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姿态有千万种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6-11 14:56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觉得‘幸福’是一个很俗的字眼。尤其是当别人问我:“你觉得什么是幸福”时?更觉得俗不可耐。

如果我能用一句话概括幸福的模样,那么世间那些不幸的人不就可以摆脱痛苦了吗?如果幸福真的有秘诀可言,世上又怎会多出那么些连绵不绝的抱怨。

没有人可以轻易断言何谓幸福,也没有人可以保证终其一生幸福美满。生活如意了,爱情或许会受挫;爱情顺心了,工作或许又遇到了障碍;万事如意了,身体又出了问题。难道这就是不幸福了吗?

我曾问过小英姐,你这一辈子,是在做你想做的事情,还是在做你该做的事情。但直到现在,她也没能给出答案。我知道,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就如同“幸福是什么样子”一样难以回答。

或许,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该做的事也是一种幸福吧。

我已经不记得是从何时起,我开始活成了我自己。

我只记得,22岁,我想辞职;23岁,我想考研;24岁,我想出书;24岁,我想结婚;25岁,我想出国;26岁,我想换一个国家感受不同的文化。我只记得,只要我想做的,我从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因为,我懂他们目光中的含义,无非是想要看我失败后的悔意,以我为反面典型鞭策自己的人生。

我当然懂他们目光中的含义:23岁辞职考研太晚了;出书风险太高了;24岁结婚太年轻了;25岁该生孩子了,别出国了;26岁了,真的该生孩子了,快回国吧……

这些目光中所包含着的复杂情感,看似真的是我该做的事情。我该按照太阳日复一日的轨迹,按着日历上的兜兜转转,做着那些看似正常却不一定正常的事情。好似只有那样,才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可是,我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呢?是谁给我安排的使命呢?没人能向我解释清楚。

其实,我的使命是完成所有能让我快乐的事情。我的使命是遵循我内心的渴望。我会驻足在一副色彩斑斓的油画前久久不愿离去,我也会穿着最干净的白球鞋去最脏的市场闲逛,我也会化着最精致的妆容参加一个毫无趣味的聚会。我做这些,只为了取悦我自己。

我向来认为,痛苦是永恒的,幸福是短暂的。只有铭记每一个快乐的瞬间,才能让你在黑暗的深渊里感受到光的温暖。所以,我不愿意屈服于所谓的常人目光。我更不愿意接受那些我从来都不曾认可的使命。我只想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他们说我幸运,他们说我遇到了良人,他们说命运之神偏爱于我,给了我最好的安排。就让他们这么认为吧。因为,我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伤口撕烂给他们看,我也没有必要放低姿态向弱者解释。就让我成为他们眼中无所事事,却又万事唾手可得的传奇吧。

无论怎样,每日练习书法会让我身心俱宁,25岁学习素描会让我感到生命的律动,写着没人看的文字会让我漂浮的人生多了丝慰藉。他们不懂我,又何妨。毕竟还有我自己懂我。我懂我看到海时的欣喜,我懂我吃到美食时的快乐,我懂我文字变铅字时的满足,我懂我笔锋渐美时的愉悦。只要我自己懂我,就够了。

先生也懂我,虽然他不懂我的爱好,虽然他对生命的理解与我不一样,但是并不妨碍他懂我。他教会了我享受生活,毕竟生命是短暂的,穷忙却是永恒的。所以,我选择偷得余生半日闲的生活态度,将日子变得诗意而又浪漫。

穷酸的日子,我是不喜的。或许没有钱的快乐是真快乐,但是精神层面却无法得到满足。所以穷开心并不能让我觉得快乐,更谈不上让我觉得幸福了。挣钱并不俗,靠着学历能力挣钱,就如同雨后会天晴一般自然。

我也曾问过自己,会选择陶渊明眼中的世外桃源还是选择世上最繁华的大都市。以前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同样很难。毕竟自己既没有看过世外桃源,也未曾感受过世上最绚丽的繁华。

但当我已经领略过青葱不决的山峦,看过山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淳朴百姓后,我才知道我们想要逃避的现实只不过是他们所期寄的明天。我曾以为住在远山,伴着朝霞日落,感受着微风拂面是极为惬意的生活状态。我也曾以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淡然是我毕生追寻的梦境。可是当我去了田园农家以后,当我感受了悠闲度日的生活状态以后,我才知道,我已经将幸福装进了心里。

我可以去体会下一段快乐了。

去看浮华都市吧。该去体验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不夜城了。当我拜访了琳琅满目,外国人遍地的巴厘岛酒吧,体验了香甜果味的俄罗斯水烟,看过了泰国的繁华喧闹,北京的行色匆匆后,我才发现,我又将一份幸福装进了心里。它编织成了梦,每晚伴我入眠。

我已经不再继续问自己,你会选择陶渊明眼中的世外桃源还是选择世上最繁华的大都市这类问题了。这种选择题没有标准答案,也没有固定答案。只有感受它的过程才是问题的真正答案。

当我做了,当我试了,我就知道,自己想要的幸福无非是做这件事情时的过程。探索答案的过程总是被神秘色彩所笼罩,只有拨开这一层层的神秘,快乐才会接踵而至。

原来,做我想做的事,真的会让我幸福。

幸福是什么呢?无非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亡,它会永远停留在你的大脑里,只要你需要它,它就会闪电般的迅速抵达。就像我,只要我闭上眼,我就能看到曾经去过的红场,感受到曾经在圣彼得堡吃过的雪糕。只要我愿意回想,我就能看到先生曾经骑车载我时的傻样。只要我肯在睡前花上两秒钟去回忆,我就可以看到自己曾经留在爱心沙滩上的脚印。

每每这时,我就是幸福的。这种不自觉的甜蜜是大脑给你传递的幸福讯息。那些被我自动过滤掉的痛苦,好似从未出现在我生命里一般消失了。我不愿意记得痛苦的感觉。哪怕只有一秒,我也会尽我所能的将他忘记。前段时间,有人问我,你经历过的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我说,不记得了。我没有说谎,我是真的不记得了。那些痛苦都被我留在了夕阳下的沙滩上,被海浪带进了大海里,带进了鲨鱼的肚子里。我所能记住的,却恰恰只是海浪拍打在礁石上的那个完美瞬间。

总是有人引用这句话来诠释婚姻——幸福的婚姻是一样的,不幸的婚姻却各有各的不同。可为何在我眼里,幸福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同,不幸的婚姻却是一样的呢?

幸福的婚姻有千万种姿态,男人系上围裙炒菜做饭的模样;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撒娇的姿态;男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女人手的姿态;女人大呼小叫,男人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姿态。但不幸的婚姻却是如此惊人的相似。他们可以记住对方犯过的每一个错误,并且永远铭记,然后互相伤害,直至死亡。

幸福的姿态有千万种,而仅仅其中的一种就可以温暖你的心,直至天亮。

记住曾经那一抹无尽的温柔,记住那渐变的星空,渐变的晚霞。记住那曾经追寻答案的过程,记住那最浪漫的一次晚餐。因为,在不久的将来,它都会成为你的幸福,伴你入眠,直至清晨的朝霞再一次闯进你的窗,给你带来新的感动和快乐。

上一篇: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14)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