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马琪雅朵

 点击次数:199    更新时间:2017-07-29 16:57 

意识渐渐模糊之际,我的眼前出现了戴天第一次带我去喝马琪雅朵时的情景,他一边往意浓里加两大勺绵密细软的牛奶泡沫,一边对我说:马琪雅朵,就像一对相处已久的恋人,默契地相互拥抱,安静地看着星空……

  一

  这些天,我天天梦到戴天,梦中总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时的样子。在那座金碧辉煌的湖滨别墅里,客厅里正是衣香鬓影的聚会,而他躺在休息室的地板上,七窍流血。

  在他身边不远处,有一杯被打翻了的马琪雅朵,浅褐色的液体漫延在地毯上,那些液体越来越浓,越来越多,最后整个弥漫了我的梦境。我惊恐地从梦中醒过来,身边一片寂静,枕头边的闹钟显示才凌晨三点。

  戴天已经死了半年了,我一直希望忘记他,但那些神秘的电子邮件却在半年后打破了我已然平静的生活。它们絮絮叨叨地重复着以前戴天给我说过的那些情话,说他还在我身边,还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而且更要命的是,那些邮件是从戴天的邮箱里发出的,落款也是那个我熟悉的名字“许戴天”。

  我从不相信鬼神,但很多次午夜梦回,都无一例外地被狰狞的梦境惊出一身冷汗。白天我头痛欲裂,夜晚我神经紧张,我发现自己如惊弓之鸟,怀揣着一个恶梦惶惶终日。

  二

  那天我去“天堂街”见一个客户,点了水果茶后坐下来等人,服务生却在几分钟后端了杯马琪雅朵给我。我问是谁点的,服务生说已经离开了,是个戴金丝眼镜,穿白衬衣,抽万宝路的男人。我跌跌撞撞地逃出了咖啡馆,因为服务生口中那个人,俨然就是许戴天。

  也就在那天后,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夜晚回公寓要经过一条僻静的花园小道,很多次,我都能感觉到背后不远的阴暗处两道冰冷的目光,那目光紧贴着我的后背,紧贴着我的肌肤……

  后来终于还是出事了,有天我走到半路的时候,一个黑影“嗖”地从后面窜出来,他一只手用明晃晃的水果刀抵着我的脖子,一只手捂着我的嘴,用低哑的声音说:“不要叫,叫我就杀死你!”他拖着我往树林里走,我感觉自己的腿瘫痪无力。

  也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陆峰出现了。黑暗中我看见两人扭打成一团。再后来,有人落荒而逃了。

  剩下的那个人就是陆峰,他的手臂被划伤了,我把他带回家包扎伤口,才知道他和我住同一幢公寓,是相差六楼的邻居。

  陆峰很年轻,比我小两岁,在一家外企工作。那次“英雄救美”后,我们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三

  同居三个月的时候,有天陆峰在我书橱的角落里发现一只纸箱,那只纸箱里有几张报纸和一些照片。他闷闷不乐地把那堆东西拿到我面前,问我“照片上那个男人是谁”。

  我告诉陆峰,那个男人叫许戴天,我曾经给他做了三年的地下情人。

  大学毕业后,我就进了“天雅”——本市最大的香水制作公司。我的专业是调香,而我的老板就是戴天。我们的故事很庸常,无非是中年的老板偏爱年轻的女下属,而女下属不负重望,表现得颇有才华。

  短短三年,我为“天雅”研制的香水就获得了全国的三个大奖。随着事业和生活上的感情日益加深,戴天答应我,在研制出一款获得国际大奖的香水后就和结发妻子离婚来娶我。

  于是我用尽毕生所学呕心沥血地创造出了“飘逝”,它在法国巴黎的国际香水节上获得了最新香氛奖。回国后,戴天大肆宣扬这一佳绩,他为我召开盛大的庆功晚宴,而流言也不胫而走,许多人都说这轮轰轰烈烈的宣传是缘于我和戴天的私情。

  庆功宴当晚,在戴天的湖滨别墅里,因为高兴,我喝了很多酒,后来戴天送我到二楼的客房休息。几个小时后当我酒醒再看到他时,他已经倒在一楼的休息室里,七窍流血。警察说他是被那杯他妻子送来的放了砒霜的马琪雅朵毒死的,而且,很多人在前些天看到过他们夫妻大吵了一架。

  结发妻子因为嫉妒毒死了负心的丈夫,许多报纸都是以这样的主题来界定戴天的死。而戴天的妻子也很快就认了罪,在法院公审那天,那个叫喻宝兰的女人安然平和地接受了蓄意谋杀被判死刑的结局。

