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放马蹄莲

 点击次数:113    更新时间:2017-07-29 16:57 

秦凯一眼看见了那株还在盛放的马蹄莲,花盆像是快要掉下来。他把它往里推一推,可刚一伸手,花盆就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泥土散落,赫然是一颗惨白的头颅……

  1

  秦凯一上班,就接到出现场通知。今天早上,在北郊新开发区的荒地上,发现了两具男性尸体。

  一具尸体没有头颅,全身能够识别身份的,只有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结婚戒指。另外一具趴在附近,背部被刺数刀。很快,查明了被刺死者的身份,开源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注资人,骆楠。他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是和开源老总徐子健一起在咖啡厅。

  无头尸身极有可能就是徐子健。同时徐子健的妻子谢心然报案说丈夫失踪。结婚戒指拿去给她辨认,认出这正是徐子健的戒指。谢心然主动要求做DNA鉴定,并提供了徐子健落下的头发。和那具无头尸体做了鉴定对比,结果一致。

  秦凯把鉴定结果告诉谢心然时,她的脸瞬间煞白,身子晃了晃,就像枚落叶一样瘫在了地上。

  几天之后,谢心然略略稳定,接受了警察的问话。

  秦凯坐在一旁仔细地观察她。她不算漂亮,却有种出离的气质。她今年28岁,4年前和徐子健结了婚,婚后,徐子健和骆楠合伙开了贸易公司。骆楠是徐子健的发小,从死去的双亲那里继承了一笔不小的遗产。

  公司开张以来生意一直很火,可不久前,骆楠忽然说要撤资。公司少了他的资金,就等于是个空架子,为此,徐子健和骆楠争吵不断。

  谢心然一直以为,两个好朋友一定是发生了误会,总会有和好的那天。再想不到,他们竟会双双死于非命。

  初夏傍晚的习习凉风里,心然纤细的身躯颤抖着,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仿佛在无声地求助。

  2

  秦凯第二次找心然问话,是在她的花房。

  看见他,她惨淡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她的身旁是一株正在盛放的白色马蹄莲,花如人面,洁净中似乎都在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嗨,秦凯跟她打招呼。她淡淡回应他,继续在那些枝叶上修修剪剪。

  秦凯努力掩饰掉口气里的狐疑:我们调查过了,你和徐子健在两个月前就已签了离婚协议,是这样吗?

  是的。心然点头,秦凯紧追不放,能告诉我离婚的原因吗?

  一抹苦痛掠过心然的眉梢,她别过头去,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秦凯顿了顿:如果你想尽快找到凶手,最好的方法,就是积极配合我们。

  心然垂下头,双手交织,良久,她抬起头来,眼里泛着泪光:好吧,我都告诉你。

  这是一个惊天的秘密:谢心然和徐子健的婚姻并不幸福。相恋结婚后,心然才发现徐子健的暴力倾向。

  谢心然无数次提出离婚,结果只是遭到更加惨烈的暴打。然而两个月之前,徐子健自己提出了离婚。后来心然才知道,徐子健正是因为受了骆楠的胁迫,才肯答应离婚。

  秦凯脱口而出,这么说,骆楠是为了你才和徐子健产生矛盾?他和你什么关系?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果然,谢心然不发一言,冷冷地看着他。她挺直了身体,嘴唇紧紧地抿着。秦凯呆了一呆。不知为什么,他开始对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她的一些微小的神情,总能轻柔地渗入他的内心。

  秦凯正要开口说什么,同事的电话打进来,告诉他徐子健的公司一年前因为操作失误开始欠债,债务累累,差不多已经接近破产。

  而半个月前骆楠已经从公司撤资。他的注资约值千万。他死后,千万财产指定了只有一位受益人,骆楠的恋人,卓莹。

  3

  卓莹很瘦,是个高傲的女子。和心然不同的是,在她身上看不到丝毫悲伤的痕迹。

  秦凯问她是否知道骆楠和徐子健不和。卓莹懒洋洋打了个呵欠,说,当然知道了,就是我叫他撤资的。徐子健是个暴力狂,我看他总有一天会疯掉。心然太可怜了,除了我没有人能帮得了她。

  她的话秦凯听着有些奇怪。正待开口,桌上的手机响起铃声。

  卓莹冲他点了下头,走到窗口去接听。电话说了很长时间,卓莹语气暧昧,声音柔腻得好像能捏出水。一定是个男人,和她还不是一般的关系。

  秦凯叫手下查卓莹的所有社会关系。结果没有发现她和除骆楠以外的什么男人有接触。但她每周三都要去1+1同性恋俱乐部。

  卓莹每次来,都只和一个女人卿卿我我,那是个酒推小姐,叫娜娜。

  在某歌厅,娜娜热情地接待了秦凯。听说秦凯是警察,为调查卓莹而来,失望地说道:卓莹啊,我哪儿能知道她什么啊,你们应该找谢心然啊。

  看到秦凯一脸吃惊的样子,娜娜切了一声,不屑地撇嘴说,她喜欢的是谢心然,你们不知道吗?

