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18)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1-14 04:38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18)

(十八)收购站上不平事

1961年8月29日,昨晚,王叔章来找我一起去看电影。可是,我身无分文,又不敢去向父母要钱,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给钱,反而讨没趣,碰一鼻子灰。叔章建议我让我弟弟去向父母讨钱。弟弟很听话,我一说他就去了。

父亲在房间里,弟弟奔进去说:“爸爸,哥哥要去看电影,叫我向你讨一角五分钞票。爸,快给我吧!”“什么?又要去看电影?白天干了一天活,又困又累,还是早点睡觉,看啥电影!钞票挣来不容易哪!”母亲也在一旁大声责备说:“上午翻地干得多吃力,被你去看一场电影就白干了” 妹妹眯着一双600度的近视眼,尖声尖气地帮腔道:“老是去看电影,白浪费钱,我就不愿意去看。”

我一声不吭,默默地领着两个弟弟跟王叔章一起走了。我本想到奶奶那儿去讨钱,没想到王叔章慷慨地对我说:“一起去看电影吧,我借给你钱。”“好,等我有了钱就还给你。”说罢,我们就一起去看电影了。

由于昨晚看电影睡得晚,夜里睡得很甜美,要不是兄弟来叫我,肯定会一觉睡到大天亮。母亲早已出工走了。我走到饭桌跟前,端起一碗照得见人影的稀粥就喝了一口,冷冰冰的,一股酸膄味,实在吃不下。我放下碗,勒紧裤腰带,扛起铁锨走出家门,到地里干活。听人说,有的社员凌晨3点钟就来干活了。看来,我来晚了。

8月31日,“你爷爷叫你等一会儿去卖药草。”中午,我正在奶奶家隔壁的房间里专心致志地看《巴金文集》第一卷《新生》,忽然奶奶进来这样对我说。“知道了,一会儿我就去。”我随口答应,仍目不转睛地看书,直到看完了《新生》,才放下书,提起布袋,迎着刺眼的强烈阳光,到热烘烘的晒场去收药草。布袋装满药草后,我背起布袋和邻居同伴王天龙一起去卖药草。

在航头小学一间宽大的教室里,临时药草收购站的两名工作人员正忙着收购药草。屋里挤满了人,带来了各种各样的药草,排着队,一个接一个交货。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12岁左右的小男孩,红彤彤的脸蛋,赤膊光脚,肩挑两袋药草,累得满头大汗。轮到他交售了。他神情紧张地将两袋药草拎到那个称药草重量的人面前。那人伸手进布袋里摸了摸药草,摇摇头,随口说:“这么湿,不要,拿回去再晒两天。”我也伸手到布袋里摸了一下,觉得比我的药草还要干,怎么能不收呢?看到那男孩哭丧着脸,我同情地替他说话:“他年龄这么小,路又远,这么热的天,挑着两袋药草来卖,容易吗?怎么忍心让他白跑一趟!还是收购了吧!”另一名工作人员也许产生了同情心:“给他秤了吧,省得他白跑一趟。药草不干可以扣掉一些分量。”那个称药草的人终于同意了,秤了一下药草:“18斤半,扣多少呢?”那个记账的人说:“算15斤净货吧。”小男孩一听说要扣掉3斤半,“哇”的一声哭了:“要扣这么多,我宁愿不卖了!”可是,他的药草已经倒进药草堆里了。“好了,好了,别哭了,这次就少扣一些吧,算净货16斤。”

轮到我了,那个秤药的人摸了一下药草;“你的也不太干,马马虎虎算11斤吧,只扣了3两啦!”我感激地点点头说:“好,谢谢你啦!”领了4元4角钱和11斤煤球票,我们就去买煤球,乐呵呵地回家了。

上一篇: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17)
下一篇:没有了
总编说事 婚姻热线 青春纪事 青春爱事 青春体验 青春看台 幸福征文 幸福计划 编读往来 幸福大事记
Copyright 2004-2005 happy-2000.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09100
电话:0579-88880000  邮箱:happy-2000@163.com  网址:www.happy-2000.com.cn