  一切都结束之后,我把那些关于戴天的报道和我们相爱时拍的照片统统尘封进那个小纸箱里。“我才26岁,我还想重新开始。”我对陆峰说。

  他沉默了很久,把我揽入怀中。

  四

  岁月静好,我和陆峰的爱情有如细水长流,有时我甚至觉得,我们可以这样平静地一天天过下去,直到天荒地老。只是很偶然的,我会捕捉到陆峰眼底的那丝阴郁,很细小,稍纵即逝。我一直不知道原因,直到有天我的电脑坏了,无意中打开了他的手提。

  我在他的浏览网页里看到了一个让我吃惊的邮箱地址,那个地址不是别人的,而是戴天的。从那一刻开始,我开始真正留意起他的行踪。

  我悄悄跟踪了他两周,发现了一个更惊人的秘密。有天他下班后去了西山,那里是远近闻名的坟场。我远远地看到他走到某块墓碑前,默默地待了一会。等他离开后,我走近那块墓碑,发现上面刻的是“喻宝兰”。

  五

  周末的晚上,当我把两杯加了牛奶泡沫的马琪雅朵端上露台的时候,天上的满月正散发着柠檬色的光彩。

  我和陆峰一边喝咖啡一边看夜色。

  “喻荆”,我轻轻地喊出这个名字,陆峰的表情却顷刻间如哽在喉。我望着他的眼睛,缓慢地对他说:“我雇私人侦探查过你的资料了,你其实是喻荆,喻宝兰是你母亲,你是她和前夫生下的儿子。你在13岁时被送到国外念书……”

  时间和空间仿佛都被凝固了,沉默了许久,他终于开口:“是的,依憔,我骗了你。”原来在喻宝兰被执行死刑后,晚得到消息的喻荆才回国。他认为我应该对他母亲和继父的死负很大责任,所以他四处收集我的资料,还查出了戴天的邮箱密码和我们曾经的那些通信,他是为了报复和恐吓我才用戴天的邮箱发邮件给我的,而且,在咖啡馆乔装戴天的人和跟踪我的人也是他。至于后来那个真歹徒,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在那种情况下,喻荆搭救我的原因更多的是出于本能的道义。

  那次事故后,他继续接近我,是为了了解我和他父母三角关系的真实情况,所以他才在我家“无意间”找出那个纸箱,让我来讲过去了快一年的故事。

  这也是在那之后“戴天”的神秘邮件越来越少的原因,听了我的叙述,又和我相处过一段时间后,他发现我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坏,所以逐渐停止了报复行动。

  “依憔,对不起,也许我一开始就不该介入到这场对你来说已经完结了的关系中……”他难过地低下头去。我却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六

  笑了半晌,我才停下来,我听见自己一字一句地对他说:“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是我害死你继父和母亲的。”是的,我没有胡说。

  戴天不爱我,他只是利用我的感情为他的公司创造巨大利润,他说拿到国际大奖后就娶我,而在庆功宴会的前几天,我却偷听到他和喻宝兰的对话,他说在“飘逝”的推广结束后就让我离开公司,他不会因为我离开她,也不会为了一个年轻女人背负抛弃结发妻子的骂名。

  谁都可以想到我听到这番话时的绝望和愤恨,我差点吞下安眠药自杀,但后来我想,自杀不如杀死狠心的男人,所以我故意在宴会上喝下不少酒扮醉,让戴天把我送到二楼客房,因为知道每天晚上十点戴天都有喝一杯老婆亲手现磨的马琪雅朵的习惯,所以我待机潜入紧邻客房不远的主人卧室,把在黑市里买来的砒霜放进了咖啡豆里……

  戴天死了,所有的不利证据都指向喻宝兰,我原以为她会挣扎、会辩白,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平静地认了罪。在法庭上,看到她那种表情我蓦然明白了。

  “他们一直是深深相爱的,他死了,所以她希望随他去。”我喝光了手中的咖啡,淡然地对喻荆说。对面的他血红着眼睛,站起来,大力地抓住我的胳膊:“路依憔,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为什么?”我看见他眼里有泪水溢出来。那泪水就像我梦境里的褐色液体那样泛滥开来,我渐渐有点无力。“因为我在我的咖啡里下了毒。”我笑着对他说。

  我的眼皮变得很重,我感觉到他的泪落到我的脸上,听见他的声音:“依憔,你不能死……我送你去医院……”

  意识渐渐模糊,他的声音也越来越远,我看到戴天第一次带我去喝马琪雅朵时的情景,他一边往意浓里加了两大勺绵密细软的牛奶泡沫,一边对我说:马琪雅朵,就像一对相处已久的恋人,默契地相互拥抱,安静地看着星空……

上一篇:预谋自杀
下一篇:盛放马蹄莲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