她风风火火地来了,给了我们十万块钱,她说:“你们要是真买那么小的房子,以后别说是我的人。”

  房子买了,她来住了半个月,是我租车回去接的她。她高兴得很,逢人便夸我会办事,那天,几乎半个小城的人都知道,她被她的女婿接去享福了。在我们这儿住的半个月,她跟她的朋友们打电话聊天,常常说我们整天鲍鱼海参地给她吃,什么都不让她做,闷得她要命。其实,每天的饭都是她做,不过是简单的家常饭菜,她每天不停地帮我们打扫房间,挑选家具,累得很。

  她依然是爱美,只住了两个星期,我们小区附近商场的人便认识了她,她还是喜欢臭美,买衣服,买珍珠粉,和着蛋清,蜂蜜,同很多奇怪的东西搅和在一起,敷在脸上。一星期至少有两次,脸上不是白的便是黑的。她一边美,一边唠叨小冉不知道收拾自己,她说,爱美跟穷富没关系,是观念问题。

  时光很快证实了她的话是错误的。2005年,我已经积累了些经验,想自己做生意。我正发愁筹措资金的时候,她把钱缠在腰里风尘仆仆地给我送来了,又是十万块钱。她对我说,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了,你可一定得成功。可是,事与愿违,我的第一笔生意便赔了,整整半年,都没有好的运气,她给的钱几乎全部搭进去了。

  那段时间,她开始热衷于给我买衣服,且都是名牌,几百里地寄过来,我们回家的时候,她也会嘱咐让我穿哪一件回去,她跟周围的人说我的生意做得如何的大,还买了车。我每每被人问得无语,她就在旁边替我打圆场,字字说得都像真的。

  那时候,她已经办了退休手续,之前跟很多人说,我们要接她去青岛度晚年,后来却自己承包了一个宾馆,每天一个人,白天黑夜地忙活,因为睡眠不足,加上操劳,她很快地便老了。

  她渐渐地不再悠闲高雅,衣服也是怎么舒服怎么穿。有些人看热闹,将她军,问她怎么不跟着女儿去享福了?她大言不惭地跟人家吹牛,她说,给公家干了一辈子,老了弄宾馆就是想尝试一下当老板的滋味,为了这个还跟孩子翻了脸。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她身边,转过头去看墙上她的一幅艺术照,看着看着,便觉得眼睛湿湿的。这一次,我没有鄙夷她的虚荣。她从年轻到老,就没有过过贫穷的日子,衣橱里有成沓的衣服,梳妆台上有一堆的化妆品,老了,却因为我的拖累,开始节衣缩食,舍不得吃穿。

  最美的女人住我家

  后来,我的生意奇迹般地好起来,她更是喜欢跟别人炫耀,说她的女婿又买了房子,其实是她知道我们有了闲钱,便算计着让我们消费掉,她不主张我们存钱,潜意识里,还是觉得饱暖思淫欲的古训是有道理的。她鼓励我们买房子买车,哪怕只是够付房子的首付款,她的思想超前得很,不在乎我们做“负翁”,每次我们觉得压力大的时候,她便跟我们一笔一笔地算计现有的资产,她说,我们攒下的房子和车子不都是钱吗?

  其实她跟着我们又一起背了账,她在宾馆里没日没夜地忙活,每个月积攒着钱帮我们还贷款,几个月便给我们一万块。每次回家,我开车带着她出去转转,碰见熟人总说她有福,她就像个虚荣的小姑娘,说是啊是啊,我的工资和宾馆的收入全都花不着,他俩给的钱足够了。她说得有声有色,仿佛每个月帮我们还贷款的事情与她无关,她跟别人显摆,这个是我们买的,那个是我们买的,美气得很。

  后来的一天夜半,却有电话打到家里来,是医生,说她犯了心脏病住院了。等我们急急地赶到,她躺在病床上,安静地睡着,脸色很是憔悴。姨妈和姥姥在医院陪着她,责怪我们粗心,让她这么累。我和小冉回家给她熬粥,无意中看到了她的存折,其实是房子按揭贷款的还款折,原来,我做生意的十万块钱,并不是她的积蓄,而是她把惟一的房子抵押了。

  一年以后,我们便还完了银行的钱,把她接了来。离开小城的时候,她一再地问:“真不回来了?”很是恋恋不舍。半路上,她说,你们可得对我好些,我无依无靠的,只能指望你们了。小冉打趣她,你这么好面子,我们就是虐待你,你也不好意思回去说。她竟然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是这样。

  她还是没有离婚,这十年,他的男人没有尽过一点义务,她依然选择这种空床期的婚姻,我忽然发现,其实我们都不明白她,她只是好强而已,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如她这般疼我们,虽然,她爱美,虚荣,还为了虚荣常常撒些小谎。

  我和小冉常常给她买化妆品,她依然时尚,常常打电话会让我给她买竹盐、大米皂之类的奇怪东西,转眼便是十年了。十年前,我很不习惯她的美气,十年后,每每人家说起我的岳母,我却很是自豪,因为最美的女人住在我家里。

上一篇:一封不愿让你看到的“遗书”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