  4

  娜娜继续像怨妇似地倾诉:卓莹喜欢谢心然,可是谢心然不是同性恋,她对心然很痴情的,有一次还听她说,心然的丈夫是个虐待狂,有机会一定要把他做了。

  秦凯的脑子飞快地转动。这么说来,卓莹就有最大动机。她深爱心然,必然会为她除掉徐子健。心然自由了,她便梦想和她在一起。于是,她同时除掉骆楠,又将他的财产据为己有。

  秦凯告别娜娜,走在回警局的路上,发现手机有一条留言信息。是心然留给他的:秦队长,卓莹约我下午5点见面,我总觉得她不怎么对劲,你能来我们约定的地点吗?就在咖啡街附近的街心花园。

  秦凯看看表,已是5点一刻了。他忙招手叫车,飞速地驶往街心花园。

  远远地,他看见心然和卓莹站在花园的喷泉前面,激烈地说着什么。卓莹情绪激动,心然泪流满面。秦凯刚下车,只见心然扭身要走。卓莹上前拉住她。两人纠扯在一起。

  秦凯的心紧张地悬起来。看样子心然已经知道真相了,卓莹说不定要灭口。他满脑袋都是心然的安危,不禁拔出枪跑过来。卓莹见状,猛地将心然脖颈圈住,一把尖刀抵上了心然的脖子。

  眼看心然的脖颈已经渗出鲜红的血珠,秦凯忙停下脚步,放下枪,举起双手。卓莹的情绪越来越失控,恶狠狠对着心然喊,你竟然出卖我!

  危急关头,卓莹忽然向后软绵绵地倒下身子。秦凯立刻冲上去,只见一根尖细的竹筷正插进了卓莹的心脏。她圆睁双眼,一直瞪视着心然,不能置信似地,直到呼吸停止。

  心然有备而来,在袖筒里藏着削尖了的筷子。秦凯刚一伸手扶她,她整个人就瘫软在他的怀抱里。

  5

  警方在卓莹家里搜出了很多证据。带血的衣服和旅游鞋,经鉴定,上面沾染的血渍均属于骆楠和徐子健。书桌里有本日记,最后一则是对凶案过程详尽的描述,此案尘埃落定。

  经历了这么多事,谢心然整个身心支离破碎。她变卖掉了所有资产,决意前往巴黎定居。

  她在电话里和秦凯告别。为了感谢他做的一切,她把那间花房,留给了他。

  她上了飞机,坐在靠窗口的位置,神态安详地打开一本书阅读。有人坐在了她旁边。飞机上升到了三万英尺的高空,那人卸掉黑色宽边墨镜,转头看向心然,两人露出会心的微笑。

  没错,他是徐子健。那个丢失了头颅的徐子健,此刻正坐在飞机上,带着欣喜和得意,飞向理想中的国度,开始他筹划中崭新的生活。

  6

  心然飞走的第二天,秦凯在花房里散步。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秦凯一眼看见了那株还在盛放的马蹄莲。它被摆放在花架上,花盆像是快要掉下来。秦凯想把它往里推一推,可刚一伸手,花盆就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泥土散落,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颗惨白的头颅。

  一种可怕的预感罩住了秦凯,他发疯般将头颅带回了警局。下午,法医报告出来了,头颅证实属于北郊新开发区的无头尸身。

  可他根本不是徐子健。

  整件事合起来,就是一个完美的大阴谋。在公司濒临破产之际,骆楠有意从徐子健的公司撤资。徐子健急红了眼睛。他早就察觉了卓莹对心然的非常感情,决定利用这一点,实现他罪恶的计划。

  他从太平间买回一具和自己身形相近,无人认领的尸体。割去了尸体的头颅,再给尸体戴上自己的结婚戒指。而后,徐子健约出骆楠,将他刺死,将无头尸身和他摆在一起,再通过心然的误导,制造出自己已经死亡的假象。

  他死了,两个月前又和心然签过了离婚协议,那些巨额欠债就变成了没有主的死帐。接着,心然再利用卓莹对自己的感情,怂恿她胁迫骆楠的律师,修改了遗嘱,欺骗她说只要有钱,就和她远走高飞。

  骆楠的财产到手后,心然特地通知秦凯和卓莹约会,在街心花园前故意和卓莹翻了脸,告诉卓莹已经把她胁迫律师的事告诉了警察。秦凯拿着枪跑过来时,卓莹狂性大发,哪知正中了圈套——他们以自卫的名义杀了她。同时,徐子健偷偷潜入她的房间,放进了血衣和伪造的日记。

  是心然迷惑了秦凯,使他丧失了判断力。她是个天生的演员,虚假的感情也让她演得无懈可击。

  而此时,她在梦想中的国度,靠在徐子健结实的胸膛上,舒服地小憩。只是偶尔,她会被噩梦魇住。卓莹脸上挂着红色的眼泪,惨白的双手死死卡着她的脖子,用凄然的声音,一遍遍地追问,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后来,卓莹流着血泪的样子,即使在白天,也会常常地飘在心然眼前了。她每天都嚷嚷着自己见到了鬼,终有一天,发了疯。

  但没有人知道,是徐子健每天都在她喜欢的果汁里放着化学药物。这些药物可以让人逐渐产生幻觉,最后精神失常。他想她本来就很疯狂,最后的归宿,理所应当在疯人院

上一篇: 悲伤的马琪雅朵
下一篇:另一半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