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半

 点击次数:55    更新时间:2017-07-29 16:58 

天地之初男人和女人都是连为一体的,那些伤害你的,在你人生的半路扔下你的,并不是你真正的另一半;所以,你不能做错事,不能放弃,不能停止爱或被爱,只有那样,到最后你才可以找到真正对的那个人!

  男人在床上的想法和说法往往都靠不住。

  就像何俊彦,此刻,面对着曾经朝思暮想的梁小柔的哭泣,他忽然觉得不可置信:这女人竟是处女!而她,竟然能找到他!

  这城市怎么说也有几百万的固定人口和数十万的流动人口吧,他也不过是在交际场合跟她见过几回面,对她颇有好感,多次示好不曾被接受过。

  到最后,他才不得已用了那样卑劣的招数。昨夜,他在她的酒杯里下了迷药。然后,让她在自己的身体下盛放。

  其实何俊彦也不是不相信爱情,他也不是不想走正途跟某一个他看得上眼的女子恋爱、结婚、生子,但那太伤心又伤神,就像,若干年前他的初恋。

  那女子有和梁小柔一样柔软的名字,叫许若。

  他站在她的宿舍楼下弹过吉他,为她喝过酒打过架,还用烟头在自己的大腿内侧烫上她的名字。但她还是走了。何俊彦当时拽住她,苦苦哀求。但许若回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你这样还像是一个男人吗?后来,许若就失踪了,据说是跟一个毛头小子私奔了。

  何俊彦从此游戏在女人堆里,寂寞的富婆,清纯的女大学生,或者,就是在风尘中打滚的江湖女子,他来者不拒!当然,也有用了手段巧取豪夺而来的,比如梁小柔。

  梁小柔此刻还在哭,这女人的泪腺真是发达。他本来是要在她停止哭泣的当儿问她条件的,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她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想,他是遇到对手了。以往这样的情况他总是接招的那一个,等对方哭完闹完就会提出条件。但梁小柔没有,她只是哭,哭得还不太讨厌,泪像小溪似的蜿蜒在脸上,她也不看他,仿佛跟他没什么关系。

  何俊彦就沉不住气了。他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里有两万块钱。

  梁小柔的哭声此起彼伏。时间嘀嘀嗒嗒地过去,何俊彦在办公室开始来回踱步,相互搓着手,然后,斜着眼睛看了看她:十万块。我马上给你开现金支票。

  梁小柔的泪像是安了阀门,一下子就停止住,然后,她翕了翕红红的鼻子,一只手掌摊开来:拿来!

  何俊彦就开始懊悔,怎么着都觉得像是中了那女子的仙人跳,真是没想到,大风大浪都过来了,阴沟里却翻了船。但总算是摆平了这个女人,什么值不值的,反正,他无亲无故,要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处。

  但意外却接二连三地发生。

  那一天,他在酒吧里等着跟人ONENIGHTSTAND。刚刚跟人搭讪上,正勾肩搭背着,梁小柔就很突兀地出现。

  她的个子很小,所以,她几乎是跳起来地给了他一个巴掌,之后,不等他反应,就又跳起来给了身边那女人一巴掌。她的骂声很响亮:*男人。狐狸精。*夫淫妇!

  何俊彦都懵了。半晌,才明白过味儿来。但这时,女人已经走了,梁小柔正拽着他的领带,大步流星地朝外面走。

  何俊彦一把就把她挣开,然后说,疯子。

  真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车子朝着家的方向驶去。进小区、上电梯。电梯门开的刹那,何俊彦惊见自己的家门口站着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梁小柔。她还拖着一只巨大的皮箱!

  那一刻,何俊彦简直要对她顶礼膜拜了。

  梁小柔正巧笑倩兮地望着他,稍顷,作飞蛾扑火状,一下子就缠上了他的腰……但,云雨后,他就让她走。他说,我从来都不留女人在我这里过夜。

  梁小柔指着床头柜上的一帧照片,是因为她吗?照片上,一个白衫的长发女子,青春无敌又佳人静好地笑。

  何俊彦没做声,抽出胳膊燃起一支烟来,脸上,有很凝重的表情。梁小柔便也噤了声,从蚕丝被里爬出来,光着个身子站在他面前,挑衅地望着他,还让我走么?

  何俊彦心里就一动。这多像当年他追许若的一个情景,那一天,许若也是这样,扬起脸来问他,你看上我为什么不追我呢?

  梁小柔竟然说要跟他结婚。一脸兴奋地说:我怀孕了,你的孩子!

  何俊彦不同意把孩子留下来,他又给了她一笔钱,说,去把他拿掉,我不会跟你结婚,也不会要这个孩子。

  梁小柔一哭二闹三上吊,但任凭她十八般武艺都用尽,何俊彦还是不同意。何俊彦最后把钱摔在她脸上,你以为你是谁?我心里有女人了。

  梁小柔定定地看了他五分钟,然后,从他的屋子里冲了出去!

  三个小时后,还是在何俊彦的家。梁小柔的身子瑟瑟发抖。何俊彦给她盖了一床又一床的被,搂紧她,她还是在抖,她说,俊彦,我杀了人了!我杀了人了!

  何俊彦异常冷静,脑袋里却有些宿命的东西在盘根错节。他想,也许,他宿命中的那个女人,从来就不是许若,而应该是梁小柔。

  梁小柔要不是从他这里伤心离开就不会跑去酒吧里喝酒,就不会醉,就不会让那个小混混模样的男人带到远郊,那么远的距离,梁小柔清醒了,男人扑过来时,梁小柔拿了一块带棱角的石头砸了那男人一下,那男人闷哼了一声就倒下去,然后,有黏黏的热热的液体流到他和她的手上。

  梁小柔吓懵了,什么都不管不顾地疯跑,见到何俊彦,就一下子瘫倒,瘫在何俊彦的怀里哭,何俊彦说,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呢!

  但梁小柔的身体还是筛糠似地抖,就算又回到了何俊彦的家,有温暖的灯光和干净的床,她还是一直在抖,何俊彦搂紧她,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跌进梦里,梦里,他仍旧在和许若纠缠,许若要跟一个毛头小子私奔,他不允许,他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跟着别人走呢!他刚要抓住许若时,就一下子惊醒了。

  屋子里明晃晃的灯没有关,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身边的梁小柔,被子有余温,但是人却不见了。何俊彦一骨碌爬起来,看见梁小柔正在窗台上,一只脚凌空地就要落下去,他一把抱住她。小柔,都怪我,你不要做傻事,我其实是爱你的……

  梁小柔呆滞的目光才回到他脸上,你说的是真的吗?

  然后,忽然间号啕,太晚了,俊彦。她说,你知道的,我杀了人了,警察怎么会找不到我呢?你不如让我去死吧。我死了一了百了,省得连累孩子连累你!

  梁小柔的力气瞬间变得强大,像是马上要挣脱了他的手似的。不知道为什么,何俊彦就冲口而出:小柔你要相信我,我也杀过人的,我杀过许若和她的那个男人,我都没事,是真的,可以没事的!

  时间就仿佛静止,梁小柔一下子呆住。她忽然间平静下来,瞪大了眼睛看他,真的是你做的?然后,泪就流下来。她从衣领上取下一个黑色袖珍窃听装置,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你等着进监狱吧。

  何俊彦明白过来时,屋子里静悄悄的,空旷得厉害。

  警察在二十分钟后就进了门,把他带走。在警局,何俊彦什么也没交待,他说我没有什么可交待的,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只是为了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何俊彦就又被放了回去。

  他回到家时,梁小柔很意外地出现了。何俊彦说,许若后来的男人也姓梁,看年纪,你该是他妹妹吧?!梁小柔点点头。那么,你失手杀那小混混也是假的了?!梁小柔不置可否。

  何俊彦又燃起一支烟,他说,我现在抽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你的肚子,应该也是假的吧?!

  他说话时语气很和缓,但,他夹着烟的那两根手指,梁小柔看到,是哆嗦着的。梁小柔忽然就冲到他面前,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她说,你知道么?我哥只是她的挡箭牌,许若其实就是那样虚荣的女人,大学没毕业就搭上了一个大款,那时候你是什么,你只是一个不知道几包的包工头儿。她知道你冲动,怕你把她的事捅给那大款才让我哥客串她男人的!

  梁小柔就走了。何俊彦也没有再找过她。他已经没有那个自由,可以再去找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自首了。那时候,他真的是个好几包的包工头儿,跟工人差不多,很多活儿,都亲自去做。他杀了许若和那个所谓的情夫,然后,把他们垫在自己工地的最底层,一层层的钢筋,一方方的混凝土,他盖的是居民楼,新楼落成后,开发商还欠了自己的钱,他没要钱,要了现在住的这一层楼,搬进来的第一天,他就对着许若的照片说,从今后,你再也离不开我了。

  原本以为他何俊彦的爱情会是一生一世。但没想到,他那么轻易地背叛了她,不是身体,是心,在遇到梁小柔时,他对她产生了爱情,可惜一切都太晚了,他若干年前曾走过的路,注定是要给他以后的人生留下隐患和伏笔,他躲不过,或者,他也不想躲。

  投案自首的第二天,梁小柔来探视他。一见到他,她就止不住地流泪。梁小柔还拿了一张化验单,她说,傻瓜!我说我怀了孕,那是真的。孩子一直都很好,我会把他生下来。

  何俊彦一直沉默,探视时间到了,梁小柔起身要走了。他才大力地捧住她的脸,有汹涌的泪水从指头缝里流出来,他想起曾经看过一则希腊神话,说是在天地之初男人和女人都是连为一体的,后来,被神力分开,所以,男人女人穷其一生都在努力地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有的人很幸运,一下子就找到,有的人很不幸,找了许久都找不到自己的真命天子。所以,那些伤害你的,在你人生的半路扔下你的,其实都并不是你真正的另一半;所以,你不能做错事,不能放弃,也不能停止爱或被爱,只有那样,你到最后才可以找到真正对的那个人!

  何俊彦抹了一下鼻子,抬起头,冲着梁小柔的背影:梁小柔,你把孩子做掉吧,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

  梁小柔的后背僵了一下,没有回头,然后,把手仍旧抚在渐渐隆起的肚皮上,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上一篇:盛放马蹄莲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